首页 > 杭州有哪些好?

【杭州,杭州有哪些好?

互联网 2021-05-16 11:59:04

之前写过一篇我自己的杭州体验,现贴在这里。

我所经历的江南 杭州篇

我的家乡,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以前是杭州下辖的郊县,现在算是杭州的郊区。我在地图上看过,富阳区人民政府到浙江省人民政府的距离,大致是37公里,差不多相当于从北京丰台区的南苑机场,到昌平区北七家镇的距离,折合成地铁是二十多站。

老家有不少所谓的杭漂,杭州工作,富阳生活。他们自己开车单程大半个小时,公交一小时以内,2019年城铁通车,通勤时间估计能缩更短。

然而在我小时候,这七十里路,却好像隔着千山万水。对那时候的我来说,去一次杭州和去一趟北京,心理上的隆重程度,好像没有本质的区别。

你看看,凌晨被大人们从被窝里挖出来,梳妆打扮一番,然后被自行车或者公交车载去搭渡船——富春江上有大桥是1992年以后的事情了。清晨的渡船“欸乃一声山水绿”,远处“朝阳灿成绮”,映着鹳山矶头的青松怪石,宛如一张明信片。我冲到船头看,舍不得眨一下眼。

下船再搭车,去公交总站,最后搭上514路进杭城的公交车,摇头晃脑一个多小时,到达杭州龙翔桥公交枢纽。那会儿,太阳已经老高了,我一路瞌铳懵懂,终于醒透了,开始精神饱满撒丫子跑。傍晚原路返回的时候,落霞孤鹜,秋水长天,夕阳颓唐,长夜将至,繁华必会散退,喧嚣终将宁静。我累得要命,想到还得跟着家人深一脚浅一脚踏着夜色走回行行重行行的山里,就和斗败的公鸡一样蔫吧而颓废。

长大后我看我老乡郁达夫的自传,和我一样,这个大半生在外漂泊的异乡人对家乡到省城的交通,也有特别的关注。他在《远一程,再远一程》里写道:“自富阳到杭州,……水道一百里……那时候到杭州去一趟,乡下人叫做充军,以为杭州是和新疆伊犁一样的远……(临行前)先上祖宗堂前头去点了香烛,行了跪拜,然后再向我祖母母亲,作了三个长揖, ……(祖母)三日前就愁眉不展,不大吃饭不大说话了;母亲送我们到了门口,……说了半句未完的话,就跑回到了屋里去躲藏,因为出远门是要吉利的,眼泪决不可以教远行的人看见……”

一对比我自己,我就由衷生出一种生在好时代的庆幸感。

做为一名洋气的乡村名媛,就算行程这样颠簸,我小时候每年还是有雷打不动的两次去杭州的行程的。

一次跟着外婆,去看望她的手帕交闺蜜;一次跟着外公,去游览杭州动物园和西湖。大多数时候还会有第三第四甚至更多次,比如我爸妈带我去,我姨妈带我去……

探亲,访友,游览,体验……这一次次早出晚归,郑重其事的出行,是我自己的杭州体验,是我所经历的江南。

外婆的手帕交闺蜜和她一起长大,孤儿的命运却比外婆这个破落户人家的二小姐幸运得多,在政府的照顾下一路升学,后来官至浙江省教育厅的一名要员。我叫她月娥外婆。月娥外婆暗示过我外婆她负责一点上线高中毕业生的大学录取工作,要是外婆家的孩子能上大学分数线,她能帮忙推荐去一个好点的大学。这个允诺给了我外公外婆太多的希望,驱使他们节衣缩食让五个孩子一年年的高复。

当然那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带着遮阳的大草帽,中午前和外婆跋涉到浙江省教育厅,等在这煌煌衙门巨大的花坛下,等月娥外婆出来迎我们。

月娥外婆嫁了一个祖籍东北的南下干部。我喊他东北爷爷,爷爷笑眯眯,教我说:东北有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我后来去长白山,傻子一样到处找参看貂,问人哪有乌拉草。

外婆一年年和月娥外婆汇报,大闺女孩子都这么大了不想了,二儿子已经高复两次了,再读下去也不是事儿,小儿子也不是读书的料……

月娥外婆看看我,说阿拉宁宁像是会读书的,可惜你高考的时候月娥外婆早就退休了。我正专心致志嚼东北爷爷给的巧克力,听一耳朵继续埋头苦吃,高考是什么东西,有巧克力好吃么?

晚上回家,外婆再次信心满满斗志昂扬,等待我姨妈舅舅们的,又是镜片厚一寸的新一年悲催高复。

和外婆殚精竭虑的探亲之旅不一样,我外公带我去杭州,就是纯玩,行程亲子有爱,动物园看动物,西子湖坐游船。我对动物是又怕又烦,但是出行的乐趣超越了一切。一年年的,我靠着冰棍的香甜,捂着鼻子,撑过了奇臭无比的狮虎山,撑过了其丑无比的猴山,撑过了极其无聊的水族馆,最后在爬行动物馆外对着一堆巨蟒大蛇的图片败下阵来,十根冰棍都没法把我骗进去。

动物园去西湖的路上总是很美,虎跑路浓荫滴翠,南山路梧桐林立,然而我还是有死穴,我不敢过桥洞,总觉得走到底下桥必然会塌,把我砸死了埋下边。外公先是好声好气地哄我,一遍遍保证桥不会塌,一次次走过去示范给我看,我就是不为所动。外公小老头的暴脾气上来,一把把我捞起来走过去,我哭得喘不过气,然而转角看到西湖,看到游船,转瞬破涕为笑。

年年如此。

西湖可真美啊,看第一万次,都惊艳得宛如初次。

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没人不爱这里,没人不念这里。

没人可以穷尽这里。

那时候《新白娘子传奇》开播了。我在家披着床单对着镜子扭,再去西湖的时候心境就有点不一样,走在湖边分花拂柳行动无比做作,游船的时候碰到下雨,总是很高兴。

当然神经病不止我一个。我后来有个神奇的大学同学,是个所有的高考志愿全填母校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感天动地奇男子。仙风道骨,长发飘飘,一个真·才子·文青·诗人 ,此男的梦中情人是白娘子,大一得知全班就我一个勉强算和西湖沾点边的杭州乡下人——虽然我高而飒,黑而壮(三声),江湖浑名楼铁梅——还是咬紧牙关给我写了张贺卡立誓,言之凿凿,掷地有声:我要去西湖边找白娘子!好像对一个西湖来的人起誓,许愿就会灵验一些。

并没有。

十年后,他娶了个美貌女主播。

外公是带着我经典景点深度游,我爸妈是带着我跟着书本游杭州。

这对心大的文艺男女青年,带我去看钱江潮,轰隆隆的。我又怕又想看,又湿又被挤,烦恼得使劲哭。伴随着潮声,我爸我妈哈哈哈哈哈。

这里哭完一鼻子,又转场去六和塔。我妈絮叨叨和我说一个民间故事,大意是六和塔顶原有宝光灿烂的十二只玉鼠,被恶人带着一只瘟猫给吓得失足摔碎。我贪财,属鼠,听到这个故事又郁卒得一脸愁苦,那些地方留下的照片没一张有笑脸。

大一点了被带去灵隐寺,大雄宝殿外等着拜佛的时候,劈头看到个小男生,啊,“开辟鸿蒙,谁为情种”,帅得我心乱如麻。这么不虔诚,我后来在那里许过的心愿,果然一个都没有实现。

和我姨妈的出行就比较走马观花了,有点像当下的instagram网红之旅,一天的行程,也要带几身衣服。顶着我姨妈给画的猴子屁股大浓妆,在西子湖边,六和塔下,灵隐寺外,钱塘江畔,扭麻花一样凹一个又一个造型拍照。

不忍卒看。

我在某种程度上是非常的幸运,家乡有那么多入文入诗入画的景致,我都亲眼见过。

我在某种程度上是非常的不幸,我的乡愁,随处可见,无处消解。

我六岁的时候,大舅舅家的大表弟出生了,然后是姨妈家的表妹,然后再来了两个表弟,萝卜头一样的一串。外公的经典景点深度游,队伍逐年壮大。

我十几岁的那个暑假,萝卜头们都到了可以带出去的年纪。也就是那次旅行,我发觉外公好像老了,他很容易累,记不清路,坐下就会打盹。

我也一夜长大。

为什么动物园的冰棍比外面贵那么多?让弟弟妹妹们吃吧

出门左转不多远就是西湖,不需要坐车

桥洞有什么可怕的,走过去就是了

西湖游船那么贵,湖边走走也挺好

带出来四个小萝卜头,要全须全尾地把他们带回去

……

这也是外公最后一次带我们出游了。

他再次去杭州,是在昏迷之中,插满管子,被车拉着,去浙江省人民医院,接受针对癌症的喉部手术。

还是那条路,出富阳城,沿320国道一直往东。

风景旧曾谙,还是随处可见经典的江南水乡模样,大运河小桥流水,莺莺燕燕杂花生树,经济大省省会气象万千,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好一个烟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

我在手术室外五内俱焚,心沸如汤。

手术持续了五六个小时。

熬不住的时候我去走廊尽头,看窗外来来往往的人,花花绿绿的景,心想,太丑了,实在是太丑了。

手术说不上成功,也说不上不成功。

外公靠吃流质,又活了十年。

那一次次的探病之旅,长得好像看不到尽头。学习也开始紧张了,我木着一张脸坐车,顺便带一张卷子,心无旁骛刷刷刷做题,看也不看一眼外面的大千世界,桃红柳绿。

后来外公回家休养。

再后来,我高考,分数够得上所有的杭州学校。

然而这条路,我是跑够了。我填了六档志愿的外地学校。

我去了北京的大学,读书期间,外公去世。

我不用也不愿再去杭州。

有限的几次,都是陪外地来的朋友去西湖,或者万不得已去购物。也就是在拥有无数个全国销售额前茅的奢侈品专柜的杭州大厦,我眼睁睁看着一个朋友的家人领着他上幼儿园的小闺女逛阿玛尼,买了一双人字拖,粉红色,四千块。我那会儿见识短,眼界低,当下语无伦次,大受刺激,暗暗下定决心:这大杭州城啊,我要么锦衣荣归,要么神州大地青山处处埋忠骨!

再后来,我还是在北京,蝇营狗苟,庸庸碌碌,连那点衣锦还乡的心气都没有了。

古人说得对,“未老莫还乡 还乡须断肠”,杭州多么好,满地的飞金生生死死随人愿,满城的风景花花草草由人恋,只是失意之人,满心的不得志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古人还说,“近乡情更怯”。只是家还是要回的,杭州么,我买不起,可我躲得起啊。

北京南出发,G31次高铁列车,五小时,清晨发车,中午到达杭州东。站内左转西广场,4333次公交车,飞快驶出杭州城,直达富阳客运站。我在下车一刹那迅速切换成正宗富阳话婉拒出租车司机的邀约:到屋哉,覅坐车咯!(到家啦,不要坐车的!)

我现在在北京,偶尔会被初识的朋友问是哪里人,说浙江人吧,太笼统,说富阳人吧,无人知。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会想一下杭州,也想给不知底里的朋友留一个江南美人小仙女的初步印象,顺便纸糊一个中文系才女的人设:“你问我是哪里人?啊呀人家是,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

大家去我weixin公号玩耍吧,inshizhuwu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