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好莱坞铁娘子:我无视拍电影时存在的性别歧视

一个在土耳其拍摄的电影一,好莱坞铁娘子:我无视拍电影时存在的性别歧视

互联网 2021-03-06 00:42:13

简述:在男性主宰的好莱坞,画家转行当导演的凯瑟琳·毕格罗一直以擅长拍政治题材电影著称。凭借《拆弹部队》成为奥斯卡史上第一位最佳女导演后,她又遵从“报告文学的真实性”拍摄了《猎杀本·拉登》。尽管影片获得 5 项奥斯卡提名,但也因为其中 CIA 刑讯逼供的残酷场景颇受争议,被指对公众造成误导。不愿拍浮夸的美国英雄主义的毕格罗,如此回应:“我认为它是一部质疑使用武力正确与否的电影。它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美国人以搜捕本·拉登的名义,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弃画从影

1970 年代末,那时的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还是个 20 多岁的年轻画家。她仍然记得当时与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交谈的一席话。“安迪认为,电影比艺术更平民——艺术的鉴赏需要精英,这就把一大群普通人排除在外。”她说。

碰巧,她刚在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MoMA)看完俄国画家、“至上主义”创始人卡兹米尔·马列维奇(kazimir Malevich)和荷兰画家皮特·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的作品。“我当时就想,这些作品的受众非常明确。你必须事先对他们有一定的了解,知道个大概。”毕格罗说,“但电影对观众就没有这个要求。任何一部电影都是可接近、可理解的。就政治电影而言,这点非常令人兴奋。”

这或许是凯瑟琳·毕格罗弃画笔、执导筒的原因之一。在男性主宰的好莱坞,凯瑟琳·毕格罗一直是以擅长拍政治题材电影著称的女强人。2009 年,她那部以伊拉克战争为背景的《拆弹部队》(The Hurt Locker)得到了几乎全世界的赞誉,也使她成为好莱坞第一位获得最佳电影殊荣的女导演。“男人那活儿,我能干得更牛。如果说女人拍电影确实存在着阻力,那么我只会选择无视。其实无非也就两个障碍:我不能改变我的性别;我没法停下来不拍电影。”毕格罗的这番豪言曾给许多人留下深刻印象。

凯瑟琳·毕格罗出生于加州湾区的小城圣卡洛斯。她是家中独女,父亲是一家涂料厂的经理,爱好卡通绘画,经常为小毕格罗涂涂画画。受父亲影响,她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名漫画家。后来,她曾在旧金山艺术学院学习两年,获得纽约惠特尼博物馆(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的独立艺术研究生奖学金后,搬到了曼哈顿艺术家云集的 SoHo 区。虽然生活条件艰苦,但她得以结识了菲利普·格拉斯、辛迪·舍曼等文艺圈人士,后来才有机会与安迪·沃霍尔面对面探讨艺术。

毕格罗说:“艺术家之间经常一起交流,今天画了什么,要如何挑战对方。在电影业你不会看到这样的场面。就像我私底下从没和其他导演有过交往。”除了画画,毕格罗偶尔也和朋友一起拍视频短片。

1978 年,导演米洛斯·福尔曼(Milos Forman)看到了她的首部短片《The Set-Up》,觉得很惊艳,为她提供了哥伦比亚大学的一笔奖学金。几年之后,毕格罗拿着这笔钱,把 1950 年代经典电影《飞车党》(The Wild One)翻拍成自己的第一部剧情长片《无情》(The Lovel ess),并凭借这部电影获得环球公司的邀约,来到洛杉矶。“从此,凯瑟琳与我们所熟悉的那个凯瑟琳便是同一个人了。”

在《无情》中饰演男主角的威廉·达福(Willem Dafoe)说从《血尸夜》(Near Dark)和《霹雳蓝天使》(Blue Steel)开始,毕格罗逐渐获得稳定的投资。《惊爆点》(Point Break)和《末世纪暴潮》(Strange Days)体现了她在技术上的野心,让越来越多人看到她个性上强势的一面。

“她有一种安静的力量。”出演《霹雳蓝天使》的李·柯蒂斯(Lee Curtis)评论道,“她身上似乎有种机械装置,甚至从她的外表来看——黑色牛仔裤,黑色T恤,简单得几乎像军国主义的统一制服。她不是冷酷的女人,也不是机器。但在她的一举一动中有种如机器一般的执行力,并且这种执行力仅为电影存在。”

在毕格罗的职业生涯稍有起色,却仍未看到突破口的时候,她遇见了马克·波尔。后者成为她职业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马克为我开启了一扇窗户,让我明白了怎样拍摄一部正在发生的电影。在《拆弹部队》中,我们深入挖掘了一件正在发生的事,通过一种可能令人不舒服的方式去表现它。这也正是我们在《猎杀本·拉登》中继续在做的事情。”。

避免“正义战胜邪恶”的流俗

《猎杀本·拉登》不是今年奥斯卡热门候选中唯一一部将历史重新演绎,甚至微妙改写的电影。斯皮尔伯格的《林肯》,阿弗莱克的《逃离德黑兰》甚至昆汀的《被解放的姜戈》都可以宽泛地归入此类。

然而毕格罗的电影受到了最严厉的审视和指责。《时代周刊》认为,这是因为《猎杀本·拉登》针对的历史“还是如此新鲜,尚未被人们消化,甚至还没有被政府解密”。同时,电影的制作方还极力宣称电影遵从了“报告文学的真实性”。

凯瑟琳·毕格罗的下一部电影仍然是战争题材吗?首先可以肯定的是,马克·波尔将继续加盟。那将是他们合作的第三部电影。其次,“如果你继续选择具有挑战并容易引起纷争的当代题材,那么你将与《现代启示录》、《国王班底》、《发条橙》、《炎热的夜晚》、《阿尔及尔之战》为伍——那是非常不错的同伴。”毕格罗说,“一旦你打开了时事题材的窗口,你就很难关上它。让我的电影成为一面反射当下的镜子,这件事比任何时候都吸引我。”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