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酗酒、玩火、沉迷笑气…华裔鞋王之死疑云背后:一场“自我毁灭”的悲剧

亚马逊大火为啥没人扑灭,酗酒、玩火、沉迷笑气…华裔鞋王之死疑云背后:一场“自我毁灭”的悲剧

互联网 2021-04-17 12:57:18
FRANCE - DECEMBER 10:Tony Hsieh, CEO of Zappos.com in Paris, France on December 10th , 2009.(Photo by Thomas SAMSON/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 2011 Gamma-Rapho FRANCE - DECEMBER 10:Tony Hsieh, CEO of Zappos.com in Paris, France on December 10th , 2009.(Photo by Thomas SAMSON/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提起谢家华(Tony Hsieh)这个名字,许多中国人对他并不熟悉。但在美国,以传递快乐为企业文化、创立线上鞋店美捷步(Zappos)的华裔鞋王谢家华颇为知名。其一手创建的Zappos是全球最大的鞋类电商之一,又被称为“卖鞋的亚马逊”。

当地时间11月18日凌晨,一场突发大火让刚刚退休的谢家华再也没有醒来。11月27日谢家华因火灾重伤去世后,亚马逊创办人贝佐斯、伊万卡等名人纷纷发文哀悼。伊万卡在推文中还晒出与谢家华的多张合影并写道:“为痛失挚友谢家华哀悼。”

然而,据多家外媒近日报道,谢家华的死因“存疑”,其出事现场疑点重重,而他生前持续多月的反常状态更是让他的死亡显得“扑朔迷离”。

起火后“不愿开门”?火灾现场疑点重重 

据当地媒体the Day新闻报道,现年46岁的谢家华于11月18日凌晨在康涅狄格州探望亲友时遭遇火灾而受重伤,在送医治疗后,因伤势过重于11月27日去世。11月30日,康涅狄格州首席医疗检察官发表声明确认,谢家华为“意外”死亡,死因为吸入性损伤。

然而,英国《每日邮报》在报道中指出,谢家华之死仍疑云笼罩。

首先,发生火灾的房屋从外观上看,并没有明显遭遇大火的痕迹,甚至与火灾前并无两样。周围的居民也向媒体表示,这处房产“几乎完好无损”。

据悉,这栋海滨房屋在四个月前以130万美元售出,而火灾发生地点正是该房产的一间独立小屋。根据市政建筑记录显示,前房主斥资将小屋与户外泳池一起进行过翻修。小屋内有与泳池相关的电气设备和室外加热淋浴的燃气管道。

此外,关于火灾发生时谢家华是“不慎受困”还是“不愿开门”存在不同的说法。

根据警方和消防局的录音,18日凌晨3点34分,消防人员在到达现场后发现,黑烟不断地从屋里冒出来。而除了谢家华一人外,所有人都在小屋外。

根据第一批救援人员的无线电录音,多名消防员及调度员都表示受“有房屋起火,有人被困在了屋里”。

然而,在一段现场救援的录音中,一名消防人员称:“这名男子被困在里面,但他不会开门。所有人都已经逃出来并试图让他把门打开。”最终,消防队员强行破门而入将其救出,并扑灭了大火。在对谢家华进行心肺复苏后将他送往医院。

据悉,现场还有另一名男子,谢家华的助手安东尼-赫伯特。赫伯特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谢家华正在新伦敦探望家人和他的“灵魂伴侣”,但没有对其身份做进一步说明。

《拉斯维加斯评论报》指出,谢家华出事的这处房产所有人是Zappos前员工瑞秋·布朗,是谢家华的亲密友人之一。《每日邮报》表示,事发时谢家华与哥哥谢庆良等人在一起,但不清楚布朗是否也在场,谢庆良并未在火灾中受伤。

因为疫情太空虚?出事前酗酒、吸毒、“恋火癖”升级

目前消防部门仍在调查火灾发生的原因,关于他死亡的具体情况仍有许多疑问。但《每日邮报》报道称,根据谢家华的朋友和家人的说法,这起火灾背后的原因,有可能是谢家华自己一手造成的悲剧。

就在事发两周前,他在拉斯维加斯的好友、电子舞曲乐队的创始人菲利普·普拉菲纳接到了一个电话。“托尼(谢家华)有麻烦了,”电话那头的人说。

《华尔街日报》6日报道称,由于新冠疫情,自从谢家华今年初从拉斯维加斯搬到犹他州的帕克城后,普拉菲纳一直没有见过他。打电话的人请求普拉菲纳帮助正在逃避现实的谢家华,称他越来越沉迷于吸毒和酗酒。普拉菲纳试图联系谢家华,但却从未收到任何回复。

《华尔街日报》称,谢家华性格内向,但他内心一直有把人们聚在一起的强烈愿望。他为朋友投入了大量时间和金钱,将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活交织在一起,寻求与同事之间的精神结合,寻求不断实现个人梦想和体验新奇的感受。

朋友透露,谢家华一直有酗酒问题。他常常在Zappo和自己家中举办饮酒派对。他还曾自己出版的《传递快乐》一书中直言不讳写道,“最终,幸福就是享受生活。Zappos的文化就是追求乐趣。当你想聚会时,就去聚会。当你想创作时,就去创作。”

他还不断在自己身上进行各种实验,比如把每天的睡眠时间限制在四个小时,并在一天之内爬完了南加州的三座最高峰。

他还曾尝试26天节食,第一天只吃以字母A开头的食物,然后每天按照字母表的顺序进行。据他的朋友保罗·卡尔透露,最后一天“Z日”几乎是禁食。

认识谢家华的人表示,他给朋友买了不少房子、公寓和餐馆。“他创造了温室,让人们做自己,”他的老朋友林詹恩说道。一位朋友将他描述为“给予树”,将自己的每一部分都献给了她所爱的男孩,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报。

谢家华的处世态度让他赢得了大量财富和崇拜者,但也促成了他最后悲惨的几个月。一位好友表示:“他培养了如此多的人际关系和快乐,但还是有这种空虚。他很难一个人独处。”

《华尔街日报》援引其好友们的说法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对于习惯了以聚会为生活重心的谢家华活得“很挣扎”。尤其是今年8月退休后,新冠疫情造成的孤独感,让谢家华的行径更为出奇,酗酒频率增加,还出现了使用毒品“笑气”、燃烧蜡烛成瘾等问题。

不仅如此,他对火的长期“迷恋”也加剧了。房地产经纪人保罗·本森称,在一次拜访时看到,谢家华在家里点了1000支蜡烛。

据一位朋友称,谢家华开始专注于研究“身体缺乏哪些元素也可以生存”:让自己挨饿,瘦到了不足100磅;尽量不撒尿;让自己缺氧……

“对他来说,一切都完了。”普拉菲纳说。

被“马屁精”包围?他砸钱与人一起“快乐生活”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的朋友和家人意识到了这场危机。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8月,谢家华的父亲、弟弟安迪和六名朋友曾试图干预他,试图让他清醒,但都没有成功。

相反,谢家华开始逐渐疏离好友和家人。普拉菲纳等人表示,在谢家华去世前的几周,他们一直试图联系他,但却杳无音讯。

不仅如此,他开始付钱让人搬来帕克城陪自己。据《福布斯》杂志报道,谢家华向一些员工开出最高薪水翻倍的条件,要求他们和他一起搬到帕克城“快乐生活”。

↑谢家华以约1600万美元在犹他州帕克城买下的豪宅 图据《华尔街日报》

本森透露,谢家华以约16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一栋面积为17350平方英尺、带有私人湖泊的豪宅。不仅如此,他还在该地区为其他人购买了公寓,并开始悄悄投资当地企业。

一位好友形容,谢家华在帕克城的日子里,被一群无底线纵容他的“马屁精”和“应声虫”包围。他愤怒地说道:“国王没穿衣服,那些马屁精一个字都不说。人们从一个明显有病的人那里接受了这样的交易,暗中或主动鼓励他吸毒、酗酒。”

《每日邮报》报道称,有迹象表明,谢家华最终意识到了自己生活在危险的边缘。在出事当晚,谢家华正计划前往夏威夷的一家康复诊所就诊。

而就在11月18日凌晨进入小屋前,焦躁不安的谢家华要求朋友们每五分钟来查看他一次。朋友们表示,谢家华使用了棚里的加热器来降低氧气含量。

目前,起火原因原因仍在调查之中。但朋友们指出,笑气和蜡烛可能是大火的“导火索”,虽然一氧化二氮不易燃,但它会加速已经着火的可燃物质的燃烧。“他可能点燃了一个笑气罐,引发了一次小型爆炸。”他们猜测道。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

编辑 张寻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