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上最神秘的超能力医生,亚马逊雨林里的萨满

亚马逊森林之旅,世界上最神秘的超能力医生,亚马逊雨林里的萨满

互联网 2021-04-11 05:23:13

食蚁兽、捕鸟蛛、美洲角雕、黑凯门鳄、粉色海豚,这些世界上奇特稀有的物种都生活在同一个地方,那就是亚马逊雨林。但在这片雨林中,最伟大而濒危的物种,不是美洲豹,也不是角雕,而是与世隔绝的人类部落。

亚马逊热带雨林拥有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多的植物物种。部落中的一些人掌握着这些植物医药的秘密。但随着原住民部族的摧毁,数百年来累积的雨林物种医学价值的知识亦随之消失,消失得比亚马逊的森林还要快。

药用植物的宝库

我们的亚马逊雨林之旅其中一站就是去见一位萨满,英文叫做“Shaman”。他们是亚马逊森林植物医药的活字典。

亚马逊河流域是植物的家园,丰沛的阳光与雨露孕育出了地球上种类最多的植被。对于萨满来说,亚马逊不是一片森林,而是一个药品柜。不幸的是,由于发展导致丛林消耗殆尽,这个药柜正在迅速萎缩。

我们被带到一个植物园里面,来认识萨满所种植的药用植物。吴文芳老师干燥的面部被涂上了萨满从一棵树上刮取的汁液,并称过一会儿他的脸部就会变得滋润饱满。

在亚马逊,游客可以学习自然疗法,甚至可以自己尝试一下。孩子们可能会对能让他们的皮肤麻木的植物感兴趣,像奴佛卡因(局部麻醉剂)和其他可以缓解蚊虫叮咬后瘙痒和疼痛感的植物。

除了肉体上的伤痛,萨满很多时候也会为人们生病的心灵、头脑和灵魂治疗。

有一种亚马逊丛林最具传奇色彩的药叫做死藤水Ayahuasca。死藤,也称“卡皮木藤”,是亚马逊丛林里的一种藤蔓植物。由它和其他一些植物作为辅料制作而成的死藤水,被亚马逊流域的诸多部落用于祛病提神、强身健体。

服用死藤水之后会出现呕吐、腹泻、眩晕等症状,并会产生强烈的幻觉。美国一位对死藤水进行过深入研究的教授认为,人类生存在“物质”的世界中,我们的大脑大部分时间接收着“物质”世界的频率,而“死藤水”能改变这种频率,让我们进入更高层次的时空维度,见识一个与我们完全不同的神奇世界,即我们感官无法感知的世界。

死藤被看作神圣的象征,只有部落的萨满或草医懂得制备“神奇饮料”死藤水的方法。采集和制备死藤也要通过专门的宗教仪式来进行。

萨满必须知道如何识别、收获、准备、管理和保存与他们一起工作的药用植物。

即使是研究过他们方法的医生,也表示萨满对预防医学和诊断知识的深度令人惊讶。耶鲁大学医学博士(Christopher Herndon)指出:“当问及疾病状况时,萨满人对疾病特征和相关症状进行了非常详细和具体的描述,在理解疾病发展的自然历史时,他们经常表现出深刻的洞察。“

民族植物学家马克·普洛特金(Mark Plotkin)曾在TED上分享过自己的一段经历。他曾在爬山的时候伤了脚,他去看医生,医生对他尝试了冷疗、热疗,用阿司匹林、麻醉止痛剂、抗炎药,注射可的松,但都没有疗效。几个月后,亚马逊东北部的一位萨满用从树上摘下来的一株蕨类植物治好了他的脚。他笑着问道,你想让谁给你治病?

医生未能治愈的伤或疾病,由“未受过教育的”草药师或萨满成功治愈了。换句话说,我们需要从萨满那里学习很多东西。

马克·普洛特金说,虽然西医是人类发明的最成功的医疗体系,但很明显它也存在着很多缺陷,还有很多的病症目前无法治愈,包括现代人普遍具有的失眠和压力。事实是,萨满有些时候能够治疗现代医学治不了的病,在他们身边伸手可得的植物的帮助下。

天生神力还是精神病?

据资料显示,萨满至少在过去的一万年中已经存在,并且有证据表明它已经持续了两万年或更长的时间。萨满的角色一部分涉及治疗,并且经常与意识状态的改变相关联,萨满通过改变人的意识状态来到达精神世界,也懂得利用迷幻植物,用于扩大我们的意识和激发神秘体验,以及治愈人类内心的伤口。

一些萨满天生就具有“透视”的能力,或者能感应到他人可能携带的疾病或者必须克服的精神障碍。对于某些人来说,“萨满”一词可能会使巫师的形象超过治疗者,由于这些科学无法解释的特质,现代医学甚至把他们定义为精神病。但真正的萨满是神圣技艺的主人,拥有数百年治疗智慧的生动宝藏。

萨满人理解的“生命的网络”:地球上的一切事物都通过精神网络紧密相连,没有什么比大自然更好地体现这种理解,它如何培育我们,以及我们如何在互相依赖的关系中培育它。

在亚马逊,萨满巫医举行仪式,为当地人和游客提供身体和心理治疗。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经过艰苦跋涉,期望在这里找到心灵的归宿,也有人特地前来“拜师学艺”。

如何才能成为一名萨满?

根据亚马逊的土著,成为一名萨满是造物主的赋予,逃避或忽略这个召唤,只会给你的生活带来困难,直到你默许为止。其中最常见的是一次近乎死亡的体验来阐明他的命运:通过患上疾病,获得治愈自己所需的洞察力,由此带来智慧。这种经历呼应苏格拉底的观点,我们最大的祝福是通过疯狂的方式来到我们身上的。

萨满从疾病中摆脱并唤醒事实,他们通过学习如何治疗自己,也学会如何治疗他人。正是由于这个初始化过程,萨满常被称为“受伤的治疗者”。

并不是每个人都具有天赋、纯洁度或力量来处理萨满所要求的责任,这需要奉献和谦卑。也有一种情况是老萨满指定一个接班人,或者在家族内传给下一代。

如今,由于森林的采伐和年轻一代深刻的文化转型,愿意成为萨满的年轻人越来越少。

在没有文字的原始部落,长者就是图书馆,每次一位萨满的死去,就好像一个图书馆被烧毁,萨满的文化及其对雨林秘密的百科知识正处于失传的危险之中。人类不得不面临这个宝库会在地球上彻底消失的命运。

巫医、药师、魔术师、梦幻者,甚至魔法师都被用来定义萨满,但没有一个能真正捕捉这个角色的复杂性。我们的文化试图去驳斥甚至嘲笑那些无法解释的事情,却不去思考和反省大自然为何有这类产物来让人类进入另一层次的意识情境。

现代化、高科技让人类能够在自己搭建的城市网络中“高效、””便利”地生存,却也切断了与大自然的联系,远离了内在的灵性。由此带来的后果我们都在经历或见证着,孤独、空虚,被消费主义裹挟,陷入对物质无节制的追求,找不到生活的意义。如果我们能够重建与自然母亲和其他维度世界的联系,是不是会少一些呻吟,多一些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和热爱?

雨林与现代医药

对植物了解越深,就越能跟周围的环境产生联系。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行走在世间体验这个世界的时候,植物只是被当做了一个绿色的背景,人们感受不到它们之间的千差万别和与人类生命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一旦开始了解一两种植物,你就会发现它们的能量,我们熟知的中药就是一个例子。但其实大家都忽略了,西药中使用的成分很多是来自植物。

你知道吗?超过25%的现代药物都是以植物为基础,而且绝大部分的这些植物都是亚马逊的原生植物。但是我们的制药业往往对于治疗源泉的大自然不屑一顾。许多重要的处方药,例如用于高血压的ACE抑制剂(最初由巴西蛇毒液开发而来),β受体阻滞剂(来自致幻的墨西哥真菌)和降胆固醇他汀类药物(来自青霉菌(Penicillium fungus) )都来自天然资源。

科学家们只测试了亚马逊1%的植物,就找到了非常棒的药物,包括类固醇、癌症治疗、阿尔兹海默症药物等。西方的植物学家记录了亚马逊土著人使用致幻性青蛙粘液来提高感觉敏锐度,它可能包含治疗高血压的特性,还有用昆虫治疗关节炎和细菌感染等等。

关于亚马逊森林中植物和动物医疗潜力的智慧被现代社会大大低估了。

在寻找新药物的过程中,亚马逊雨林为我们提供了最佳的搜寻场所。未来,希望人类可以保护好这片雨林,能够找到新的方法攻克西方医学无法攻克的顽疾,也能让掌握着人与自然沟通奥秘的萨满文化可以存续下去。

吴文芳老师说,10年前中风的时候,是西方的医疗技术救了自己的命,但他绝对相信中医,相信阴阳五行中的平衡之道。东方的医药原来是带有哲学性质的,无法像西医那样准确计算。曾经中国也有过疯狂向西医学习的过程,对其了解深刻了以后,就愈发发现中医的奥妙与博大。现在的我们更懂得如何去将中医发扬光大,让外国人来学习我们的东西。

如果未来亚马逊雨林中代代相传的萨满文化终将消亡,那会是人类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吴文芳老师认为,说不定随着文化的交流和相互渗透,东方的医学智慧可以被他们看见,如果能唤起他们自身的保护意识,特别是通过各种有形的方式将部落的文化传承下去,让人类的文化宝库各放异彩,也是一件好事。

两个不同的世界,其实还是一个世界。亚马逊的寻宝之旅才刚刚开始。

【视频】走进神秘亚马逊雨林·上

开启你的亚马逊雨林之旅

即日起至2018年7月31日内,预订2019年2月28日前雨林深处精品住宿(波萨达和雷富希奥),即可享受酒店入住八折独家优惠!点击立即了解详情。

有任何关于亚马逊雨林旅程预订的问题,可发送至以下邮箱或添加40urs微信公众进行咨询,我们将尽快回复。

联系邮箱:

sales@rainforestexpeditions.com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