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揭秘亚马逊不穿衣服的部落婴儿洗礼仪式

亚马逊河交汇处,揭秘亚马逊不穿衣服的部落婴儿洗礼仪式

互联网 2021-05-08 16:33:27

部落成员赤裸上半身围在一起。

母女二人准备食材。

在我前往亚马逊河的“金三角”的河面上时听说途中有一个印第安部落继续保持男女老少不穿衣服的习俗。亚马逊河的金三角指的就是亚马逊河流到哥伦比亚,秘鲁,巴西三个国家的共同交汇处,那个交汇处同时面对三个国家的三座边境城市。无独有偶的是这个被我称为亚马逊金三角的地方,由于涉及哥伦比亚,所以同样这个金三角也是与毒品有关,所以在这里三个国家的交汇处上下船只,都要受到“与众不同”荷枪实弹的军警搜查行李。这个金三角会在稍后的博客中再详述。

印第安人部落里目前已经很少有的不穿衣服的部落,除非深入到丛林深处那种“深山老林”里,这个不穿衣服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一个之前留下来的传统罢了,因为他们都是过着原始狩猎的生活,在丛林里战斗,在丛林里生存,他们不会像我们城市现代人这样想的很多。那些散落在丛林里的很多部落一直不穿衣服的,后来随着部落里人与外界的接触,开始思想靠近城市,也接触了文明社会,他们开始慢慢穿一些城市人的衣服,不过有时候在丛林里狩猎尤其是做一个传统的部落仪式,他们还是会保持他们的原样和习俗。

我刚到外围时远远看见丛林里很多人不穿衣服地站在那里进行一个什么仪式,看到我们向导说着他们的土著语言,领头的就走过来。向导再三关照我,去亚马逊河丛林深处,没有得到部落首领的首肯,不要轻易独自走进他们村子,就像上次HUAN向导带我去猎头部落和猫人部落时,我也是坐在船头静静地等待他与部落首领的沟通和允许后我才上岸的。

奥卡伊娜村村民。

孩童占村子的大多数人口。

这个村的名字叫奥卡伊娜,祖孙三代几十人住在这里,我发现亚马逊河的每个村子孩子都特别多,看来这里做生孩子的事“特别勤快”,非常非常年轻的14岁女孩都已经开始生儿育女了,所以我才会看到每个村子都有非常多的孩子。奥卡伊娜部落也不例外,也是许许多多的孩子们端坐在那里等仪式开始。

通过向导的翻译和与当地部落的沟通我知道了今天这个仪式是婴儿的受洗礼仪式,部落里每个婴儿出生后的几个月可以选择一天举办仪式,由婴儿的母亲抱过来带到仪式上,村子里朋友们都会来参加和见证这个仪式。这个仪式最重要的意义,就是母亲把婴儿抱给酋长,然后由酋长祷告为婴儿祈福,然后表示接受了这个婴儿的加入部落并代表村子里所有人接受了这个婴儿来到人世间和来到他们的部落共同生活。

开始生火“煮饭”

在由石块磨制而成的烘炉上烙制“山药饼”

这个仪式的过程是这样的:

在我进入他们丛林之前其实他们已经在开始生火“煮饭”了,所以我进去后正好看到他们在往锅底的炭火内吹火,林子里升腾起一股朦胧的烟雾。所谓他们的煮饭,就是拿一种亚马逊河里特有的两大食物之一像我们平时看到的山药一样的地瓜(另外一种主食是香蕉),他们先是把山药放在藤条里,然后拧挤藤条像磨粉一样把山药拧碎了变成了块状和颗粒状,然后再把它放在匾中磨碎了山药颗粒使之变成完全粉状。。。。

最后他们在“烘炉”上制成了一个饼状的“山药饼”,这个烘炉的材料看上去像坚硬的铁,其实是石块磨制而成,经常烘烤变成了钢铁的颜色了。

胳膊上布满蚊子的“爱吻”

跟村民交流。

大家有没有看到我的手臂上当时在猫人部落被巨数蚊子袭击过后留下的满目苍痍还未痊愈。

由于这种饼是淡味的,所以部落人为了追求“美食”就把某种丛林植物磨成浆,就是我们所说的辣椒酱,用这种淡味的“山药饼”蘸上这种植物酱,就美味多了。他们说这个很辣,我号称爱辣一族偏要尝尝,尝过之后觉得真的很辣,而且味道很鲜美。(这里我想说,当时我在丛林里旅行,整天人脏脏的,手也是在旅途中脏脏的,还要用手去蘸植物酱含在嘴里,当时真的觉得有点不干净,现在回来看到很多食品卫生的负面消息,我觉得我那些才是原始的低碳的和干净的)。

这个婴儿受洗礼仪式中有几个组成内容,母亲抱着婴儿来到部落长老跟前,由长老或者酋长为婴儿用植物涂抹图腾或者抹上炭火灰尘,然后由酋长抱过孩子给予祝福,然后全村百姓围成一圈按照他们的部落传统跳舞,他们可以一边享用食品(烘烤后的山药饼),香蕉,一边跳舞,按照他们部落的习俗传统这个男女老少狂欢跳舞吃东西的仪式要持续到凌晨,大家像过节一样高兴。

品尝原始纯天然“美食 ”。

仪式准备中。

接受洗礼的婴儿被母亲抱在怀中。

我看到酋长和村里其他男性都蹲在地上围坐在一小堆绿色粉末状的边上吃东西,看到他们嘴里都是塞得满满的,好像我们小时候吃的“炒麦粉”一样讲话时都会喷出一点的。我也看到有的拿那些植物子制作的“辣椒酱”混合在绿粉中拌着吃。。。。

我很好奇问他们在吃什么?一问才知道,这个仪式中的其中一个食物,就是用古柯叶磨制成的古柯粉!大家知道,可卡因毒品就是古柯叶提炼的,我之前在亚马逊河源头区参加一个祈福仪式时曾经咀嚼过一些古柯叶,我当时调侃自己说我算不算与毒品有关啦,现在看到他们吞食着古柯叶的粉末,这个应该与毒品有太大关系了吧,不管是不是与毒品有关,我决定还是不碰的好。人家吃提炼过的白粉,他们吃“原汁原味”的是绿粉。

用来提炼可卡因的新鲜古柯叶是村民食物必不可少的调味品。

用来提炼可卡因的新鲜古柯叶是村民食物必不可少的调味品。

用来提炼可卡因的新鲜古柯叶是村民食物必不可少的调味品。

这个是新鲜古柯叶,之前在安第斯山脉的亚马逊源头区尝过的是干叶子。

临时酋长。

可爱的小孩。

最右边的女孩子15岁,已经怀有身孕。

这里有个小插曲:我想当1分钟酋长,所以他们示意我脱了上装,酋长亲自过来为我涂抹图腾,本来他们为我涂抹的是植物油图腾,后来听说要两三个月才可以褪去,我退缩了,我不想扮演一下酋长结果搞成回到上海后难以褪色图腾而继续把家人和洗澡堂里的顾客给吓一跳。后来他们决定用做饭用的炭火作为替代品涂抹在我脸上和身上。涂完后没有想到酋长亲自把他的印第安羽毛戴在我头上,又把他的象征村子里权威的动物牙齿项链挂在我脖子上,然后引过来三个女孩围在我身旁(其中后边那个15岁已经怀孕了),当地人说因为你是酋长,酋长是可以有四个老婆的,所以女孩子就要围住你。我对着女孩子们说,我是假的,真的在那儿,我指了指真的酋长,她们好像不理会我,估计我戴的装束证明了此时我是酋长,她们就围过来。事后,等我褪去了酋长的装束,她们却又散开了。。。。虽然是现场玩耍一把,不过气氛很好也挺高兴的。

受洗礼婴儿伸手喂食物。

仪式进行中。

仪式进行中。

看来剪刀手不分国界不分种族。

我离开他们去另外一处地方时候,他们还将继续整夜跳舞过节。。。。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