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各类戏剧节量多不精 树立品牌的道路还很长

亚马逊王非非,北京各类戏剧节量多不精 树立品牌的道路还很长

互联网 2021-04-12 06:22:56

 北京朝阳9剧场举办的非非戏剧节还没落下帷幕,2013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和南锣鼓巷戏剧节就热闹开锣了。3个戏剧节的接连举办让5月的北京显得格外热闹。而这仅是热闹的开始,接下来的几个月还将有更多的戏剧节亮相北京,8月有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9月有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11月还有风马牛戏剧节……近几年,北京的戏剧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发展极为迅速,在为北京观众带来丰富多彩的戏剧演出之时,也为众多戏剧人提供了交流、展示的平台。然而,反观这些戏剧节,数量虽多,但真正在观众中有知名度的,成为品牌的则屈指可数。

有“量”,也要有“质”

北京的戏剧节之多是国内其他城市所无法比拟的。从举办的届数可以看出,这些戏剧节多数是在近三五年间创办。如南锣鼓巷戏剧节创办于2010年,今年为第四届;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发起于2011年,以两年为一周期,今年为第二届;非非戏剧节为第五届。这其中举办时间比较长的是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到今天已有12个年头。

一个城市在短时间内涌现出这么多戏剧节,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李龙吟在其日前发表的博文《善待北京的戏剧节》中表示,这是北京良好的戏剧环境使然,应该受到鼓励和肯定,并不是所有的城市都能举办如此多的戏剧节。这些戏剧节侧重点不同、地域不同、规模不同,但总是能把北京的戏剧活动办得如火如荼。

的确,接连不断的戏剧节意味着会有接连不断的戏剧演出和丰富的戏剧交流活动。可以说,北京为数众多的戏剧演出中,戏剧节的剧目占着不小的比重。北京戏剧家协会秘书长、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发起人之一杨乾武认为,相对于北京乃至中国庞大的人口数量,这些戏剧节并不算多。“戏剧节在扩大戏剧的影响力、培育观众、培养戏剧人才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只有在戏剧节期间,才能将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不同类型的戏剧集中上演。另外,戏剧节也给青年戏剧人和戏剧爱好者一个展示的平台。”杨乾武说。

不过,有“量”不代表有“质”。戏剧节在举办期间,为了实现其培育市场、吸引观众的初衷,展演剧目的票价一般定得比较低。南锣鼓巷戏剧节、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都推出了大量的50元的低价票,非非戏剧节由于其“非职业”戏剧演出的特殊原因,票价只卖到20元至40元。而就在推行低票价的前提下,记者了解到多数戏剧节的售票情况并不理想。对此,杨乾武表示,这与戏剧的质量有关,观众买票看戏是一个自主选择行为,如果戏不好看,票价低也不一定能吸引来观众。看看当前举办的几个戏剧节,邀请的剧目不少,但是真正具有吸引力的好戏不多。

提升戏剧节的品质,首先要保证展演剧目的质量。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艺术总监李景田表示,一届能邀请到几部符合戏剧节定位的好戏并不容易。也正是出于对艺术品质的追求,女性戏剧节可能会考虑以后每两年举办一届,宁缺毋滥。

精准定位是关键

“北京甚至全中国几乎都没有一个真正的好的戏剧节。”谈到北京戏剧节的发展现状,杨乾武直言不讳,“原因之一,定位不明确。”

国际上几个知名的戏剧节,阿维尼翁戏剧节、爱丁堡国际戏剧节等能受到全世界戏剧人、戏剧迷们的追捧,一方面是经历了几十年的历史沉淀和市场培育过程;另一方面,就是定位精准,有其明确的“服务对象”,一个戏剧节能否保持长久的生命力,这一点尤为重要。

反观北京的戏剧节,从名称上可以看出各有侧重。非非戏剧节中“非非”指“非职业”和“非商业”,这一戏剧节是针对全国的非职业戏剧而创办的;女性戏剧节是以家庭文化和女性生活为关注点;青年戏剧节是为了培养青年戏剧人才,为他们提供交流、展示的舞台。有业内人士表示,戏剧节虽有侧重,但也多有重叠。定位找得不精准,没有明确的目标或针对的群体。如一部由非职业戏剧团体创作的戏符合非非戏剧节的定位,同时也能参加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以及南锣鼓巷戏剧节的新生单元。

“一个戏剧节想要在众多戏剧节中脱颖而出,必须要有个精准的定位。但是对于刚刚起步的戏剧节,定位还需要慢慢调整。”李景田告诉记者,看女性戏剧节的名称,人们会觉得这是一个定位非常清晰的戏剧节,事实上,并非如此,有关女性戏剧节的理解,大家还存有很大的分歧。主办方尚处于摸索、调整阶段,甄选剧目的标准也会有微调。

资金短缺成瓶颈

北京的戏剧节多数是由民营剧社发起,在政府、行业协会或者企业的支持下举办。这些戏剧节的运营资金有部分来自政府拨款,还有部分需要自行筹集。

据了解,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由北京市文联主办,戏剧节每年能从文联申请约100万元。南锣鼓巷戏剧节受到了北京市东城区政府的资金支持。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和风马牛戏剧节主要靠企业赞助。

“虽然每年有政府资金支持,但是要想将一个国际戏剧节办精办好,这些资金还远远不够。去年,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纯票房收入在70万元左右,加上文联拨付的钱,才勉强能够维持实际所需的200多万元,这还是在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经过5年的成长,具有一定观众基础的前提下。”杨乾武表示,多数戏剧节的发展都受资金所困,一方面是戏剧节的社会融资能力很差,很难得到企业赞助或者基金会支持,企业赞助也多为广告式的赞助,本质上是为了打广告;另一方面,戏剧节自身缺乏社会融资的意识,缺少这方面的人才。

李景田告诉记者,筹备资金几乎成了戏剧节最难的事,资金不足又会直接影响到戏剧节的品质和推广。“女性戏剧节从4月底到现在,举办将近一个月了,在北京知道的人并不多。由于缺少资金,组委会没有自己专门的宣传团队进行推广,这又会直接影响到展演剧目的票房。”李景田无奈地说。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亚马逊:今年不发布智能手机 零元发售并不属实 ·齐勇锋:协同创新是一种资源配置方式 ·齐勇锋:协同创新要先协调好利益各方的需求 ·傅才武:区域文化产业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傅才武:文化产业生产不足与供给过剩同时并存 ·梅松:人类社会的下一次飞跃是文化飞跃 ·梅松:文化将扮演什么角色? ·张胜冰:政府要为文化产业发展提供更好的服务 ·张胜冰:政府应思考如何培育、完善城市环境要素 ·王永章:文化产业发展应从光伏产业起伏中吸取教训

(责任编辑: 张晓晔 )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