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PPT) 网经社 网络经济服务平台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电商门户 互联网+智库

亚马逊电商会计表格,《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PPT) 网经社 网络经济服务平台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电商门户 互联网+智库

互联网 2021-05-11 05:54:30
当前位置:100EC>出口电商>《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PPT)全国疫情数据{{dataList.mtime}}数据详情战疫通

确诊

{{dataList.gntotal}}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PPT)跨境电商爆料专业户发布时间:2020年12月24日 09:55:27

(网经社讯)2020年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跨境电商行业带来了巨大的风口。包括亚马逊在内的主流电商平台公开的财报和第三方相关调研数据显示,大多数平台的GMV和卖家数量都有大幅度提升,电商GMV占整体零售业GMV的比重也再上新台阶。

根据调研数据显示:

1.亚马逊、Etsy、沃尔玛和Target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是四个“赢家”。Etsy在市场需求增加的同时,供应量的增长量令市场惊叹不已;Target的增长速度最快,但Target的小规模卖家基数使其很难与更大的市场平台相匹敌;另外,因为消费者和卖家数量基数大等原因,亚马逊今年的增长速度比大多数零售商和市场平台都要慢;

2.Google Shoping、Wish和eBay的情况不如其他平台乐观,eBay虽然有连续两个季度的增长,但不太可能保持这种发展势头;Wish则是因为平台中国卖家数量多,发货时间较慢,第三季度的销售增长也比较滞后;Google Shoping方面,目前还没有很明显的动作,从功能性来看,Google Shoping算的上是电商行业的旁观者,大多数时候还是在为销售漏斗顶部的广告提供动力。

本报告针对亚马逊、Etsy、沃尔玛、Target、Google Shoping、Wish和eBay七个平台在2020年各方面的数据做出了盘点和解析(本章重点分析亚马逊,其余6个平台将再独立成章)。当然,除了这7个平台,全球市场还有成百上千个平台或是独立站卖家的店铺的数据没有涵盖在本报告内。因此,本报告是一个有选择性的行业见解和数据的集合。

除非另有说明,报告中出现的数据来源都是Marketplace Pulse的调研结果,报告中的财务数据则来自公司财报公开的季度收益。

亚马逊2020年度GMV盘点

2020年(截至目前),亚马逊第三方卖家创造了2950亿美元的GMV,亚马逊自营GMV为1800亿美元。根据亚马逊披露的数据粗略估计,亚马逊年度总GMV大约为4750亿美元。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平台第三方卖家的GMV从2019年的2000亿美元增长到了2950亿美元,增长量为950亿美元,增长率为47%;亚马逊自营的GMV从2019年的1350亿美元增长了450亿美元至1800亿美元,增长率为35%。平台总GMV从2019年的3350亿美元增长到了2020年的4750亿美元,GMV增长率达42%。亚马逊全球GMV的62%是由第三方卖家贡献,贡献率高于2019年的60%和2018年的58%。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2020年第二季度,第三方卖家的增速首次成为亚马逊业务增速最快的板块,连带亚马逊FBA相关收入增速达53%,创历史新高。亚马逊CEO Jeff Bezos在第二季度财报相关会议上也对此表示肯定,“本季度第三方卖家GMV的增长速度再次超过亚马逊自营GMV的增长速度”。这体现了亚马逊第三方卖家的强劲销售能力。另外,第二季度的GMV大增,使得亚马逊第三方卖家和亚马逊自营GMV的增长速度都高于亚马逊此前增长最快的广告业务板块。2020年第三季度的业绩则与其增长速度相匹配。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亚马逊卖家增长爆发,数家大卖IPO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有近10亿美元的新资本(投入的资金是股权和债务的混合)涌入市场,用于收购或投资亚马逊卖家和品牌。疫情加速了消费者转亚马逊消费的进程、Thrasio筹集了数亿美元以及亚马逊原生品牌安克创新上市使得亚马逊投资市场在这一年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除此之外,还有:

-2020年11月 SellerX融资1.18亿美元,收购并发展亚马逊第三方卖家业务。

-2020年11月 Heyday融资1.75亿美元收购亚马逊第三方卖家业务。

-2020年11月 Razor融资2500万欧元收购和扩展亚马逊第三方卖家品牌。

-2020年11月 Heroes募集6500万美元股权和债务,成为欧洲的“Thrasio”

-2020年10月 Perch融资1.235亿美元,用于发展其在亚马逊上销售的D2C品牌的稳定性

-2020年9月 Boosted Commerce融资8700万美元并收购六家亚马逊物流相关公司

-2020年8月 Razor募集400万欧元种子轮

-2020年7月 Thrasio融资2.6亿美元,以10亿美元估值达到独角兽地位

-2020年4月 Thrasio募集1亿美元的新资本

-2020年4月 Perch融资800万美元,用于收购表现优异的亚马逊物流产品和公司

其中,Accel Club、Acquco、Alpha Rock Capital、Boosted Commerce、Cap Hill Brands、Centro Brands、Dragonfly、Flywheel Commerce、GOJA、Heyday、Inflection Brands、Perch、Recombrands、Suma Brands和Thrasio都是主攻美国市场的,而Brands United、Razor Group、Thirstii、SellerX、Zeelos和Orange Brands在德国开展业务,Heroes则是在英国市场做的风生水起。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疫情之下的亚马逊

从数据统计图中可以看出,市场消费者对卫生纸、洗手液、纸巾、N95口罩和体温计等疫情之下必需品的需求在3月份达到高峰。到了年底,求购这些产品的消费者大大减少。3月份,亚马逊上搜索量最大的100个关键词中,有46个关键词与必需品有关。到12月份,这一数字减少到只有3个。另外,今年3月份,受疫情影响,考虑到平台负荷和市场需求,为减少消费者在亚马逊下单的次数,将消费者的购物需求集中到防疫用品上,亚马逊暂时从主页上移除了秒杀页面和产品推荐,取消了最常购买的列表,也不接受卖家提供的新折扣券。亚马逊CFO Brian Olsavsky表示,“为了满足市场需求,我们第二季度的营销费用削减了三分之一。”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今年5月,亚马逊迎来了其运营史上负面review数量最多的一个月。据统计,当时消费者留下了大概100万条左右的负面review,比3月份多了近三倍,几乎是之前记录的两倍。超出交付时长预期是消费者给差评的最常见的原因。负面review中,49%的评论提到了“从未”、“收到”、“包裹”、“迟到”、或“送货”等关键词。众所周知,review是反映亚马逊消费者消费体验的最佳指标,每月消费者在亚马逊留下的review的数量多达千万条。但从2月29日到5月24日的85天里,亚马逊全站点的正面review比例从92.5%下降到88.7%,直到8月12日才恢复到以往的水平。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外媒分析,此期间消费者购物体验下滑的部分原因是亚马逊停止入库导致卖家在FBA的库存减少,导致Prim-enabled的品类随之减少。从数据图可以看出,负面review暴涨的时间线与启用Prim-enabled的卖家数量下降相匹配。从2月底到8月初,由第三方物流商承运的订单量也比往常要多。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大卖增长难,小卖群体发展势头一片大好

数据显示,随着亚马逊市场GMV的一再增长,TOP卖家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小。数量更多的小卖家创造的GMV数额越来越高。随着小卖家和新手卖家的入场,大卖家的增长也越来越难。2020年,850位亚马逊大卖贡献了亚马逊全站点10%的GMV,38000余名卖家贡献了50%的GMV,总的来说,360000余名亚马逊卖家贡献全站点90%的GMV。从卖家体量分布构成来看,近几年的比例都是不固定的,完成10% GMV所需的大卖数量连年上涨,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贡献50% GMV卖家需要的数量。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根据数据统计结果显示,亚马逊大部分的GMV都来自于已经在平台经营多年的老卖家,这意味着亚马逊上卖家的流失率仍在可控范围内内,且店铺的寿命都很长。与此同时,在不一定会取代老卖家的基础上,新卖家带来的是增量增长。换句话说,新卖家仍在谋求发展机会,亚马逊的卖方市场并没有饱和。这些新晋卖家和现有的卖家是在不同的利基市场上进行销售活动的。从数据也可以看出,在美国、英国、德国和日本这四大市场,超过一半的GMV是由2017年(或更早)以前入驻亚马逊的卖家贡献的。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有了一定成绩的卖家的活跃状态通常能保持很多年。数据显示,2015年排名前1万名的卖家中,有84%的卖家在亚马逊上到2018年仍榜上有名。另外,有89%的TOP卖家在2017年仍保持活跃状态,在2015年排名前1万的卖家中,有95%的卖家在2016年仍是活跃状态。从2015年到2019年期间的TOP卖家相关百分比没有太大发生变动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自有品牌卖家“发祥地”

亚马逊上的(第三方)自有品牌卖家数量非常之多。拿压蒜器这个产品举例子,数据显示,自2019年1月以来,有1760个不同品牌的压蒜器进入了Best Seller名单之中,这意味着,每天都有两个以上的新品种(新的品牌)取代前一天还在前100名中的压蒜器。这些压蒜器看起来大同小异,但他们在不断的努力上新冲销量——别的不知名品牌都成为Best Seller了,自己的自有品牌为什么不可以?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在1760个压蒜器相关产品中,只有不到一半的listing在排行榜前100名停留了10天以上,甚至只有20%的产品在排行榜上停留了50天以上。高需求类别的不稳定性同时也证明了卖家要在亚马逊上推出一款暂时畅销的产品并非难事。即使这些产品很有可能会因为被亚马逊发现恶意刷评第二天就惨遭下架。但这个市场永远不缺产品,今天一个产品没落了,不消多久就会有同类产品取而代之。毕竟在亚马逊上创建一个新品牌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其实,大多数类别的best seller都没有固定的品牌,也就是说,消费者在搜索某一产品时通常是以关键词来明确地寻找某一特定产品。如果消费者发现自己缺压蒜机,他们会用 “garlic press” “garlic mincer”、“garlic chopper”以及 “garlic press stainless steel”等词来搜索,用像OXO大蒜压榨机这样特地品牌来搜索的反而只是很少数。而这种情况使得亚马逊成为了自有品牌产品的完美发祥地。只要品牌位列best seller广告又投放的到位,所谓的品牌效应就得靠边站。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图源:亚马逊截图)

但同样的,在压蒜器这个品类中,有两款产品保持在前100名已经有整整两年的时间。有近四十款产品在其中停留了500天以上(70%的时间)。因此,虽然best seller列表的不稳定意味着许多同类产品都能进入前100名,但有些产品在竞争中仍能保持畅销。而这些产品正在试图成为亚马逊“原生品牌”,即在亚马逊上推出,并为亚马逊服务。与诞生于互联网的数位原生垂直品牌(DNVBs)类似,亚马逊原生品牌也在利用亚马逊这个大平台进行销售。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卖家数量增长情况

尽管疫情期间亚马逊上的卖家数量出现了大幅增长,但其实增速并没有提高。市场上供需之间的不匹配也是由现有卖家填补的空白。从数据来看,亚马逊在2020年新增了130多万名卖家。自2017年开始,已有超过450万新卖家加入亚马逊。预计未来每天将增加3500个新卖家,(即每小时增加146个新卖家,或是每分钟就有两个新卖家入驻亚马逊),但其实这组数字和过去三年的同组数据差别不大。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按地区来划分的话,在过去的12个月里,有超过19万名新卖家入驻了亚马逊美国站;其中近7.5万名卖家是美国本土的。来自加州、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纽约州和新泽西州的卖家几乎占了一半。光加州入驻的卖家就占新卖家的总数的17.5%。佛罗里达州占12.1%,德克萨斯州占8.2%,纽约州占7.7%,新泽西州占4.1%。其余各州合计为50.4%。按人均来算的话,怀俄明州和特拉华州反而名列前茅。另外,卖家人数排名前10个城市分别是迈阿密、布鲁克林、洛杉矶、休斯顿、纽约、拉斯维加斯、奥兰多、圣地亚哥、芝加哥和达拉斯。其中,迈阿密是美国最大亚马逊社群小组“South Florida FBA - Amazon Sellers”的所在地,在Meetup.com上有超过4200名成员。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自2013年上线以来,亚马逊印度站已经有超过70万卖家入驻,且大部分都是当地的小卖家。到2020年底,印度站的卖家数量超越英国和德国市场,成为卖家数量第二大站点。但在2020年10月16日至18日The Great Indian Festival期间,只有5000名卖家的销售额达到13570美元(1MM印度卢比)以上。不过有超过11万名卖家都有开单。这体现了亚马逊印度站的市场平台权力法则(且可能比其他市场平台更极端)。即,大部分交易额是由一小部分卖家完成的。

在今年年初的印度之行中,亚马逊的CEO Jeff Bezos谈到了其在印度的扩张的计划,即到2025年,希望有超过1000万家中小微企业入驻亚马逊,且其中最关键的就是那些小微卖家,由此也可以看出,亚马逊对印度站的入驻卖家的期望值定位与其他像美国或欧洲的关键市场的定位并不相同。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亚马逊印度站每年能新增10多万名卖家,且增速还在提高,但要想在2025年实现1000万名卖家的目标,增长率必须大幅提升。为了推动微小卖家入驻,亚马逊在印度市场做出了创新和让步,允许卖家用智能手机注册和管理卖家账号。

为了推动这些小卖家的入驻,亚马逊在印度做出了创新和让步。比如允许卖家用智能手机注册和管理卖家账号。2018年,亚马逊印度董事兼卖家服务总经理Gopal Pillai说,“在我们入驻印度之前,我们从来不用担心卖家是否能进行账户运营,也不用忧虑他们是否习惯使用笔记本电脑来进行店铺管理。但印度市场太过独特了。许多印度卖家在此之前甚至没有见过笔记本电脑,也没考虑过利用这种技术机会来为自己创收,这对我们而言,是没有在其他运营地区见过的特殊情况。”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亚马逊上的中国卖家

今年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公布的一封2015年的亚马逊内部邮件显示,时任亚马逊高级副总裁Sebastian Gunningham的写到,“.....过去20年间为沃尔玛等制造东西的中国工厂现在已经意识到他们能有机会建立一个自己的品牌,并通过载体直接卖给全世界,没有中间商......而我们就是那个载体。”。Sebastian Gunningham在邮件开头称其为“大事件”。根据这封邮件可以推测出中国卖家的GMV在2014年只有10亿美元。

在深圳工作的亚马逊员工Geoffrey Stewart在2019年4月在香港举行的贸易活动上发言表示,“.....省掉中间商的环节.....将提高我们制造业合作伙伴的利润率,也能让消费者满意。” 虽然亚马逊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平台,但亚马逊的Fulfillment by Amazon(FBA)服务为消费者创造了亚马逊式的购物体验,缩短了海外消费者从中国购买商品所需要的漫长的交付时间。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今年2月到5月,由于制造、物流和仓储受疫情影响极大,消费者也优先考虑购买防疫用品和生活必需品,导致当时中国卖家在亚马逊顶级大卖中的所占的份额有所萎缩。5月份,包括美国、英国、德国和日本在内的亚马逊四大核心市场的TOP卖家中,虽然有30%都是中国卖家,但相对1月份的36%,这一比例还是有所下降。*这个百分比是四个市场的平均值。

四年前,即2016年5月,只有11%的大卖是中国卖家。但从那时候起,中国大卖在亚马逊大卖总数中的占比就呈稳步增长之势。不论是北美市场站点还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日本站点趋势都一样。截止2020年底,中国大卖在大卖总数中的占比已达42%,创历史新高。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按各地区卖家为亚马逊的整体销售额贡献的百分比来看,排名第一的是美国国内的卖家,第二位就是中国卖家。其他国家和地区加起来只占很小的比例。在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墨西哥和加拿大等站点,中国卖家所占的比例甚至比其国内卖家还大。另外,尽管加拿大、英国、印度、日本、澳大利亚、越南、泰国、韩国和乌克兰等9个国家的卖家数量超过1万名,中国卖家仍是唯一一个在美国市场的销售额占比超过1%的卖家群体。其中,销售额占比是用卖家所在国家分组的总反馈评论来建模的。从下图数据来看,在亚马逊美国站上超过50万个卖家过去12个月内收到的5100余万条的反馈评论总数中,52%的评论是针对的是美国卖家,42%是针对的是中国卖家,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卖家只占5%左右。从图表也可以看出,在美国站,欧洲卖家的销售额占比很少,但在欧洲站点,欧洲卖家的销售额占比也称不上“态势蓬勃”。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3月以来,亚马逊美国站新增卖家中有一半的卖家都是中国卖家。每年2月,中国春节期间,新入驻亚马逊的中国卖家数量会有所减少;3月份,(新入驻亚马逊的)中国卖家数量又恢复了增长。3月份新增的亚马逊卖家中,有50%的卖家来自中国,相较2019年36%的占比有所增加。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亚马逊FBA

疫情爆发之初(今年3月份),亚马逊决定暂停非必需品产品的入库,导致卖家产品供应中断,支持Prime的产品种类及数量也随之受到影响。今年5月-7月,亚马逊头部卖家提供的支持Prime服务的listing数量创历史新低。到9月,相关产品数量才恢复到正常水平。今年种种突发状况凸显了亚马逊FBA业务在某种程度上的脆弱性:包括大多数第三方卖家所售产品在内,在亚马逊全站点上进行销售的产品对亚马逊仓储和物流的依赖程度很高。作为亚马逊FBA的“护城河”,亚马逊的仓储和物流相关服务能让数百万的亚马逊卖家为消费者提供一致的购物体验,一旦(FBA相关事务)出现问题,对卖家造成的广泛影响是市场有目共睹的。

2020亚马逊全球市场报告

今年3月份,亚马逊FBA的平衡性被打破,为了让食品和防疫及医疗用品优先入库,亚马逊暂停了不属于生活必需品或高需求类别的产品(向FAB)的发货。因为新一批产品到不了亚马逊仓库,很多卖家都出现了缺货的情况。几个月后,FBA开放产品入库,但有些货物需要数周才能收到。一位卖家表示,“一般情况下,把新库存送到FTW1(也位于达拉斯)后,大概1-2天就能发货,2天左右就能签收,但现在(流程所需时间)已经超过3周了。”

在7月,亚马逊再一次对入库产品数量进行限制,并根据卖家的绩效表现,对卖家的其他listing也进行了数量限制。在一封给卖家的邮件中,亚马逊表示,“虽然现在是7月,但我们还是得提前为年末节日季做准备,以满足届时卖家持续增加的仓储和物流需求。”。11月底,为了缓解FBA网络的压力,亚马逊开始将部分销售量的交付下发给卖家,让卖家自己完成订单。仓储数量限制也变得更加严格。但随着第四季度产品需求的增加,FBA的数量限制反而有所减少了。

海外卖家纷纷表示,“我发现我店铺的库存限额每周都在变小。一些一天销量大概在40多单的产品库存限制在30天以内,但产品入库都得要50天。”;另外一位卖家表示,“虽然我们是类目排名第一的卖家,库存警告很低,但由于库存限制,今天只能再发货500件。”;还有一位卖家补充称,“我每个月大概能卖出1060件产品。前几周,我还可以向FBA仓库发2000个单位的货,而现在我的最高限额是1300个”,“无语!原本能发送2000个的SKU刚刚被削减到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