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缩人头:灵魂的囚牢| 果壳 科技有意思

亚马逊适部落生活,干缩人头:灵魂的囚牢| 果壳 科技有意思

互联网 2021-04-17 14:29:53

历史上,诸多地区的文化中都认为,灵魂存在于头颅中。于是,割取敌人的头颅作为战利品就成了古人羞辱敌人、展示战功的不二选择。但将被斩下的人头进行缩制加工,这种情形实为罕见。生活在亚马逊雨林西北区域(即厄瓜多尔、秘鲁境内)的希瓦罗原住民(Jivaroan Peoples),包括什瓦族(Shuar)、阿库瓦族(Achuar)、阿瓜鲁那族(Aguaruna)和万比萨族(Huambisa)等在内,是几个仅知的曾制作过干缩人头(tsantsa)的土著民族。

希瓦罗原住民素以好战著称,但对他们而言,杀死敌人并不等同于彻底铲除后患。深信灵魂不死的希瓦罗土著民族认为,杀死一个人可以获得他的力量,同时也会面临被死者灵魂报复的危险——但这种情形是可以避免的:只要将死者首级斩下,施以种种严格的法术,便可以将有报复欲的灵魂永远困住。

神秘的制作过程

一个普通的人头经过缩制后,体积仅剩拳头般大小,但它能够完整地保留死者生前的五官样貌。这个过程通常是由部落内有资历的巫师完成的,其制作的主要步骤是:

在首级的颈后切开一道口,剥离掉颅骨和眼球等内部组织,仅留下整块头皮;用麻线缝合眼睛和嘴部,将其浸入富含鞣质的草药中煮过;用烧热的沙石填入头皮中,并在其表面抹一层木炭灰以进一步防止死者灵魂逃脱。

完成以上操作并不意为整个仪式就此结束。干缩人头制成后,获胜的部落会进行一系列的庆祝活动。它们分别在部落指派的主持和行凶者新建的屋舍中完成,最主要的内容是利用其间收获的作物盛情款待族人、演练杀害敌人和获取其首级的过程。如果部落中有被俘获的死者亲属,会被安排出席仪式进行哀悼。

在一些特殊情况中,如交战方为血亲或迫于战势紧急,获胜方会主动放弃摘取死者首级。但缩制头颅的仪式不会因此而省去,这种情况下,获胜方会用树懒和猴子等的首级代替真正的死者——希瓦罗文化普遍认为,人类的祖先是动物,并且树懒等是与人类亲缘最近的动物。此外,攫取死者的毛发用蜂蜡粘到树瓜上,也可以替代干缩人头,困住充满复仇欲的灵魂。

2011年5月,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人类学家和几位法医生物学家首次对一具保存完好的干缩人头进行了DNA测序。(图片请点 这里查看 ,可能会引起不适。)研究发现,这具干缩人头的主人是一名非裔厄瓜多尔人(Afro Ecuadorian),可能在与希瓦罗原住民的交战中死亡。他死于1600-1898年间,这个时间也与非洲人作为奴隶被西班牙人带入厄瓜多尔吻合。这个研究也进一步证实,干缩人头并非传说。

好奇心催生的畸形形态

19世纪中期,希瓦罗人迎来诸多外界的探险家和猎奇者,他们的目标无一例外,都是为了探寻传闻中的缩制人头。希瓦罗人并不畏惧这一习俗为外人所知,而当有人提出要交易干缩人头的时候,他们甚至毫不避讳:当时许多部落还沉浸在争夺领土的恶战中,对他们来说,用战斗中获得的首级换取枪支去杀死更多的仇家,这确实是再合适不过的交易。

/gkimage/k3/k7/ei/k3k7ei.png

西雅图一家古玩店中出售的复制品。图:Ye Olde Curiosity Shop

干缩人头因其来自人类躯体这一真实特性,在世界各地成了奇货可居的收藏品,这也催生了各种赝品的生成:安第斯山脉的原住民中,充斥着用动物头部或皮毛(如山羊、猴皮)制成的伪造品;在其它地方,用从殡葬馆或坟墓中盗取的死人头制作干缩人头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它们当中不乏非裔、亚裔和欧美裔人的首级;而在少数地区(如巴拿马),甚至出现了对整具尸体进行干缩的奇例。

对于当地人而言,更严重的后果是凶杀数量因此而急剧上升,外界需求的刺激令部落间的仇杀陷入了恶性循环。在能够合法流通的阶段,干缩人头的价格从最初一颗人头兑换一杆枪,逐步攀升,最高时到了25美元。1930年代,厄瓜多尔和秘鲁政府联合颁布禁令,将其制作和交易列为违法活动;此后,世界各国也相继禁止进口干缩人头。

编辑的话:如今,当地人为了促进旅游业,甚至会销售高仿的干缩人头作为复制品,可见这种神秘仪式对人们的吸引力有多大。而在各种神秘部落主题的影视文化作品中,干缩人头也经常出现,比如WoW中“皱缩的头颅”。

了解更多:

[1]Shrunken Head DNA Proves Horrific Folklore True[2]Wikipedia:Shrunken head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