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土耳其军队政变虽败,但是五次拯救国家深藏功与名

土耳其军人政治,土耳其军队政变虽败,但是五次拯救国家深藏功与名

互联网 2021-02-27 21:10:36

据CNN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布尔向支持者发表演说,称7月15日军方政变已经结束。土耳其情报单位证实,军事政变已失败。

近百年来,土耳其一直在世俗化与传统伊斯兰化的对峙中拉锯前行,军队是维护凯末尔主义世俗化政策的坚定力量。而埃尔多安上台十多年,土耳其在急剧地往伊斯兰化方向走,并且在与军队的斗争中几次占了上风。这次政变是在这个背景下进行的。

作者: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唐驳虎

现代土耳其的道路

现代土耳其,奠基于穆斯塔法-凯末尔的独立战争胜利,但更本质地建立在凯末尔从1924年发动的的世俗主义大改革基础之上,一举革除了奥斯曼帝国600年的封建宗教传统。

在凯末尔看来,国家正确的道路必须是世俗化、西方化、现代化,与主流世界文明接轨。除此之外不可能是其他任何的东西。

自1923年建立现代的土耳其共和国,直至1938年去世,穆斯塔法-凯末尔一直连选连任共和国总统、党主席和武装部队总司令,集国家最高权力于一身,拥有无上的权威。

凯末尔是依靠其拥有的民族英雄光环和一支对其绝对服从的强力军队,得以通过不流血的方式强行推进全盘西化政策。

显然,凯末尔推行的道路是一种典型的自上而下式的精英改革,这更多是符合国内少数在城市受过西方教育的进步精英的态度,而不是习惯于几百年来奥斯曼帝国稳定体制和上千年伊斯兰教宗教权威和传统习俗的广大底层民众。

政治学家评述,凯末尔党人在土耳其造就的是一种“被导引的现代化”(Guided Modernity),意思就是“追求进步,并依靠强力推行和保障之”。一句话——土耳其国家是凯末尔能力、热情与远见的结果,没有他就没有土耳其。

民主的波折

凯末尔去世后,他最亲密而忠实的副手伊斯梅特-伊诺努继任共和国总统。在凯末尔去世后的第二年,共和人民党就召开大会,宣布党和政府职能分离,其任命不再相互结合,同时决定在议会内部成立反对党,以显示国家制度的民主性。

1945年当二战还未结束,土耳其就正式开放了党禁,短短5年时间里出现了27个形形色色的大小党派。

凯末尔陵的民众雕像

1946年,土耳其就进行了第一次多党派选举,虽然共和民主党获胜,但反对党也取得了一定的票数并进入了内阁,共和民主党一党独大的局面被打破。

凯末尔陵的民众雕像

1950年举行了第二次大选,从共和民主党里分离出去的、具有伊斯兰背景的民主党争取到了土耳其农村大批传统穆斯林的支持,一举击败建国的共和民主党,完成了执政党的和平更替,这个速度在新兴民主国家中是十分罕见的。

按政治分析,一旦国家政治权力的基础发生变化,“被导引的现代化”必然受到挑战。果不其然,土耳其的民主制度进行得并不顺利。

因为伊斯兰教在土耳其有着根深蒂固的传统,社会里的伊斯兰势力十分强大。事实上,即使是在凯末尔当政时期,伊斯兰宗教势力对国家主义的挑战也从未停止过。

从1950年到现在,凯末尔缔造的共和民主党从来没有真正赢得过一次大选,获胜者都是偏向伊斯兰教的政党。而土耳其军队则在1960、1971和1980年先后发生了三次军事政变。

“不一样”的政变

和“与别人不一样”的凯末尔一样,“不一样”的土耳其军队发动政变,并不是在谋求自己的权力,而是在履行凯末尔赋予他们的光荣使命、对土耳其共和国的角色——民主政体的忠诚守卫者。

三次政变的过程十分相似,军方出手干政,都是因为基于传统的伊斯兰保守势力反扑掌权得势,甚至制造了新的、更糟糕的独裁。

土耳其陆军军徽,凯末尔的形象是中心

为捍卫凯末尔确定的世俗化、民主化共和体制,有着与凯末尔一脉相承思想的历代军队高官决定断然出手,动用武力赶走伊斯兰化的政党和政治人物,终止这种民粹主义的独裁,保卫土耳其的世俗化。

土耳其军方每次政变控制局势后都迅速组织大选,然后把权力交还给新的民选政府,事后拂尘去,深藏功与名,因此军人干政并未对土耳其的民主进程带来伤害。

军队一直扮演着国家的最终守护者角色,在国家正常时期恪守军政分离原则,在危机时刻才干预政治,拯救国家。

近80年来,基本延续着凯末尔生前的建国方略,恪守西方化、现代化和世俗化原则的土耳其成为现代西亚最安定、最强盛的国家之一。

军队的权威不再了?

这种情况直到2002年,因为又一位土耳其新的政治强人——埃尔多安的上台,才发生了根本的转变。

就像将军凯末尔的权威源自赫赫战功,商人出身的埃尔多安和他的正义与发展党的力量,则是基于发展经济远胜他人的突出政绩,以及立于不败之地的农村票仓。

同样是偏伊斯兰保守势力的埃尔多安,运用高超的政治手腕控制了军队,甚至主动出手扑灭了军队正在谋划的新政变,把三军司令们反而以政变罪送进了监狱。

这次政变预谋在2005年,但因事发泄露,最终结果是土耳其的陆军、空军、海军司令全都被逮捕,甚至在法庭上被判处无期徒刑。

土耳其军队的第四次政变竟然失败了,强力的、在土耳其的国家社会政治生活中一直享有极高的地位的军队集团,竟然被埃尔多安的政治手腕牢牢压制住了。

从2002年到2016年,埃尔多安就像普京一样,一直变幻着总理、总统的身份,牢牢地掌握着这个国家。完全颠覆了土耳其几十年来政坛一直不停变动,民主化、多元化和自由主义,领导人走马灯似变换的政治传统。

当然,土耳其的经济也取得了相当不俗的成绩。但在凯末尔和世俗主义的支持者看来,埃尔多安的时代,意味着伊斯兰教的原教旨主义在土耳其复辟了,背离了凯末尔的世俗化的建国初衷!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政变发生在北京时间(UTC+8)凌晨4时许,采用欧洲东部时区(夏令时UTC+3)的土耳其深夜23时。

军方控制了国营电视台:'土耳其现在由国家和平委员会 管理',并且宣布在全国实行戒严。

与此同时,陆军的装甲车开到了伊斯坦布尔的海峡大桥和国际机场,控制了交通要道和咽喉。空军的F-16低空掠过首都安卡拉。

北京时间清晨6点半,土耳其凌晨1点半。时间刚刚过去两个小时。

目前的消息是,军队还没有逮住埃尔多安,但这位大权独揽16年的“土耳其普京”只能凄惨地通过iPhone 的Facetime连线CNN求助外部,表示自己仍然是土耳其总统与军队总司令。

此外他还号召人民上街游行抗议,抵制政变。“没有什么力量比人民更大”。

埃尔多安的支持者们已经走上街头,举着国旗站上了军队的装甲车,甚至试图以肉身阻挡坦克。而驻扎伊斯坦布尔地域的土耳其陆军第一军司令(保皇派)宣布不支持军变。

军队的坦克包围了安卡拉议会和土耳其情报机构MIT,并有枪声传来。同时,飞机场方向也出来炮声。控制国家电视台的土耳其军方人员已经开始对企图冲击电视台的民众开火…

而埃尔多安任命的土耳其总理要求警察与情报机构人员任意开枪自卫。而军方的回应是,武装直升机开始向安卡拉警察大楼射击!

大国的目光

值得注意的消息来自于外部大国。

正在俄罗斯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克里举动反常:周五原定上午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谈的日程,临时停止,克里带走幕僚返回美国使馆闭门六小时,深夜23点才回记者会现场。当地时间22点许土耳其已经政变。

克里第一时间表态:希望土国保持和平和维持一贯(外交)政策。

还有报道称,欧盟称这次政变不只是几个上校在搞事,俄国外长拉夫罗夫呼吁不要死人,白宫宣布奥巴马开始紧盯此事。希腊总统、国防部长、国安组织正在冷静地观察事情的进展。

从美国和俄罗斯的反应来看,双方可能对这次军事政变早有共识。土耳其军方早已秘密联络美、俄与欧盟。因为对大多数国家而言,这是好事。

大家都知道,要想中东局势不发生天翻地覆的大动荡,必须埃及、土耳其和沙特这三个大国保持稳定,阻止极端宗教化。否则,像ISIS这般人类之癌的席卷将难以避免。

在塞西的努力下,埃及保住了世俗主义和和平稳定,笔者希望土耳其也能如此,否则,中东和世界的大动荡将难以避免了。

8000万人口的近东大国土耳其横跨欧洲与中东之间,地缘地位重要,是内战、分裂或独裁,还是相反的进步结局,回归真正的回归现代化国家,这一切取决于未来十几个小时的变化。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唐驳虎 北京时间周六06:30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