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土耳其之叹- 感受东西交汇的文明(下)

土耳其后宫的另一个欧洲皇后,土耳其之叹- 感受东西交汇的文明(下)

互联网 2021-03-01 06:06:27

第四站 以弗所,罗马帝国昔日光辉的惊鸿一瞥

离开棉花堡去到土耳其的最西面,沿着爱琴海一路北上,阳光海滩的风景真是不错。如果说前几天我还不明白为什么是“蓝色”土耳其,这一路倒真有些碧海蓝天阳光国度的感觉了。

酒店的视角也很不错,颇有意境

接下来的以弗所(EFES)遗址,爱好古代建筑的童鞋,一定会很惊叹。因为这并不是一座单独的建筑遗迹,而是罗马帝国整座完整的城市遗存。

以弗所于公元前10世纪建城,它是罗马帝国仅次于罗马的第二大城市。公元一世纪的时候这里的人口已达二十五万,它是亚细亚行省的首府。

这是一座完整的城市遗迹,神庙,公共浴室,剧场,图书馆,商铺,民居,甚至妓院一应俱全,尽管整个城市目前犹有80%掩埋在沙土之下,还是可以通过地面残留的建筑看到往昔罗马帝国的辉煌。

大街,两边曾是居民住宅和商铺

这个不是剧场,这是当时的议会

尽管富庶,罗马人还蛮会偷工减料的。他们把雕像的身体部分早早做好,换一任统治者就换个头。

精美的马赛克地板,说明这是富人的家

整个地面用大理石铺就,为了防滑还细致打磨出条纹。导游介绍,光滑的大理石都是现代修复时候后补的。细节方面古人比我们考究多了。

这是一处大型浴场,有冷水池,热水池,运动室,公共更衣间。现在只留下断壁残垣和圆形的大水坑。

话说,为什么我觉得这些结构跟现代的健身房还蛮像的?都是运动完了去泡个澡,然后蒸一蒸顺带跟伙伴聊聊天,男生看到有中意的女孩再上去勾搭一下。。。

这些都是古代的民居

这是哈德良神庙,门楣上雕着美杜莎。话说我发现在古希腊美杜莎还蛮受欢迎的,相当于我们的门神。希腊罗马人把她的头像刻在大门上,相信恶魔就不敢侵袭他们了。土耳其挂的到处都是的蓝眼睛,来源就是美杜莎之眼。

细节啊细节,白色无雕花的石膏是后来修补上去的。

古代的公共厕所。前面的水槽中原本流淌着清水,供人们洗手

希腊-罗马时代的人们对人体的认知是“天然就是美”,他们不避讳男女彼此看到自己的身体。因此无论是浴室还是厕所都男女共同。

塞而瑟斯图书馆。这个到以弗所的没人会不拍吧,几乎是标志性性建筑

这个图书馆是当地的总督为纪念父亲——前任总督塞而瑟斯而建。因为这个建筑,赛而瑟斯的石棺被特准留在城市内,而不是安置在郊外墓区。

这里的藏书最高达1.2万册,尽管现在只留下一个门面,精致的雕刻仍然能够瞥见往昔的荣耀。

但实际上嘛,这个图书馆还另有讲究。原来这里有一个小道通往妓院。当时很多男人对老婆说,“我要去图书馆看书”,进去了以后一拐弯就去妓院寻欢作乐。

上图的脚印和爱心就是妓院的指路牌和广告。

罗马的城市里怎能少了竞技场。这是角斗士拼杀的场所,前排有高高的围墙保护,里圈还有一道保护用的水槽。这个竞技场最多能容纳2.5万人。同时这里也是罗马人的剧场,至今每年夏季还有不少欧洲乐团选在这里做露天演出。

以弗所衰败的原因有战乱和地震,但最主要的还是爱琴海的泥沙淤堵。无论是希腊还是罗马甚至以后的奥斯曼帝国,商贸都是其经济繁荣的最主要因素。以弗所本因直通爱琴海港口而兴盛,也因淤泥沉积港口无法通航而衰败。沧海桑田,曾经的港口如今成为一片泥沙堆积而成的平原,商人们另选物流便利的新地。经济衰败,就业机会减少,年轻人离去寻找更好的工作。到了拜占庭时期,曾经辉煌一时的罗马东都已经成为一座废弃的城市。

第五站 风雨特洛伊

关于特洛伊,他的名声实在比目前所能看到的大很多。对于游客来说,目前的特洛伊“就是这一堆石头和那一堆石头”,区别只在于这是五千年的石头还是两千年的抑或只是五百年的石头。

关于特洛伊,不少人认为它是这样的:

图片引自电影木马屠城记

其实它是这样的:

真实的特洛伊并不是某一时代建立的某座城市,而是从公元前3000年(埃及刚开始修建金字塔)到公元5世纪前后(希腊罗马时期)不断损坏又不断重建的城市遗址。

特洛伊的历史层带图。

这座城市是新的朝代不断在各种原因被毁的城市遗址上修建新城,因此遗址叠着遗址,由老到新,一共9层。

不过相比考古现场,大多数人关注的还该还是这两个东西吧:

如今在特洛伊原址附近兴建的特洛瓦小镇,受惠于古迹旅游业,正欣欣向荣地发展着

结束了特洛伊,我们乘船通过达达尼尔海峡,下一站——伊斯坦布尔!

最终站 千年古都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的行程是一天团队游+一天自由行。第一天的团队游安排参观:蓝色清真寺,地下水宫,托普卡普皇宫(老皇宫)和大巴扎。而第二天的自由行安排,其实颇费周折,主要因为我们游览期间,伊斯坦布尔的天气状况糟糕,天天下雨,加上旅行社预定酒店的地理位置,使得计划一再修正。好在最后还是得到一个较为满意的结果。

到达伊斯坦布尔是下午4,5点钟的样子。当天的天气状况非常好,博斯普鲁斯海峡美的没话说。谁也没想到这是我们在伊斯坦布尔的最后一个晴天。

耶尼清真寺的晚霞

加拉太大桥上的垂钓者们。

这里小抱怨一下导游,第二天上午多云,她匆匆忙忙让我们先去购物点,然后下午老皇宫参观时下雨,她又借口下雨天没什么可看的擅自把原定2小时的参观时间压缩到1个小时15分钟,直到团里的人抗议了才改为1小时45分钟。而且为了让我们放弃后宫的参观,因为怕时间来不及,故意把15TL的后宫门票(自费部分)说成35TL,各种小花样小手段。行程方面的不由自主恐怕也是跟团的悲哀。

蓝色清真寺外观

隔着广场相对的圣索菲亚教堂外观

蓝色清真寺内部。承重柱由一整块大理石制成。

蓝色清真寺内部

蓝色清真寺建于17世纪奥斯曼帝国时期,因为内部墙壁大量应用蓝白色的瓷砖装饰而得名。它一个比较独特的地方是外部装饰有6根宣礼塔,这在古代的清真寺中绝无仅有。

关于6根宣礼塔的由来,有说苏丹艾哈迈德一世为了跟索菲亚教堂别苗头,下令建一座金色的清真寺,但“金色”在土语中发音同“六根”,于是工匠为清真寺建造了六个宣礼塔。但当时在麦加圣地的清真寺也是六根宣礼塔,如此就逾越了,于是苏丹又向麦加清真寺再捐献一根宣礼塔,以示虔诚。

我们的导游有另一个版本的说法,本来苏丹打算造7个宣礼塔,后被臣下谏止,为了不逾越麦加的规模,建了6根塔。

地下水宫,这是东罗马帝国修建的地下水库。奥斯曼人占领伊斯坦布尔后,很长时间并不知道这个水库的存在,但很多居民听到地下有水声,有时把水桶放到几个孔眼中还能打上清水甚至捕到几条鱼来。

这个水库规模非常庞大,因为原本是储水用而不用做人们参观居住,所以它的石柱来自罗马各处荒废的神庙和街道,因此它柱子的风格各异。比较有名的是一根眼睛纹路的石柱和两个压着美杜莎头像的石柱。有人说压着美杜莎头像是为了镇邪,我倒觉得纯粹是原来柱子的高度不够用来垫脚的,这不是住人的地方,所以不必过分讲究。

美杜莎头做的垫脚石

走在伊斯坦布尔的老城区,我感觉它某些地方蛮像西安的。都是在小巷中走着走着就出现一段残破的古城墙,弄不好就有上千年历史。

目前伊斯坦布尔的人口已经差不多1500万,跟上海差不了多少,而且几乎家家都有一部以上的私车,所以那个堵。3月份不算旺季,到了旺季一些著名景点可以让各位回味一下10年世博会的排队场景。实际上我们排蓝色清真寺的队伍就已经绕了寺庙外围绕了差不多一整圈。

老皇宫大门

老皇宫里零星分布着10来个小展馆,里面所有的展馆都不准拍照。对多数国人来说,最具欣赏价值的是珍宝馆,里面有世界第三大钻石,在第三庭院右侧最里面的那个展馆。因为导游只给了两小时不到到的时间时间,我们只来得及排一个队伍,又搞不清珍宝馆是哪个,所以稀里糊涂跟着游客排队人数最多的进了左边的那个馆。

然后?然后我就被一大堆“Prophet”的什么什么东西搞晕了。不明白这么多Prophet七零八碎的东西代表什么。印象有斗篷,胡须,牙齿……直到看到一个脚印,才突然想起这是伊斯兰教创始人默罕默德的东西啊,Lonly Planet上有介绍的。所以这些东西就相当于我们佛教的舍利子,对于教徒来说恐怕要比什么第三大钻石要宝贵多了。

不过我比较晕的是发现展品里居然还有“Moses' Staff”,摩西之杖,就是出埃及记里挥杖分开红海之水指引希伯来人找到上帝应许之地的那位牛人,看看玻璃柜里那柄乌光锃亮的手杖,你相信这是公元前十五-十二世纪的东西么?反正我是觉得,呵呵~~

老皇宫的展馆不准照相,雨又下得很大,不怎么有幸福感的第一次老皇宫之旅。但之所以说“第一次”,当然是还有第二次机会,这个等下再说。

第四庭院,这是苏丹接见近臣并与家人观赏风景的地方。

苏丹吃早饭并观赏海景的亭子

第二庭院左侧厨房偷拍的餐具。老皇宫的御厨现在基本就是餐具展,好多从Chinese的瓷器。

团队游的最后一站是大巴扎,一个室内的小商品市场,跟我们的豫园差不多,不过目前已经沦为了对外国游客的屠宰场。

不过在雨天,一个室内的大集市逛逛看看养眼的小商品还是蛮享受的。

琳琅满目的瓷器,很漂亮但是不好带

但是一个特征还是把大巴扎和国内的小商品集市区分开,就是对宗教的虔诚。集市里隔一段距离就有这种水台,边上还设有礼拜室。甚至到了祈祷的时间,会有阿訇爬到上面的绿亭子里唱诗。

唱诗的阿訇,唯一一张照片还糊掉了。不过尊重人家的宗教和隐私,拍糊掉也是天意吧。

接下来的一天是自由活动时间。关于这一天我跟父亲产生了分歧,他怕在国外语言不通的城市迷路,所以想跟旅行社安排一日游(另外付费),我坚决不同意。要知道我几乎从一月份开始就在准备伊斯坦布尔的游览攻略,甚至每个轨交站点分别通往哪个景点都已经熟稔于心,不自助的话简直对不起我当初的心血!

最后还是依我,自由行!

关于这种自由行,跟旅行社为我们安排的旅馆位置关系很大。这次我们安排在地铁M2沿线的塔克西姆广场往北两站的Bade Hotel Sisli。这个位置就购物游来说,实在是太贴心了,因为独立广场和塔克西姆都是如同南京路那样的购物街,而Sisli区本身也是非常热闹繁华的商业区。但对想去老城区旅游的就比较糟心,因为要换三趟轨交M2-F1-T1。基本上伊斯坦布尔70%的景点都在T1沿线。

在知道我们旅馆的确切方位后,我当初设计的游览线路是 多尔玛多赫切宫(新皇宫)-从新皇宫后门的码头Barbaros游船博斯普鲁斯海峡-在旧城区的Eminonu码头下步行或乘T1游览索菲亚教堂。

然而大雨打乱了原计划,新皇宫沿岸的海景不能观赏不说,这种阴冷的天气游船,父亲和我都觉得是找罪受。所以一切推倒重来,一清早直接圣索菲亚教堂。

未进索菲亚,先到广场看两个方尖碑,一个是5000前的文物,从埃及运过来的,因为已经断成三截,所以外部用石头做了复原,另一个是君士坦丁时期造的方尖碑。两个方尖碑之间,还有一个青铜蛇柱子,也是公元前五世纪的文物,从阿波罗神庙拿过来的。三个蛇头被德国掠走然后又流落到俄罗斯。这根蛇柱好像挺有名,后来我在考古博物馆和老皇宫收藏的一卷书画中均看到这根蛇柱的图案。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公元532年由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下令建造,直到1519年之前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

它的看点归纳起来就是五幅镶嵌画,一个包厢和一个流泪的石柱。但实际上索菲亚建筑本身的气势之宏伟,是少有的我被抬高了期望值以后看了还不失望的景点。

苏丹包厢

索菲亚的某些部分永远搭着脚手架在装修,这个月在这边,下个月又挪到那一边。唯一一次拆除脚手架还是在70年代为了拍摄某部电影的时候。但即使如此,依然是让人惊叹不已的建筑。

买门票的时候有个插曲,我把30TL的门票误看成40TL,于是决定花85TL买张博物馆通票。博物馆通票主要包括圣索菲亚,考古博物馆,老皇宫连后宫,科拉教堂等,科拉教堂地处偏远,但前面三个看完就能值回通票的价值了。所以我们决定,二进老皇宫,主要是观赏后宫,顺便看看珍宝馆里的钻石。

不过,老皇宫之前我们先去了考古博物馆,然后又被震撼到了,一呆就是三个小时。

没进考古博物馆就是一阵吃惊,原来文物太多了,一些来不及处理的古代石雕,门廊,石棺就这么大大咧咧露天摆在去博物馆的一路,好奢侈的路标。

五千年前的老古董,一套完整的埃及葬器

赫梯帝国的泥土文书,差不多也有四千多年历史了

希腊的大理石雕塑,这是雅典娜,有种静怡的美。

巴比伦城 伊什塔尔大门上的琉璃砖,造于公元前六世纪

考古博物馆中最富盛名的,是从黎巴嫩西顿地区发掘的西顿石棺。1887年,在黎巴嫩的西顿发现的古代腓尼基王室墓地的石棺之一,推断其制作时间在公元前305年前后。为了收藏这批精美的石棺,考古博物馆专门辟出了一个石棺展区。

这是被誉为镇馆之宝的亚历山大石棺。尽管最后被鉴定为西顿某个国王所有。

可惜的是,我们始终没有找到与亚历山大石棺齐名的悲伤女子石棺。

看完考古博物馆已经是中午了,直奔老皇宫看后宫去。

奥斯曼帝国的后宫,被誉为“全世界阴谋诡计最多的地方”,因为奥斯曼帝国长时间内实行一种非常残酷的继承法则,继位的苏丹不但要处死自己的所有兄弟和侄儿,甚至有时为了保证王位能顺利落到指定的继承人手中,还要处死自己的儿子。

奥斯曼的第七任皇帝默罕默德二世公然将弑亲令写进律法,谢利姆一世杀掉自己20来个儿子为他相中的继承人苏莱曼让位。这位苏莱曼一世倒也不辜负父亲的期待,他的时期是奥斯曼帝国的全盛时期,强盛一世直逼欧洲大陆。苏莱曼大帝是个情种,他爱上了一名罗塞尼亚血统的少女许蕾姆。为此他不惜杀死所望所归的长子穆斯塔法,然后再令许蕾姆所生的儿子们自相残杀。最后作为酒鬼的幼子谢利姆二世存活到最后。

不过尽管残酷,奥斯曼皇室的这种严酷法则有其存在的理由。因为伊斯兰教规定不准奴役穆斯林,所以所有的皇室都只纳买来或献进宫的女奴。这种情况导致皇帝们没有合法配偶存在,所有后宫的女人都是奴隶,是物品,因此也没有地位等级之分。如此生下的皇子只有长幼而没有嫡庶。人人都想上位人人都有机会上位,如此内耗一次比一次严重,甚至危及皇室的统治。因此苏丹们只能自己动手,除掉兄弟子侄甚至亲生儿子了。

这是储君的居所,从露台上可以看到博斯普鲁斯海峡。

这是后宫最华丽的大厅,是太后和嫔妃们举行宴会的地方。

苏丹的后宫地位最尊贵的是太后-苏丹的生母。这固然是因为在新苏丹未登基前,母子的命运常常是联系在一起因此相依为命,也因为大臣近卫军甚至苏丹本人都会倾向于立幼子,因为便于控制也不会对现任苏丹的地位造成太大挑战。久而久之就有了后宫摄政的余地。某些时期太后的权力甚至大到能决定苏丹临幸哪些妃子。太后,而不是皇后,是整个后宫的管理者。

整个奥斯曼帝国都偏好用这种蓝色和白色打底的瓷砖铺满墙壁。我国元明青花瓷的兴盛也就是源自于伊斯兰国度的这种偏好。不过就我来说,感觉太冷,瓷砖再美也是冷冰冰的。

从皇宫看海峡,还有旧城墙。

老皇宫之后又看了一个废弃了又休整重开的教堂,里面没什么东西,不过博物馆通票嘛,路过了就刷卡进去看看。之后沿着海峡往加拉太大桥方向走。我还是抱着一线期望,希望天气能好转,毕竟下一次游船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机会不知道要等哪年哪月。

这是Sirkeci火车站,阿加莎笔下东方快车谋杀案中列车东方的终点站。主楼同样在修缮中,进候车室坐了一会,看到晚上9:30有旋转舞演出的通告。

耶尼清真寺,进去听了一段唱诗。很空灵优美的声音,只是我不懂是什么意思。

我们就这么逛着,走着等着,但是天越来越暗,雨下得越来越大。最终我们只得在加拉太大桥上徘徊着叹息着遗憾着,期待将来有一天,能有那么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可以再次漫步在伊斯坦布尔的海边。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