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突厥化

土耳其和哈萨克斯坦混血儿,突厥化

互联网 2021-03-05 00:46:19

突厥化,是指一个民族被迫或自愿放弃自身的语言、文化和身份认同并与突厥人同化的过程。在历史上,突厥化曾发生在中亚、东欧和安纳托利亚半岛不同的民族身上,包括塞迦人、吐火罗人、粟特人、奄蔡人、马札儿人、亚述人、高加索阿尔巴尼亚人、亚美尼亚人、拉兹人、格鲁吉亚人、切尔克斯人、希腊人、阿尔巴尼亚人、波斯尼亚人、塞尔维亚人、罗姆人、犹太人、蒙古人等。

突厥化过程总是十分血腥的,例如在二十世纪初,青年土耳其党政府就曾以突厥化的名义,发动一连串针对土耳其境内的非突厥裔实行种族灭绝政策,导致了亚美尼亚种族大屠杀、希腊种族灭绝和亚述人种族大屠杀,总死亡人数超过三百万。在当时,生活在土耳其境内的希腊人人数大约有一百五十万,当中就有超过一半被杀害,而幸存的人则大部分都在第二次希土战争后逃往希腊。

目录1 词源2 历史2.1 中亚2.2 高加索2.3 安纳托利亚半岛2.4 东欧3 现代泛突厥主义的兴起4 世俗化后的土耳其5 其他民族对泛突厥主义的利用6 现代突厥人的基因7 参考文献词源

突厥化一词最早由源自希腊语“εκτουρκισμός”或“τούρκεμα”,意思是“成为突厥”。最早是拜占庭帝国用来形容那些被突厥人征服的城市和被改建成清真寺的东正教教堂。

历史

最早有纪录被突厥化的是在喀什地区[1]。

中亚

中亚最早可考的原住民是生活在欧亚大草原上的斯基泰人、萨尔马提亚人、河中地区的粟特人,以及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塞迦人和吐火罗人等印欧语系民族。很多中亚当地的印欧语系民族在突厥大迁徙期间被屠杀、同化和当作奴隶(只剩下部落名但已被突厥人同化),部分未被同化而又幸存的遗民则逃往东欧大草原、帕米尔高原和伊朗高原,或在深山中避世,或加入其他强大的民族,或与其他同样被逐离家园的民族合组一个新的民族。后来在蒙古人征服中亚后,突厥语成为了当地的伊朗人(同样操伊朗语支的各民族)与征服者之间的通用语,这使得中亚地区更彻底地突厥化(因蒙古人大量屠杀河中的伊朗语居民)。

高加索

位于外高加索地区的阿塞拜疆前身是高加索阿尔巴尼亚王国,当地的居民主要是东北高加索语系的高加索阿尔巴尼亚人、印欧语系的亚美尼亚人和波斯人。11世纪,该地区被塞尔柱帝国入侵,继而被突厥化。

现在格鲁吉亚的麦斯赫特土耳其人是格鲁吉亚被奥斯曼帝国占领时代土耳其人与当地格鲁吉亚人的混血种。

安纳托利亚半岛

在突厥人到达之前,安纳托利亚半岛是拜占庭帝国的领土,居民主要是希腊人、被希腊化的安纳托利亚人、亚美尼亚人、科尔基斯人、波斯人、阿拉米人、亚述人和库尔德人等。最早定居安纳托利亚半岛的突厥人人数有多少学界仍在讨论中,但根据记载在代尼兹利大约有二十万人,在博卢大约有三万人,在卡斯塔莫努则大约有十万人[2][3]。在突厥人征服了整个安纳托利亚半岛,他们开始对当地非突厥裔的异教徒实施血税,这也促进了半岛上部分原居民的突厥化和伊斯兰化。但半岛上的非突厥裔居民被彻底突厥化却是在二十世纪初奥斯曼帝国解体后才发生的事。

东欧

东欧一直以来都是印欧语系民族、乌拉尔语系民族和高加索语系民族的聚居地,但在突厥西迁后部分的非突厥语民族开始被突厥化。其中最知名的为奄蔡人(一部分被完全突厥化的成为了佩切涅格人和小玉兹哈萨克斯坦人,其余大部分未被突厥化的则成为今天的奥塞梯人)、马札儿人和切尔克斯人。

伏尔加河中游的伏尔加保加利亚则是当地最重要的突厥人国家,伏尔加鞑靼人和楚瓦什人是突厥人和当地乌拉尔民族的混血儿。

现代泛突厥主义的兴起参见:泛突厥主义

1804年,鞑靼人神学家库萨维呼吁对伊斯兰教进行世俗化改革,去除伊斯兰教对教育的影响,即是扎吉德运动,成为泛突厥主义的源头。到1843年俄罗斯境内的突厥人穆斯林开始了世俗教育改革。1880年代,在伏尔加河,发展了新伊斯兰运动。俄国境内的鞑靼民族知识分子利用文化认同意识,激发民族主义的团聚力,通过教育和语言改革,试图将操突厥语的各民族团结成为一个统一的“突厥民族”,以抵制沙俄政府。沙俄鞑靼人易司马仪·哈斯皮拉里于1883年明确提出:俄罗斯的突厥人应该“在语言上,在思想上和在行动上联合起来”,他是泛突厥主义之父。其继承人优素福·阿克楚拉提出把所有突厥民族合并成为一个统一的民族。而在土耳其,有一重要人物兹亚·戈卡尔普,写了一本书,名为《突厥主义原理》,提出突厥主义的三阶段,第一阶段统一操乌古斯语支的土耳其人、土库曼斯坦人与阿塞拜疆人,第二阶段是操钦察语支的突厥民族,远期理想是图兰。1908年,青年土耳其党人尝试建立一个突厥帝国,取代在欧洲的失地。1917年十月革命后,哈斯皮拉里等流亡土耳其。于是,“泛突厥主义”被一些奥斯曼帝国的知识分子接手,改变成恢复奥斯曼帝国昔日强大辉煌的民族复兴运动的精神支柱,并向世界传播。其中一个特别提倡泛突厥主义的人物是恩维尔·帕夏,奥斯曼帝国的战争部长和署理总司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他成为在中亚发生的巴斯马奇起义的领导者之一,反抗俄罗斯帝国和苏联的统治。在苏联时代,泛突厥主义受到压抑,一直到苏联解体后才死灰复燃。

世俗化后的土耳其

土耳其立国后,在国父凯末尔的支持下,一个以国家机器推动的庞大文化改革开始,受突厥语运动与改姓令洗礼后(同时清除其中的阿拉伯-波斯语借宇),一个视匈奴帝国的冒顿单于为祖先的突厥民族重新出现在安纳托利亚。希腊土耳其人口互换,强制说突厥语与改土耳其人名令当地大多数人都被同化为土耳其人。

自凯末尔上台后,他试图把土耳其改造成彻底世俗化的单一民族国家,令宗教逐步脱离民众的日常生活。历史上,土耳其军方也被认为是凯末尔建立的世俗化土耳其共和国的捍卫者,现行土耳其宪法赋予了土耳其军队维护土耳其世俗化社会不被破坏的职责。土耳其自1946年施行多党民主制后,每当土耳其社会重新走向伊斯兰化的关键时刻土耳其军队都会发动军事政变,分别于1960年、1971年、1980年以及1997年的军事政变。现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所在的正义与发展党被认为是土耳其成为共和国以来的第五代亲伊斯兰政党。正义与发展党认为,凯末尔主义是导致伊斯兰信仰在土国内的瓦解是当今土耳其内政外交问题的根源,因此不断鼓动宗教情绪、恢复伊斯兰信仰。正义与发展党的主张受到从凯末尔时代以来就被压制多年的宗教保守派人士的支持。

其他民族对泛突厥主义的利用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纳粹党员阿尔弗雷德·罗森堡曾经想在中亚设立突厥斯坦总督辖区,以分割苏联。

现代突厥人的基因

一千多年来不断地同化欧亚非大陆上各种族并繁衍后代,使得现代突厥人与古代突厥人相差甚远[4]。有研究甚至在现代土耳其人的Y-DNA单倍群中发现高达20种人种的单倍群[5]。其中占最多比例的分别是在美索不达米亚和黎凡特地区占大多数的J2、在西欧和古代中亚地区占大多数的R1b、在高加索地区占大多数的G,以及在非洲之角地区占大多数的E3b,而来自于古突厥人故乡西伯利亚地区各种人种的单倍群(C、N、Q)的比例却极少。

参考文献^ Dickens, Mark. Kashgar.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Late Antiquit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8-03-22[2018-07-21]. ISBN 978-0-19-866277-8.^ Thonemann, Peter. Peter Thonemann, The Maeander Valley: A Historical Geography from Antiquity to Byzantium, p. 7. 2011. ISBN 9781139499354.^ Lindner, Rudi Paul. Rudi Paul Lindner, Nomads and Ottomans in Medieval Anatolia. 1983[2008-05-15]. ISBN 9781134897841.^ https://evolutionistx.wordpress.com/2016/02/19/turkey-not-very-turkic-a-genetic-history-of-the-turkic-peoples/^ https://en.wanweibaike.com/wiki-Genetic_studies_on_Turkish_people#/media/File:Turkey_Y_chromosome(in_20_haplogroups).png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