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与其追逐迈阿密的速度与激情,不如算一场避世的逃离

土耳其skydiving,与其追逐迈阿密的速度与激情,不如算一场避世的逃离

互联网 2021-03-02 18:08:43

每个人旅行的意义不同,看风景去不同的地方,放松或度假,而我多半是需要一个全新的自己,踏上旅途,也反而更像个独行者。不喜欢那些只有吃饭睡觉足迹的攻略,少了情感之后,大部分事物会少了吸引力。 和很多人一样,知道迈阿密是因为《速度与激情》和《迈阿密风云》的拍摄地,从阳光沙滩到到每一处都散发出来风情,所以决定的出发不过一个星期,也许是加州的冷风和阴雨天像禁锢的锁,压的透不过气,想去佛罗里达半岛的东海岸,晒晒阳光罢了。很早的时候就想去,想从迈阿密沿1号公路穿过大大小小的岛抵达美国最南端Key west小镇。偶尔,我也是厌倦了城市的车水马龙和繁琐复杂的情感世界,想出去走一走。

  Day 1 in Miami

凌晨的飞机经过达拉斯转机在早晨到达迈阿密,喜欢这样的时间因为可以不用浪费时间在飞机上一天。下飞机的瞬间一下跳转到夏天的温度伴着咸咸的海风。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旅途中的酒店,太千篇一律太冰冷陌生,所以从Booking订了公寓,搭Rail到市中心,拖着行李走过几条街check in之后去Downtown拿车子。其实画面应该是开着敞篷的野马吹着海风行驶过两边都是海域的Free Way,纠结于佛罗里达暴晒的阳光放弃。虽然因为有金卡会员一直都是用Hertz租车,对比下来如果租Benz或BMW可能Sixt会更合适一些,不过他们可能会加一些乱七八糟的保险这些我在Hertz都不需要,需要注意的是记得添加E-pass,因为Miami很多路会有收费。

27度的下午时分,瞬间可以找回喝冰饮的欢乐。穿梭在Downtown密密麻麻的高楼间,可能是我见过亚洲面孔最少的旅游地吧。随便走进街角的一家美式店,被墙壁上的植被包围,感觉食物很健康,一份面包的分量我真的只能吃半个,也可能是芝士搭配培根不适合我们的胃。

拿了车子之后行走变得方便很多,因为晚上去美航中心看球,所以第一天的活动都在Bayside Marketplace附近周旋。来美国的两三年,觉得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可以看很多很多NBA的现场,这个喜欢很多年还依旧保存热情的东西。在我的list上除了在海边Skydiving,去土耳其坐热气球,去冰岛看极光,看很多场的演唱会那些毫无边际的事,还有一个是去每一个主场看一场球赛,集齐每一个主场的Shot Glass,虽然我去过的球场还屈指可数。

好像每一座城市的Down Town停车都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不是找不到位置就是价钱高到可怕,好在Parking的App帮助很多。Bayside Market更像街市一样,放着古巴风情式的salsa乐,到处都是可以驻足喝杯小酒吹吹海风的Bar,根本不懂快节奏的生活是什么。和加州满街的亚裔面孔相比,这里多是听不懂的欧洲语言或古巴风情的人群,毕竟再往南就是和古巴最靠近的领域了。HardRock坐落在Market Place靠近海岸的地方,讲Hard Rock的时候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1971年的时候,两位居于London的两名美国青年人,创办了第一家Hard Rock Café,原因是他们极度思念美式食物。第一家café在伦敦的海德公园旁边,也是当时穿梭在London的时候发现他们,蔓延起来的Café和Hotel,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大小城市里,所以每每经过都会买一些东西来留念,无论是T-shirt还是shot 杯。

看古巴人群在街角激情澎湃的演唱和即兴跟着节奏舞动的步伐,真的羡慕那些直白表达的方式。想快点融入迈阿密的热情中,去转角的Bar店买了大杯的Mojito,让酒精的作用随着节奏渗透在血液中更适合四五点快要落日的闲情逸致。

在美航中心旁白的Museum Park很适合安静的听海浪吹海风,也适合看着穿梭过41号公路桥上的车流,把思绪拉出来。我想,也许我根本就是个怪人,应不应该唱那句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至少我觉得,很少有人喜欢独自旅行,反而有时候我很享受,在一个全新的地方找自己想要的结果,挎着包走形形色色的街,听歌或是听路人只言片语的对话。也很少有人像我这般挑剔,牙膏的牌子,香水的味道,口红的颜色,舒服的帆布鞋,很多想不到的挑剔。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公园对面的高楼开始亮起一盏盏的灯光,有心的人用灯光拼凑出的Love,原来,在繁华也冷清的街角也会感受到温暖。人潮越来越多,这个被誉为最漂亮的球场,三面环海的American Airline Arena夜景特别好看,点燃的是热火队的激情。喝啤酒看球赛,已经成了我的必修课,幸运的是还遇上了每人赠送的热火shirt,这段旅程多好的开始。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从前那些独自闯荡的勇气,如果不是去了很多地方很多国家见过很多不一样的视界,现在的我可能只是在国内某个城市一边嫌弃雾霾的天气一边按部就班的上下班,也可能和一个差不多先生结婚生子,日子过的平淡也安稳。像很久前的一个旧友一样,很久前我羡慕她的洒脱的生活,敢爱敢恨的方式,写很多很多心碎的文字,转眼几年,她早都蜕下那些原来的模样,和很多人一样,成为别人的妻子小Baby的妈咪。可是我依旧觉得她骨子里有种泠冽,偶尔还会渗透出来,只是多了几分岁月的斑驳而已。

Day 2 in Miami

由于时差的原因,第二天醒来时候还迷迷糊糊,斑驳的阳光和透着微咸的空气,从Down Town驾车迎着朝霞的样子来到South Beach,听说在这里满街都是惹眼的男男女女,偶尔还会遇见来度假的super star。也或许South Beach才是Miami的核心地,salsa的音乐鼓点穿梭在大街小巷,点燃所有的激情,也难怪剧组会选这里作为拍摄地,而且一连拍两部。随意进了家餐厅填肚子,绿色黄色映衬得生机勃勃。后来习惯Brunch的时间,面包咖啡煎蛋搭配成最美好的方式开始一天。

South Beach,全美最长的公共海滩,也是最具有拉丁美洲风情的区域。正午的时候太阳晒的火热,如此般自由奔放的把情绪都燃烧到最高点。细细绵绵的白色沙滩把视线拉的特别长,海滩上蓝色黄色遮阳伞映衬远处一望无际的大海和蓝天,风吹的特别舒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习惯驾车去海边,吹吹海风看看落日心情就会好很多。在加州有一个彩虹小镇叫Capitoal,有着五颜六色的小屋远处看去特别好看,那是最近我的海域,穿过盘旋弯曲的17号公路就能抵达。有时候习惯坐在靠海的酒吧里喝杯酒静静的发呆,好像时间就如此般度过。佛罗里达的海和加州的海不一样,加州是最靠近东八区的地方吧,穿越过太平洋就能到达所谓家的地方。佛罗里达不分四季的夏风,更适合悠闲的在沙滩上散步,那片海域被称为大西洋。一路走一路看,看蓝到透明的天和翠绿的海洋,偶尔思绪会飘去远方,飘过8000英里的天空抵达。虽然一直以来我总是记不住别人的长相,以至于很多交集过的人我总是忘记什么模样,我却特别擅长记路,走一遍的路会在脑海中绘成地图。亦或是风的味道,夏的味道,落雨的味道,一首旧歌都可以把记忆拖回当时的场景,历历在目。也许,我现在已经忘记了谁的模样,可是我记得和那些无法忘记的人走过的路,听过的歌,阳光明媚或者阴雨连绵的日子。

在沙滩吹了半日海风之后该去看看城市的文化,在市区有一个Design District,看的出是蛮具有设计感的一个区域,汇集了各种大牌的街区,西装笔挺的人出入,显得高贵很多。欧式的文化结合每个品牌独有的橱窗,菱角分明的设计搭配舒缓的音乐,也许脚步都会慢一些。特别喜欢角落里的秋千,在穿梭街区之后,停下来荡一荡秋千连落日都变的有色彩。唯一觉得,同拥挤人群的沙滩比起来这里冷清了很多,没有火辣养眼的比基尼,没有湿漉漉满是盐分的空气,也没有色彩斑斓的装饰把心情渲染的五彩缤纷。

或者可以换一种设计风格,废弃的街区被涂鸦的方式变成了艺术,Wynwood Wall就是这般如此的地方,2009年社区复兴者Tony Goldman构思完成后,这里就成了所谓的主要的街头艺术文化的载体,如同一扇门,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建立起来一片属于艺术家的天堂,或阴暗或明朗,很多艺术家从这里把他们的心窗画给了所有人欣赏。也许墙壁上的每一幅画都是一段诉说的故事吧,故事也会随着欣赏的人变得不一样。除了墙壁上各式风格的画,还有一些有特点的cafe和小店被赋予上文艺的标签。

虽然说去旅行一个脚步一个是胃,可是我始终对于汉堡快餐不感冒。在湾区吃过一次牛角竟然跑去迈阿密吃牛角。Gyu-Kaku Japanese BBQ打造正宗日式血统的烤肉料理店,还有我喜欢喝的梅子酒。这家遍布世界各地的BBQ其实我也是第二次去却影响深刻。也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见K先森是在牛角吧,15年的深冬下过雨的加州,K先森驾车40分钟去牛角和我吃饭,已经不记得当时吃饭的味道,却记得很多很多细小的东西,记得K先森第一筷子的东西总在我碗里,记得分别时浅浅的一个拥抱说下次再见,记得那句Let me know when you back,好多好多的东西。以前,我对ABC的偏见可能是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或者一副亚裔面孔下流利的英文,反而是和K先森相处多了,我觉得特别舒服,那个时候我可以完完全全做自己吧,不用在意世俗的眼光会把我们扭曲成什么样,不在意表达自己的钟意与不钟意,喜欢那个时候的简单多舒服。偏离的话题转回牛角,比起日式的烧烤,可能韩式烧烤更实惠一些,不过日式就会多一些种类,比如海鲜。吃完晚饭,适合去附近的海滩散散步,夜晚会稍微偏凉一些,不过比起二月底的冬寒,这里已经如浴春风啦。 很喜欢夜晚的海边,与白天的繁华热闹反差的很厉害,海风吹到整个人涣散,漆黑的一片看泛起的白色浪花。

Day 3 in Key West

第三天早晨起身要出发去Key West很激动,想起那些蔓延至最南端的1号公路,被无限海域包围的公路,充满了期待。途径Biscayne National Park,以为可以追随到海牛的痕迹却因为没有做足功课失败。第一次看到海牛的时候觉得特别可爱,manatee生活在温暖的大西洋海域,通常在浅海和河口,而佛罗里达的crystal river流域是全世界海牛密度最高的流域,也是因为想看看这种可爱的动物,去佛罗里达。Biscayne国家公园,95%的占地是水域,也是潜水的腹地,几乎所有的活动都需要搭船去别的水域,而且几乎所有的活动都在周末,所以出行前一定要查询。

错过了比斯坎国家公园的娱乐档期出发一路向南t前行。佛罗里达最南端的岛屿Key West,位于有着世界最美公路著称的1号公路最南端,也是大美最南端的城市,也是离古巴最近的地方。从迈阿密驱车行驶的三小时跨过100英里长的跨海大桥,会途径大大小小的岛屿,犹如行驶在海面,被海水包围的很美丽。偶尔会看到许久前废弃的铁路,与1号平行着相互辉映。很多东西都如那些废旧的轨道一样,久久不会被想起,而偏偏觉的自己念旧,很多东西都不愿意丢弃。以前喜欢看春娇与志明就一遍一遍的看,好像剧中看到了半个自己和半个谁谁谁。很多电影会把剧情夸张化,才会显得是戏剧人生,反而是这部好似现实中的一个还原,不敷衍不浮夸。这样长长绵绵的公路蔓延的无边无际,也容易陷入回忆里。

抵达Key West的时候是下午两点,随便找了街趴停了车,用步行的方式来看这座城市。很久以前的1982年,当时的市长Dennis及市议会宣布了岛屿独立,也就是那时的海螺共和国(Conch Republic),向美国宣战,独立后的一分钟便投降了,至今的每年4月23日都有他们的独立纪念日。也因为是因为海螺著称,我们的第一餐是传说中的Conch Fitters,有点像丸子的口感可是我也没有吃出来什么特别,反而是龙虾卷觉的很好吃,丝滑的虾肉用Hot Dog的方式用面包夹起来,一点点butter或者芝士都会变成意犹未尽的味道。

买了啤酒来降暑,行走在28度的街,因为觉得相机重很多都是看看手机拍拍,不算是走马观花反而更关注那些感动的瞬间。觉的这座小城温暖,三四点的阳光没有那般毒辣。散步在Key West的大街小巷,没有City中的快步伐没有堵塞的交通没有奢侈感和距离感。路边精致的橱窗,酒庄深棕色的玻璃宽敞又高贵,糖果店五颜六色可爱又俏皮,Starbucks一改往日的深绿色换上了小清新的粉绿。好似这座城被贴了慢节拍的标签,热闹的小酒吧里小酌的人们依着街边的桌听着摇晃的音乐看着来往的人群,偶尔看到1号公路的起始点和最南端的纪念点有人排队拍照,街边废旧设计的汽车还停在那里等待欣赏,海边偶尔嬉闹的小孩子无忧无虑般追逐。

在佛罗里达见到很多Gelato店,也是来美国之后才知道Gelato是意大利式的冰淇淋,不同于美式或软质冰淇淋,Gelato则是用传统手工作坊模式制作而成,没有严格的比例要求,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心情制作下的甜品,多了很多心思在上面。虽然随着新移民进入美国之后,Gelato也扩散到全美,却因为无法取代的口感和制作工艺,Ice Cream的定义并不能完完全全取代,所以一直流传下来。如同Gelato无法被复刻一样,心情也是。整个下午的时间把这座小小的城溜达了一圈,落日的时候是最柔软的瞬间。South Beach不大,可以坐在栈桥上像个路人,看远处的太阳一点点降落。有些时候,等待是值得的,美丽的风景总是在最终散场之前抵达。想要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可以坐在海边听海浪的声音看日落,吃到好吃到融化的Gelato,远处飘来动听的爵士乐,简简单单却缤纷的生活。

其实,除了那条串联很多Key拼成的1号公路,Key West也算是一个有故事的小镇,想说它是小镇也是因为在这里比City多了好多平静和惬意,也多了好多文艺的灵感。也或许只是因为海明威的原因,一直想来看看,那个传说中的Key West,那个笔者故事中的小岛。原本以为《老人与海》的故事其实是海明威在古巴时候的创作。海明威爱猫,故居的角落里院子里都是猫的身影,数不清多少只。没有遇到多趾猫,也不知道它藏去了哪边。试图在故居里嗅嗅书香的味道,好像回到几十年前一样,坐在院子的长椅上看生机勃勃的植被给漫长的日子裹上滋味,看猫咪不知疲倦的穿梭自娱自乐的玩耍,而我就像小学生一样背着书包一路前行,走走停停看不一样的世界听不一样的故事。

离开海明威故居走到海边集市的时候日落时分,看夕阳一点点被天空吞噬,天色暗淡下来。很久前,并不明白各种唱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也不明白为什么日落的时候会感动,人们会鼓掌欢呼。而当自己身临其境的时候,耳边的音乐把情绪渲染的不留缝隙,感动的原来是很多个开始和很多个结束,我们的路途,也是这样日复一日从日出到日落,而我只是更喜欢日落的那一个。因为我喜欢夜,喜欢看夜幕降临时一盏盏亮起来温暖的灯火,喜欢看一座城市星星点点漂亮的模样,喜欢看褪去色彩真实不带虚掩的你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距离成了最敏感的话题,400英里,5000英里,6300英里,在迈阿密距离变成了8800英里,越来越遥远。

夜幕降临之后最适合的不过是在街角的酒吧喝杯酒,听听抒情的摇滚乐,尝试融入这座并不是我的城市。Sloppy Joe's Bar并不陌生的酒吧,有一点点懒散的模样,却是目睹海明威在Key West辉煌历史的见证地。坐在吧台旁点一杯酒,附和着舞台上现场演奏的音乐,我对这里的爱已经无法阻挡的涌现出来,一点点微醺的感觉恰到其分,一点点思念的情绪飘渺盘旋。

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驾车返回酒店。夜晚的海显得很冷漠,和晴天时一片蔚蓝的清澈不同,漆黑一片望不到边,好似深邃的要吞噬一切一般,偶尔看到渔船的灯闪闪又消失不见。抵达酒店的时候快九点,Hyatt Place Marathon有自己的Club区域,可以吹海风的餐厅听着爵士乐喝酒。远处旋转的灯塔安静的守护码头停泊的渔船,躺在沙发上看星星,想把生活过到极致的模样。

Day 4 in Key West

出行的时间都特别转瞬即逝,当阳光洒满整个房间睁开眼已经是第四天的旅程。去过很多的海域,透过英吉利海峡眺望法国浪漫,在意大利感受地中海的浪漫,也在印尼体验印度洋的异域风情,也是第一次,在大西洋上感受水上滑翔的刺激与享受。已经忘记在哪里看到水上滑翔很想去尝试,人生也不过是各种不断的尝试拼凑的图画,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不畏惧的去面对,去体验,去把人生写的满满。上船之前给谁谁谁发了条简讯,大概是和他说其实我只是假装没事一样淡定其实很紧张,大概也是想说有一天我也会忘记很多东西在被其他记忆填充之后。可是,要看到美丽的风景也要付出代价,就如同知道很多故事的结局一样,依旧会选择开始,并不想所有的都被阻止在萌芽的时候,那样我们会错失更多。当绳索松开的那一瞬间,海风把我吹向远方的瞬间,空白了两秒钟。而之后,发现空中看到的无遮掩海景胜过所有的恐惧。忽大忽小的风滑翔伞忽高忽低,我想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束缚我们的思绪吧,任由海水沾湿衣角或被牵引到最高点的地方。很多时候,我们的害怕只是源于我们的未知,而结果被我们想的很糟糕罢了。小的时候第一次坐过山车的时候也害怕的要命,可是那个时候我已经学会了把恐惧压制起来,始终没有撕心裂肺的呼喊出来,至今,也是这般依旧,很多很多的事情都装在心里,看到的听到的好的坏的都很少讲,才会越长大越孤单吧。十八岁开始从一个地方换到另个地方,乐此不疲的寻找着一个地方,直到现在在这里停留,终于觉得漂泊太久的时候也会累,也想停下来,再也不想看到身边的人换了又换越走越远,绳索也有收缩回到床上的那一刻罢了。

回到陆地上决定坐Tours Bus最后好好看看这座小镇,很多地方,也许我们只会来一次,列在清单上的名字一个一个被抹去,也失去了再次返航的目的,所以这一次一定要淋漓尽致。古巴风情的小镇飘着古巴咖啡的浓香,贴了Boarding Pass开始环岛行,太阳毒辣到觉的快要晒成古巴人一样。Bus的票一点也不便宜,不过至少司机幽默风趣又有很多故事讲给我们听也值得。故事似懂非懂,关于海螺共和国,关于海明威,关于Francis B Watlington。

结束一个半小时的环岛游行,最后一站Fort Zachary Taylor Historic State Park。坐落在偏僻的海港口角落里,废弃的军事场地像极了很久前打的CS,炮塔眺望台军火还原回去1845年,这座堡垒在美国内战期间保护着佛罗里达海岸,作为Key West的最佳潜水地才能担任起运输的重任。听公园里的老人讲流传下来的故事,历史的倒影被拉的好长好长,故事中的沧桑也许至今我也不能明白吧。

如此不舍般的离开Key West返程,路还是来时的路,不一样的东西太多。很早前开始听Punk听EMO在大家根本不知道谁是My Chemical Romance的时候。十年之后,发现歌单里的歌还是那些歌已经很难喜欢上其他风格的歌,走到哪里听的都是那些歌,只不过是身边的风景在变,经度纬度在变,季节春秋反反复复,身边的人换了又换。回到Miami九点的样子,酒店看起来不错特地抄名字下来--Abae Hotel,很新的装修设计,现代风格的主打风格,值得推荐。附近有家日餐店Tanuki,室外的沙发很适合点着蜡烛的氛围,在满满古巴风情服务生的服务下有点突兀罢了。

Day 5--Miami Trip Last Day

电视吱吱呀呀一夜没关,清晨的八点二十分开始吵吵闹闹的城市。这一站就要结束,已经不敢在时间轴上看过往,很多的历历在目可以瞬间变成另般模样。写明信片的时候竟然忘记写名字,在这个网络大过天的时代,早已忘记要怎么写一向不擅长的中文字。行走匆匆的最后一天,我把步伐放的很慢,多多少少也有不舍得,不知几时还会不会再回到这里沉溺在佛罗里达的阳光和海风中。Bill Baggs Cape Florida State Park里的灯塔好像海角七号里诉说故事的海。109阶爬上顶端的风景如有魔力般如此动人,早已失去语言的能力像个失语症患者,只懂得听海浪,听远离繁花似锦都市的宁静,听心跳告诉自己最想要的声音与呼吸的频率,适时的逃离繁琐和复杂,遗憾是留给下一次再来看Manatee。

吹足了海风在上飞机前,穿旧的很好看的破洞牛仔喝最爱的Caramel Macchiato 多看一眼Vizcaya Museum and Gardens,看一个实业家James Deering家族的兴衰。西欧文艺复兴的奢华,融合了古巴奔放的热情和迈阿密的柔情风格,把整座豪宅渲染的宫殿般迷幻,历史的印记特别好看,超大的花园,喷泉,面朝大海,旋转到差点迷路的我,沉浸在岁月斑驳下讲述的故事中。

吃了莫名其妙的poke,这一定不是夏威夷风情的poke吧,隐隐约约好像融合了咖喱的味道和一些根本说不出来的滋味,这样告别了Miami。抵达机场的时候下午四点钟,喝了两杯啤酒。也不知道哪天开始看到跑到和飞机都多了几分留意,回想几秒钟谁谁和视频中看到飞行的模样,想说的故事在这里讲完就选择遗忘,给结束一个借口给开始一个理由。偶尔我会听听塔台空中的对话算是纪念的方式,也翻看了一下我们的对话记录,在最后的时候冰冷之前,关于给过的感动和温柔是所谓的害怕失去。从东海湾一路颠簸回到加州,回到熟悉的城市,回到有些人离开的SFO,整个旅程结束的时候看完了那本《有生之年》,返程的路如此平静,她说:当我对世事厌倦的时候,就会想到你。想到你在世界某个角落生活着,存在着,我就愿意忍受一切。所以我继续等。

等下一段新的旅程,在结束之后在开始之前。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