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苏女生被美容院套路推销:2年被强制贷款消费34万,不买项目就不准穿衣服离开

小红书怎样让他人代付,江苏女生被美容院套路推销:2年被强制贷款消费34万,不买项目就不准穿衣服离开

互联网 2021-01-24 05:00:09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只要签字填个表格就免费体验、免费送面膜。而从踏进美容院的那一刻,江苏泰州的小静(化名)就成了可诺丹婷美容院泰州金鹰分院的“猎物”。

“2年里前后消费了34万左右。很多次都是在我拒绝后她们私开了项目,让我必须交钱。我要是没钱,她们就拿我手机查看支付宝余额,还要求我通过网贷贷款消费。”12月2日,多次要求退款无果后,小静向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小静称,前后至少贷款十几万元,至今还未还清。

对于小静的说法,卡诺丹婷美容院泰州金鹰分院的王姓工作人员称,贷款系经过小静同意,具体金额她不愿多说。而可诺丹婷总部客服人员则直接表示,对于门店她们没有管理职责。

免费体验变强制消费 消费者感觉被洗脑

▲小静称,疫情期间她还被推销产品。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今年23岁的小静是江苏省泰州市人,这段时间因为不断和可诺丹婷美容院泰州金鹰分院(以下简称可诺丹婷金鹰店)协调退款一事,小静的语气中透着疲惫。回忆起2年来的经历,小静一度哽咽。

“第一次是2018年11月份,我去超市的路上被一个男生拦下说帮忙做个任务填个表,看着男生也不容易,我就和他去了可诺丹婷金鹰店填表。本想签个字就走,店里一群人围着我,让我做免费的皮肤检测和补水护理,男生也说我要是不做,任务就不算数。因为被围着不让走,我就做了体验。”

小静称,免费体验过后,店里的美容师表示小静的皮肤存在发炎、有痘印、有斑的情况,可以参加他们的活动,原价1万多的套餐现在只需8000块。“我一再拒绝,她们就是不让我走。下午4点多进去的,晚上7点多才出来,最后花了6000多买了套餐。”

小静称,在进行6000多元脸部美容套餐的过程中,美容师不断向其推销自称具有调理月经、增强身体免疫力、美容等包括天灸,康韵,绿藻,AQP在内的各种不同类型的项目产品。

在小静提供的双方聊天记录中,上游新闻记者看到,可诺丹婷金鹰店的美容师特别提到了一款菩提薇密项目,小静称该项目实际是用在身体私密部位的一个产品。“当时美容师说我身体内妇科器官不干净,有溃疡,如果不用会有妇科病。”小静称,当时自己还没有男朋友,从未与异性有过性接触,后来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每次我表示拒绝,她们就说你这是不爱自己,你要听话,女人要爱自己,要舍得对自己花钱,不然就是不幸福,男朋友就不会喜欢我,会嫌弃我之类的。感觉自己被洗脑了。前后2年花了34万左右。”小静称,2019年下半年时,店里美容师要求她增加一个90次的项目,小静当场拒绝,但1个月后,美容师要求其支付1万多元的项目费用,称已为小静办理了项目,无法取消。

消费者称没钱却被美容师翻手机办贷款

▲订单中,一件体雕连体衣价格8900元,在这次消费中,小静被要求贷款2万元。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在小静提供的项目订单中,上游新闻记者看到,可诺丹婷金鹰店为其订购了脸部、身体等美容项目,每一个项目价格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小静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初次接触可诺丹婷时还是校生,2019年毕业后每月工资也仅有3000多元。

2年花费34万元,钱来自哪里?小静表示,每次她拒绝的时候,就会有两名周姓美容师围着她,让她向家里人要,向男朋友要,或要求办理网贷。

小静介绍,2019年10月、11月左右,小静曾被带到可诺丹婷在泰州的另一家美容店见形体老师。在查看过小静的身形后,形体老师称小静身材走样,并要求其购买体雕项目。小静拒绝并表示没钱后,店方称可以办理贷款,当天直到小静办完网贷,并支付2万多元的费用后,才让其离开。实际上小静购买的体雕产品仅为几件内衣裤。订单金额显示,每件内衣裤的价格在1300多元到4000元左右,其中,最贵的一件连体衣价格达8900元。

“我自己的积蓄花完了之后,大概在他们的要求下办理了十几万的贷款。全部用来购买产品。其中几次我说没钱,她们就直接把我手机拿过去查支付宝余额,查花呗、借呗额度。让我下载各种借款APP办理贷款,到账的钱必须要买她们的产品。”小静说,固然自己有一些虚荣心,但大部分还是在她们的半强迫情况下办理的。“都是做完项目开始推销,我不买就不让我穿衣服。”小静说。

据小静网贷账单显示,其先后从快贷、安逸花、网商贷等平台贷款十几万元,目前仍有近7万元贷款没有还清。

央视曝光后改名 顾客退款被要求提供身份证

▲今年7月,可诺丹婷被曝光后,门店改名为萱娅,但依然使用可诺丹婷产品。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今年7月,因可诺丹婷涉嫌“套路推销”被曝光后,可诺丹婷金鹰店改名为萱娅美容店。但在小静9月份消费的订单中,该门店备案仍显示为可诺丹婷金鹰店。“她们说是产品升级,所以改了店名,但实际销售的还是可诺丹婷的产品,也还是原来的美容师和负责人。”小静称,在消费过程中,因并未感到有效果,且发现订单中10次总计500多元的项目,门店一次就收取其500元的情况,加之家中急需用钱,小静便提出了退款。

“我要求她们退还我剩余没有做的项目款项,差不多十几万元。但最终她们说2019年的时间太长了退不了,能退的就是2020年的费用,一共4739元。”小静告诉记者,因门店负责人称需要小静提供身份证正反面照片,被小静拒绝后,目前该退款仍未处理。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可诺丹婷门店消费被要求贷款的小静并非个例。今年“3·15”晚会中,央视报道称,可诺丹婷等美容院通过免费体验等套路百般引诱消费者进店消费。为了让他们办卡,美容院准备了一环扣一环的连环计。其中,没有固定收入、涉世未深的学生,在这里成了最受欢迎的“小白鼠”,对于手头没钱的学生,美容院甚至会向他们推荐各种网贷,进行借款消费。同时,为了防止顾客事后反悔,美容院会以格式条款或其它各种借口,拒绝消费者的退款请求。

另据裁判文书网显示,可诺丹婷的湖北、安徽等多个门店中都涉及误导消费者及非法行医行为。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鄂01民终2323号《民事判决书》中提到,2016年8月26日,卢女士与武汉可诺丹婷美容院签订《服务协议》,前后花费近4万元。2017年1月,卢女士因面部出现不良反应向工商部门及卫生部门投诉,调解未果后起诉。后经法院判决认定,可诺丹婷美容院服务过程中未依法取得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擅自营业及安排未获得有效健康合格证证明的从业人员从事直接为顾客服务,明显存在夸大宣传,误导消费者的事实。最终要求可诺丹婷退还卢女士预付的服务费20000元。

门店否认强制消费 律师称情形严重可构成犯罪

▲在可诺丹婷官网上依然可以查到金鹰分院地址,且经证实为萱娅美容院地址。图片来源:可诺丹婷官网

针对小静反映的情况,12月2日,可诺丹婷金鹰店王姓负责人表示,对于小静被要求办理贷款的情况其并不认可。“肯定是她同意自愿才办的。退款的事情是其没有提供身份证,所以没有退。”对于是否存在强制消费,是否可以退还未做项目的部分,王姓负责人称其不便回答,要询问老板后才能给回应。

可诺丹婷客服表示,门店一般都是授权合作店,除提供商品外,门店的管理和营销方式均属其自主行为,其不确定可诺丹婷金鹰店是否还在授权期限。对于记者提出今年7月,可诺丹婷金鹰店改名后,小静依然在9月份购买了可诺丹婷的产品,是否能证明其改名后仍为其授权店。客服称,顾客购买产品确实只能通过门店下单,会与门店了解后给予回应。但截至发稿前,门店及可诺丹婷总部均未就反映的问题作出回复。

对此,北京市闻泽律师事务所连大有律师表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 消费者享有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的权利,经营者与消费者进行交易,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所以消费者在面临强迫消费时可以拒绝,如果因客观原因无法脱身,尽量采取录音等方式保留证据,然后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投诉和举报,也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要回强迫消费的金额。如果采用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的,或者强迫他人提供或接受服务的,情节严重的也会触犯刑法规定的强迫交易罪,消费者可以将该情况向公安机关报案,要求刑事立案。还有的以推销商品或服务为名,并采用威胁、胁迫等方式进行买卖,实质提供的商品或服务价值很低,则有可能触犯刑法规定的敲诈勒索罪。

连大有律师同时提醒,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很多商家甚至犯罪分子利用女性的这种心理进行诈骗的也很常见,应提高警惕。

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