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ll陈立农受一人多攻,男主超级宠女主把女主当宝宝

男主女主都超级有钱的小说,all陈立农受一人多攻,男主超级宠女主把女主当宝宝

互联网 2021-01-24 17:59:29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2020年10月26日消息,

“纤纤,你怎么下来了?”

“我看你去了那么久都不回来,就来看看。咦,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呃……有点热,快回去吧。”

一整个下午,陆呦呦就都恍恍惚惚的,不知是被凌召霆的吻弄得,还是被那些信息给冲击得,直到晚上下课,她才脑袋清醒了一些,往家赶去。

“大小姐,你回来了?”娟姐迎上来。

“她们两个醒了吗?”

“还没有。”

竟然还没醒?

普通人昏迷最多一会儿,她们两个就算不吃不喝,也要上厕所,怎么可能一天一夜都不醒?也太诡异了。

“医生看过了吗?”

“家庭医生来了,说她们两个惊吓过度。”

陆呦呦觉得蹊跷,对娟姐说了几句话,娟姐立即会意,去准备了。

陆呦呦来到杂物室,命人将门打开,进去一看,平平和小佩一人一边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娟姐随后就进来,踢了踢她们,还是不动。

哪怕挠她们痒痒,也没什么反应。

定力这么好?

陆呦呦看了眼娟姐,她立即从身后的佣人手中接过一盆水,泼向两人。

她们竟然还不醒!

周伯不是说她们两个是乡下来的丫头吗?普通的丫头怎么可能这样?一看就是受过训练的。

或许,她们是陈梦情一早就培养好的人!

她想了想,不紧不慢地说道:“娟姐,你还不知道吧?陈梦情她已经将一切都坦白了!”

“什么?”倒在地上的两人心里都“咯噔”一下。

娟姐也配合着演戏:“是陈梦情?”

“当然!我有办法让她从这里搬出去,也有办法让这两个连人带行李都滚得干干净净!”

陆呦呦伸手触碰着平平的肌肤,仔细听着她内心的话。

“下毒的事是二小姐让我们做的,怎么可能会主动坦白?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她这样,不是等于把大家一起推入水中淹死?二小姐精心策划了这一切,不可能这样将我们置于死地吧!”

陆呦呦冷笑一声,给娟姐使了个眼色。

娟姐命人将刚进门的陈梦情带过来,接着,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二小姐,您回来了?”

平平和小佩两人一听,救星到了,立即打起了精神。

虽说和下毒比起来,偷盗罪责明显要轻得多,可说到底,她们也不想因此被罚。

二小姐来了,她们有靠山了,就不用再受苦了。

很久,她们都没有再听到声音。

平平悄悄睁开眼睛,与此同时,小佩也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两人对视一眼,都松了口气。

陆呦呦和娟姐将她们细微的表情看在眼中,在陈梦情刚进门时,娟姐厉声喝道:“好啊,你们两个竟然装晕!连凉水泼你们都不醒?真是好厉害!还不快招,否则把你们送进警局!”

两人看再也瞒不住,索性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把脸上的水,跪在陆呦呦面前:“大小姐,都是我们不好,我们也不想这样啊!我们两个乡下来的丫头,只想踏实做事,好好生活,并没有想偷东西。”

娟姐上去抽了平平一个耳光,疼得她嗷嗷叫起来。

小佩看她左半边脸肿了起来,吓得面色一白,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再也不敢说话。

陈梦情随后走进门,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也吓了一跳。

“姐……姐姐,你找我干什么?”

她们两个大喜过望,脸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哭诉道:“二小姐,我们在这儿……”

“你们两个……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二小姐,救我们啊!我们没有偷东西,大小姐非说我们偷了她的项链……”

陈梦情猛地反应过来,看了眼旁边厉色的陆呦呦。

“你们两个抱着我的腿干什么?你们是新来的女佣,我跟你们不熟!”她用眼神警告了她们两个。

她们立即识趣地闭了嘴。

“不熟?我可是听说,她们两个是你乡下老家的邻居呢。这次也是托你的福,她们才能进陆家做事。”

陈梦情面色一变。

这个陆呦呦怎么什么都知道了?难道是周伯泄露出去的?妄她还给了他那么一大笔钱,竟然是个这么不守信用的人!

“虽然我人没有在陆家,可是这里的风吹草动,一点也瞒不过我!并没有谁向我告密,是我自己观察出来的。”

陈梦情尴尬地笑了笑。

早知道陆呦呦找她没什么好事,不过她还是想着如果她来,说不定可以捞到些什么好处,以弥补贷款的那些空缺。

可没想到,连客厅正门都没进,直接被带到这杂物间,看到这一幕!

“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昨天陆家的新项目开工仪式上出了意外。”

“什么?我不知道。”

“电视,手机上的新闻都快推送爆炸了,你竟然不知道?那可是最近商业界的头条!”

陈梦情在心里暗暗得意了,当然了!那可是她一手策划的!

陆呦呦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冷笑一声,挥挥手,娟姐立即命人端上一个小盒子。

“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

陈梦情将信将疑地接过盒子打开,看到里面有一些白色粉末。

“眼熟么?”陆呦呦别有深意地笑了笑。

“我……我怎么会眼熟?”陈梦情将粉末丢在地上。

“这些东西不知为何会进入我的准备的香槟中,还让付太太和其她几个贵太太中了毒,她们现在还在医院生死不明。如果她们真的出了什么意外,这些粉末的主人就犯了杀人重罪,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其实她也是听医生说,才知道原来付太太她们都是急性中毒。

那种毒药不会害死人,却会让人有生大病的症状,陈梦情想必也是借此想一举搞垮她。

可惜,她算错了。

那是一种白色的无色无味的粉末,陆呦呦急中生智去弄了一些粉笔末过来。

可陈梦情并不知道这些,她还真以为自己露了马脚,神色慌张:“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心里清楚。”陆呦呦表情平静。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陆呦呦竟然这样威胁她!陈梦情咬牙切齿,但想起她的一身武艺,也没法把她怎么样。

“前阵子不知是谁在校园网上发帖黑了我一把,几乎闹得全校皆知。还有这次中毒事件,好像都是冲着我来的。妹妹,你知道幕后黑手是谁吗?”

“我怎么会知道?你别污蔑人了!”陈梦情虚张声势地转身就要走。

小蕊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袋子,丢在地上。

陈梦情捡起来一看,这……这不是她办贷款的那些合同和资料吗?怎么会在陆呦呦这儿?

“姐姐,你从哪里弄来的?”

“你在外面借的那些钱我已经替你还上了,这些借条和合同,可是你亲笔签的名!从现在开始,你的借贷人就是我!我就是你的主人,若你敢再出什么幺蛾子,就凭这些合同和医生那里出具的中毒报告,我想捏死你那是分分钟的事!”陆呦呦毫不掩饰她的狠戾,脸上淡淡的没什么表情,却让陈梦情脊背一寒。

陆呦呦竟然连她在贷款公司那里签的合同和身份抵押信息都能拿到!那自己岂不是完全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了?再这样下去,她想翻身简直难上加难!

陈梦情看了看屋内的佣人,尴尬地转移话题:“怎么,陆家都换了新佣人了?”

“不换人,你怎么有机会塞眼线过来?这些毒药是怎么被带到现场的,你我都很清楚。”

陈梦情看现在形势急转直下,若真的撕破脸,她一点好处都捞不到!

她咬咬牙,低声说道:“姐姐,之前你让我录音的那些话,是我的权宜之计,并不算数。这几次的事,你没证据,也不能冤枉我,那都不是我做的!”

“当然不是你做的,你有钱,可以买到任何人为你做事。不过,不出三天,我会让你心服口服。”

“你应该放了我。”

“理由。”陆呦呦双手环胸,冷漠以对。

陈梦情看了眼满屋子的佣人:“姐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陆呦呦打量她一眼,看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也避免她再出什么幺蛾子,索性将她带到花园,让佣人们都在不远处守着。

“其实我叫你姐姐,并不完全是因为我生活在陆家,而是……我也是陆震华的女儿,我身上流着陆家的血!”

陆呦呦之前还在猜测,这次听陈梦情主动承认,不知该不该信。

若她撒谎,不就是为了陆家的财产?可如果她说的是真的……

“这又是什么新伎俩?”

她上前一步握住陈梦情的手腕,听到她内心“说”:“想不到吧陆呦呦,其实我也是陆家的亲生女儿!”

“你说的是真的?”陆呦呦审视地看着她。

陈梦情点点头,仿若人畜无害地笑了笑,内心又“说”:“那当然了,我身上流着陆家的血,你如果想拿贷款借条跟合同要挟我,父亲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听到这些话,陆呦呦好半天都没反应。

之前让小张司机打听的那些信息,差不多完全证实了她的猜测,可现在听陈梦情亲口说出来,竟然十分震撼。

陈梦情她真的是父亲的亲生女儿!也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陈梦情,你休想用这种方法让我对你心软!”

“是真的姐姐,你如果不信,我可以跟父亲做DNA检测!”陈梦情脸上丝毫没有慌张之色,好像笃定陆呦呦不敢拿她怎么样。

“而且,父亲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我如果告诉他你要害他的亲生女儿,你觉得他会同意吗?

陆呦呦眸光骤冷:“你这是在要挟我!”

她十分讨厌被别人要挟!

上一世,要挟过她的小偷强盗,不是断了胳膊就是折了腿!

“那是我父亲,你休想再使什么手段!”

“呵,是吗?如果我真的拿出鉴定报告来,你觉得父亲他不会让我认祖归宗?”

“陈梦情,你老实说,你一开始来我家,是不是就目的不纯?”

如果她一开始就知道她的身份,那么来陆家企图害死自己,独吞陆家财产,那更是心思狠毒,心机深重!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