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死术士-第19章:超级大忽悠

类似超级大忽悠风格的小说,不死术士-第19章:超级大忽悠

互联网 2021-01-22 01:46:31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第19章:超级大忽悠

“别,你可别拜我。”

千羽伸手一推,直接将黄金龙要磕下去的脑袋抬了起来,看着黄金龙一脸不解的神色,千羽摇了摇头,道:“你没必要拜我为师,我功夫现在其实学的也不到家,你要是想练武,我可以教你,拜师就算了。”

“那不行。”

黄金龙一根筋,坚决摇了摇头,“想学武就必须拜师,我黄金龙虽然是个粗人,但是我知道,按照学武的规矩,你教我武功,我就叫你师父,要是我不能……”

“行了。”

千羽无语的看着黄金龙,“你要么让我教你功夫,但我不是你师父,你也别给我磕头;要么就别再提这件事,两者你只能选一个。”

“可是我……”

“千羽,过来,陈所找你!”

黄金龙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狱警小吴远远的对着千羽招了招手。

听到这话,千羽和黄金龙的心中一沉,都暗道一声糟糕,该不会是千羽昨晚越狱的事情被发现了?黄金龙连忙对千羽使了个眼色,但是千羽心想,事已至此,不如硬着头皮上了,或许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糟,不然陈所长早就二话不说直接把他给带走了。

于是,想到这里,千羽决定无视黄金龙的一番挤眉弄眼,跟着狱警小吴头也不回地走了。

“靠……不会真的东窗事发了吧?老子还等着跟他学武呢。”

黄金龙呆呆的看着离去的两个人,喃喃自语道。

……

“陈所,人我给您带来了。”

来到陈所长办公室的门前,小吴敲了敲门,得到了陈建军的回应之后,小吴便推开门,把千羽推了进去,接着朝着陈建军打了个招呼,随后便关门离开了。

陈建军坐在正对面的办公桌后面看报纸,对进来的千羽仿佛没看到一样。

这样诡异的安静气氛让千羽忍不住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看着报纸后面没有露出脸的陈建军,千羽心中天人交战,难不成自己越狱的事被发现了?那是狱警从监控发现的还是老李头告密的?老李头那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个告密的人啊,那就是被别人举报了?是黄金龙吗?也不太可能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所长一贯是雷厉风行啊,让我过来难道是为了先反省错误吗?

千羽将这些可能想了个遍,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在千羽有些沉不住气打算对陈建军坦白的时候,陈建军放下手里的报纸,看了一眼千羽,笑了一声,道:“千羽啊,我倒是忘了,你还在这呢,走,和我出去一趟,去见一个人。”

一听这话,千羽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险些没直接晕过去。

尼玛!小爷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要不要这么坑爹?!

“陈所,去见谁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现在我不能告诉你,你小子可是好福气啊。”

陈建军罕见的一脸笑眯眯的模样,披上衣服朝外走去,听到这话,千羽的脸上一脸大写的“懵逼”,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跟着陈建军走出办公室。

就这样,千羽跟着陈建军一路穿过他们平日里放风的操场,来到了大门口。把守大门的狱警虽然注意到跟在陈建军身边的千羽,但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对陈所长态度恭敬地打了声招呼,然后就放他们两个人出去了。

出了少管所放风的操场,来到了少管所最外围的农田前,陈建军的步伐明显加快了,他开始带着千羽大步流星地走着,很快,便来到了一间小木屋的门前。

很显然,陈建军带着千羽来到了老李头的住处。

“我靠,难道老李头不讲信用,把我越狱的事儿说出去了?现在是为了对口供才来这的?这他么的是要坏菜啊。”

千羽一看节奏不对,顿时就开始查看地形,要是可以的话,千羽绝对要火速逃离这里,反正现在在外面,自己要是跑得快,没准儿还能跑出去,这样在心里盘算着,还没等付诸行动呢,陈建军站在门口见到千羽迟迟不来,便不耐烦的走上前来一巴掌拍在了千羽的后脑勺上,没好气的说道:“呆头呆脑的发什么愣呢,还不快给我进去!”

说完,陈建军就一把将千羽给推了进去。

“老爷子,人我给你带来了。”

走进房间里,外面虽然已经是深秋了,但是屋子里面却点着小火炉,室内的温度特别暖和,伴随着木柴燃烧的时候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室内虽然没有什么豪华的陈设,但是却十分干净,昨晚的老李头正一脸笑眯眯地坐在屋内的椅子上看着他们二人。

“行了,你去吧,过两个小时以后过来领人。“

“好嘞,您说话,我照办。“

让千羽诧异的是,一向臭脾气的陈建军,话里话外对这个种菜的老李头竟然透着一股尊敬的意味。陈建军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声,接着又警告一般的看了一眼千羽,随后便带上门走了出去。

“老爷子,您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连陈所长都这么听您的话?“

千羽一脸惊讶又崇拜地看着老李头,后者微微笑了笑,回答道:“呵呵,怎么,小家伙,吓坏了吧,你以为老头子我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不必套我的话,该让你知道的,自然会让你知道,不该让你知道的,你也同样是不能知道的。”

“哦,那您今天叫我过来的目的是……”

千羽也是聪明人,知道从老爷子的嘴里套不出什么话来,既然老爷子叫自己过来了,而且没向陈建军告密,那就是有别的事儿找自己,所以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了出来。

“先不说这个,小家伙,我先问你,你身上八极拳的功夫是和谁学的?”

老李头摆了摆手,率先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仓州秦老爷子门下,不过他没有真正的教我功夫,而是……”

千羽知道眼前的老李头应该也是一位奇人,况且他的这些过往基本上只要有心就都能知道,所以千羽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全都对老李头说了。

“哦,原来是秦家的人,难怪了,他那一支应该是属于当年神枪李书文的嫡传一脉,能在他门下打基础,也算是不错了。”

老李头沉吟了一下,看着千羽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实话跟你说了吧,老夫今天让建军把你带过来的主要目的,是想要收你为徒。昨天我从你的招式之中看出你是练过八极拳的,怎么样,你难道不想在此基础上有所精进吗?”

千羽一听这话,心说这老头是不是疯了,竟然说要收自己为徒,难道要让自己跟着他一个农夫学种地吗?千羽可不想一辈子待在这少管所,他是早晚要想办法逃出去的。

老李头见千羽迟迟不肯表明态度,他什么也没说,而是默默从手边拿起一块捡来的石头,递给了千羽,对他说道:“这块石头,你拿好,别问为什么,拿好便是。”

千羽满腹狐疑地接过石头后,老李头又问道:“小子,你可知道相术?”

“相术……不就是看面相算命?”

老李头听到千羽的回答,不禁呵呵一笑,然后解释道:“你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确切来说,相术,又称相人术。是根据人的面貌、五官、骨骼、气色、体态、手纹等,推测此人的吉凶祸福、贵贱夭寿的相面之术。相术的种类大体上可分为面相、骨相、手相等。”

千羽不明白这老头跟他说这些干什么,老李头盯着千羽的脸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然后对他问道:“呵呵,不怕你笑话,老夫对这相术还是略懂一二。刚才我从你目前的眼相和额相之中看出,你最近正因为与某个人失去联系而忧心如焚,不知老夫猜得对不对?”

“没……没错,我这几个月以来一直担心我遗留在家中的弟弟,自从我被抓进这少管所之后,就与他失去了联系。我弟弟还年幼,没有我在身边,我担心他一个人是生存不下去的。在少管所里面待得越久,我就越是无法放心,所以我昨晚才会做出越狱的决定,打算逃出去找我弟弟。不过,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千羽,不妨将你弟弟的长相与我说说,说不定,老夫能告诉你他现在的吉凶祸福呢?”

老李头高深莫测的笑了笑,看着千羽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