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肿瘤患者如何根据2017中国医院排行榜选医院、选医生?

肿瘤内科排名,肿瘤患者如何根据2017中国医院排行榜选医院、选医生?

互联网 2021-02-28 20:18:06

中国医院排行榜简介

美国可能是最喜欢对大学和各种机构搞量化和排名的国家了,对医院也是如此,其中影响力较大的是U.S. News每年发布的年度最佳医院。借鉴美国最佳医院排行榜专科声誉评比方法,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从2010年开始,每年推出上一年度的《中国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和《中国医院排行榜》。

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的排行榜项目是一项由独立第三方的医院管理学术机构开展的公益性项目。排行榜的评审专家来自中华医学会和医师学会,涉及37个临床专科。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请专家综合考虑学科建设、临床技术与医疗质量、科研水平等三方面因素后,评选本专业领域内中国排名第一到第十的医院。各专业所有专家的投票将进行加权统计,分别形成37个专业的中国医院专科排行榜;上述结果再结合医院SCI和科研奖项,形成该年度的中国医院排行榜。

考虑到区域性地引导病人就医的价值意义,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从2015年起增加全国七大地区的专科和医院排行。在全国排名基础上,进一步划分为东北区、华北区、华东区、华南区、华中区、西北区和西南区七大区域的专科排名和综合实力排名。

整体而言,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的医院排行榜被认为是国内较为权威的医院排行榜。当然排行榜不像考试成绩那么直接明了,总归是见仁见智的。患者按图索骥按照排行来就医,不能保证一定就能治愈或效果一定比其他医院会更好,但排行榜总归为无法深入了解各个医疗领域的患者和家属提供了一个不错的参考。如果国内医院都愿意开放真实的相关数据,例如患者临床治疗效果、治疗患者数目等等,可能会使得排行榜更为公正客观,一如美国U.S. News的排行榜。欲了解医院排行榜的更多原始排名信息,可访问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官方网站http://www.fudanmed.com/institute/。

2018年11月,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发布了上一年度2017年的两个排名体系。第一个是综合医院的排名《2017年度医院排行榜 (综合)》,第二个是《2017年医院排行榜(专科综合)》。其实对于大众而言,这两个排名榜最大的意义之一可能是在就医时要明白:医学领域发展很快,专病专科的划分越来越细致。患者和家属还要明白在某些疾病上,专科医院和综合医院的诊疗水平差别巨大。如果患者/家属对诊治水平要求很高,或者疾病致死性高,疾病细分专科特征明显时,尤其要注意这种差别。

肿瘤属于致死性较高的专科疾病、诊疗复杂、花费巨大。肿瘤医疗质量城乡差异大,直接反映为我国城乡肿瘤患者的5年生存率差别甚远(2003-2005年,我国城乡肿瘤患者5年生存率分别为39.5%vs 21.8%, 2012-2015年我国城乡肿瘤患者5年生存率分别为46.7% vs33.6%)。其实即使是同一个地区或同一个城市,不同医院由于对肿瘤诊治的重视程度差异,开始肿瘤学科建设的早晚不同,不同医院之间肿瘤诊疗水平差别也很大。即便是北上广医疗资源丰富的城市,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顶级综合医院和专科医院肿瘤学科的差别也非常大。本文重点说说这些差别,以及肿瘤就医的整体建议。

特别声明:癌症诊疗和决策都很复杂,没有谁能做如下的保证:去这些肿瘤学排名高的医院就诊,患者疗效就一定好,去综合医院就一定不好。患者疗效最终是和患者/家属的决策、医生提供的诊断和治疗的质量、以及就诊医院具备的软硬件条件息息相关的,并且不少高水平的医生也在不同医院之间跳槽。只能说,如果诊断出癌症或疑似癌症,患者和家属都没有什么经验但又受限于时间、精力等因素没法做全面的考察和评估时,选择在这些肿瘤学排名靠前的医院就诊可能是一个相对稳妥的起点。

另外肿瘤分类众多,临床科室设置各不相同,例如肿瘤学排名可能不大适合儿童肿瘤,但基本原则是一致的。难免挂一漏万,仅供各位参考。知乎杠精不少,一些医护人员因自己所在医院相关科室排名不高,觉得自己面子受损和/或利益受损,其实这是不相干的两码事。但总会出现非要死杠的,那咱就杠到底。

在肿瘤诊疗上,专科肿瘤医院和综合医院排行/诊疗水平差异巨大

从4年间咨询我们的患者和家属的实际情况来看,大众经常会认为排名靠前的综合医院的肿瘤诊疗水平非常强,但我们要说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错觉。我们看看全国排名前20的综合医院对应“肿瘤学”排名如何?注意看左边黑色“肿瘤学排名”。

中国医学院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综合排名第1名,但“肿瘤学”排名仅为第10名。所以其在肿瘤诊疗上的权威性远比大众想象的要差。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综合排名第2名,但肿瘤学排名仅为第8名。其他大名鼎鼎的综合医院,仅获肿瘤学排名提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其他前20的综合医院,未获得肿瘤学排名提名。

我们看看第二个交叉对比:即“肿瘤学”排名靠前的医院,其综合排名如何?

肿瘤学排名前10名中,有8个是专科肿瘤医院。“肿瘤学”排名10强中仅有的两个综合医院分别为“综合排名”第1名的北京协和医院(“肿瘤学”排名第10名),和“综合排名”第2名的华西医院(“肿瘤学”排名第8名)3个专科肿瘤医院未入综合排名前100。

多个原因造成了专科肿瘤医院和综合医院在肿瘤诊疗上的水平差异

这种诊疗水平差异和我国社会经济、人口结构,医学发展、体检和癌症筛查等历史原因造成的不同学科发展差异有关,也和癌症疾病及其诊疗特性有关。而且综合医院和专科肿瘤医院在肿瘤诊疗上的巨大差异也不是我国独有。我们来看看美国综合医院和肿瘤专科医院的排名差异:

美国综合医院排名第1的梅奥诊所MayoClinic,癌症诊疗排名第3。综合医院排名第2的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Clinic,癌症诊疗排名第5。综合医院排名第3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Johns HopkinsHospital,癌症诊疗排名第6。至于综合医院排名第4的麻省总院MGH(Massachusetts GeneralHospital),癌症诊疗排名则在10名之外(12名)了。美国的两所专科肿瘤医院MD Anderson(安德森肿瘤中心)以及MSKCC(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常年雄踞癌症诊疗最佳医院第一第二的位置。

从肿瘤相关学科发展来看,我国综合医院和专科肿瘤医院在肿瘤诊疗上的这种差距是有历史原因的。至于将来这种差距是进一步扩大还是缩小,就看国家的肿瘤医疗政策和各个医院的肿瘤学科建设和发展了。

癌症整体上是老年病,癌症在55岁左右或之后高发。根据我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2010年我国60岁以及上人口约为1.78亿,占总人口约13.4%,还不算老龄化程度很高的国家(计算老龄化人口一般从60岁算起),但40-59岁之间人口数为3.9亿(约占13.3亿总人口的30%),10年后(即2020年)这些人年龄为50-69岁,进入癌症高发年龄。因此,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尚未完全进入老龄化的国家,癌症发病率目前还是相对低的。从过去十多年中统计数据来看,我国癌症发病率是相对稳定的,并没有急剧上升(不同年份略有波动)。

但癌症在过去几年,已经开始在我国作为一个社会现象和问题逐步显露出来,这和社会经济发展、人口结构变化、近些年体检及癌症筛查意识增强有关,也和自媒体的广泛宣传有关。可以简单的认为,更早以前因人均寿命短很多人没机会患上癌症,或者因医疗可及性和/或诊疗质量差即使患上癌症了没有诊断出来。随着我国人口结构的改变,我国癌症发病率将来会随社会老龄化的加速而快速上升。

我们可以将我国癌症发病率和人口老龄化的美国(和我们人种不同)以及日本(和我们同一人种)的发病率进行对比。

根据陈万青等人发布的2015年中国癌症统计,2015年我国男性癌症发病率为165.9人/每十万人,女性癌症发病率为88.8人/每十万人(癌症发病率男性约为女性2倍,男女有别啊)。

人口老龄化的日本的癌症发病率如何呢?2010年日本男性癌症发病率接近500人/每十万人,女性癌症发病率约为300人/每十万人。日本男性和女性癌症发病率约为我国男性和女性癌症发病率的3倍。

人口老龄化的美国的癌症发病率如何呢?根据美国2018年的癌症统计报告,2010-2014年间美国男性癌症发病率为501.9人/每十万人,女性癌症发病率为417.9人/每十万人。美国男性癌症发病率约为我国男性的3倍,美国女性癌症发病率约为我国女性的4.7倍。

和人口老龄化的美国日本的癌症发病率对比,意味着我国癌症发病率将会随着老龄化的到来而大幅上升,这是一个可以预见的客观现实,不以我们的个人意志为转移。

为什么谈不同医院的肿瘤诊疗差距的时候要谈这些看起来无用的数据呢?因为这些数据说明了癌症在我国还没有成为广泛的社会问题,我国政府以及医疗体系、社会、家庭和个人的相关准备还处在相对落后的阶段,都没有做足充分的准备。此外,从卫生部官网和官方统计年鉴来看,还是集中在传染病等经济和卫生保健落后国家的常见疾病上,而不是心脑血管疾病以及肿瘤这些“现代”疾病上,尚未为人口结构变化、经济发展和医疗保健质量的提升而做出充分的准备和转型。

这种种的情况都意味着,我国目前尚未为肿瘤这类致命性高、花费高、社会负担重的疾病做好全方位、系统性、有组织的准备,尤其在培养合格的肿瘤医疗人员上、癌症预防筛查到患者全方位诊疗支持都没有充足的准备。而且从医疗体制整体发生改变需要数十年的时间,例如培养一个合格的肿瘤外科医生和肿瘤放疗医生都至少需要十年,培养一个合格的病理医生也需要至少七年,肿瘤内科医生培养周期相对短(毕竟药品质量和疗效主要由药厂决定)。成为一个合格的肿瘤医生后,成为资深的肿瘤医生还需要10-20年的时间。

虽然整个体制没有做好系统性的准备,但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在肿瘤诊疗一线的医院已经或迟或早的意识到了癌症患者数量的上升以及癌症诊疗巨大的经济效益,因此各个医院都在扩建或已扩建了肿瘤相关诊疗科室、购置癌症诊疗相关的设备。硬件花钱购置相对简单,但是肿瘤医生从哪里来呢?除了一部分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年轻医生外,不少医生(包括不少40岁左右的医生)都是从其他科室转到肿瘤科室的。这些医生都没有或严重缺乏肿瘤相关专业知识、也缺乏肿瘤专科的培训和经验。即便是国家卫健委和医学会也没有任何肿瘤相关资质的强制要求,因此一般也就是短期进修3-6个月就开始上岗接诊患者了,说其中很多医生并不是合格的肿瘤医生并不过分。这种其他医生转岗到肿瘤领域的事情基本上都发生在综合医院,专科肿瘤医院(邪撇子的或莆田系的除外)很少能接受或容忍这种情况。所以患者在就医的时候,不要看到医生年纪大就觉得他/她肿瘤诊疗经验一定丰富,水平一定高,真不一定的,从医院官网查看一下这些人的教育背景(执业范围)和肿瘤诊疗经历吧。

因此对癌症的诊疗,综合医院从肿瘤整体学科建设上是相对准备不足的,但专科肿瘤医院在这方面具备先天的优势,因为本来一直以来就是专注于诊疗肿瘤这一大类疾病,医生团队的培养也是有组织的进行了数十年。只不过近些年这些肿瘤医院的患者数量也大增而已。

除肿瘤相关学科建设和发展的原因之外,不同医院的这种差距或差异,也主要和癌症疾病的特性以及其诊疗的特性高度相关

首先是癌症种类繁多,不同癌症类型诊断和治疗的手段差别很大。只有癌症患者量大的医院才可能做到非常细致的分工,单个诊疗手段上工种细分的不同导致经验、技巧和治疗质量的差异。

以胸外科为例,综合医院胸外科治疗所有的胸部相关良性疾病(例如支气管狭窄)、恶性疾病(肺癌、食管癌等)以及外伤等。而专科肿瘤医院胸外科主要治疗胸部恶性疾病,例如肺癌和食管癌。

良性疾病和癌症的基本手术操作差别很大。例如癌症基本要求是完整切除en-blocresection以免癌症残留复发转移,但良性疾病手术没有这个要求。在肿瘤外科学进化简史:为患者谋福利一文中,可以发现专注于肿瘤手术的外科医生曾经一度想要肿瘤外科从普外科等良性和恶性疾病都治疗的外科医生群体中独立开来,但是架不住普外科等科室人多势众啊!胸外科医生并非自然而言的就是合格的为患者实施肺癌切除术的医生。看看非小细胞肺癌NCCN指南对肺癌外科手术的要求:“determinationofresectability, surgical staging, and pulmonary resection should beperformed byboard-certified thoracic surgeons who perform lung cancersurgery as a prominentpart of theirpractice.”。即“确定(肺癌的)可切除性、手术分期和肺切除应由委员会认证的胸外科医生进行,这些胸外科医生将肺癌手术作为其临床实践的主要部分。”

如何获得委员会的认证(board-certification)呢?根据美国胸外科委员会TBTS的要求,至少需要5+6=11年了。但是我国并没有非常严格的医生认证制度(认证知识和技能),行医执照是另一回事。即使都是从事100台胸部手术的话,根据个人情况,综合医院胸外科医生可能只有30%-50%是胸部肿瘤(30-50台恶性肿瘤手术),而专科肿瘤医院的医生可能80%以上都是恶性肿瘤(80台恶性肿瘤手术)。这本身就导致熟练度的不同。

下图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为例,列举了专病专科的一部分专家,不同癌症类型,专病专科分工非常细致,95%以上的综合医院都做不到如此细致的分工,一些邪撇子的(包括莆田系的)专科肿瘤医院也做不到这种细致的分工。

与此同时,癌症这种疾病诊断和治疗的复杂性决定了,同一个癌症患者诊断和治疗环节众多,需要多工种联合作战,专注于肿瘤诊疗的专科肿瘤医院整体而言比综合医院要强。例如,病理是确诊恶性肿瘤以及肿瘤类型等的金标准,如果一个医院病理弱的话,这个医院的肿瘤诊疗是不可能强的,一大堆稀里糊涂的误诊误治。以下图中肺癌的诊断和治疗为例,肺癌的诊断涉及到至少7个以上的医技科室,包括病理科、影像科、介入科等等;而肺癌的治疗至少涉及到3个临床科室。同理,只有肺癌患者量足够大的专科肿瘤医院,不同工作环节上的医生才可能有细致的分工,积累丰富的经验。

其次,非常重要的一点,除了不同医院、同一医院不同医生诊疗水平的差异外;不同肿瘤临床医生从科学角度来讲是要相互合作的,但实际上却经常因为巨大的经济利益,而相互争抢患者,导致肿瘤患者的不规范诊疗非常普遍。要想富,治瘤子嘛!(肿瘤)。例如,基因检测费用在5000-18000,医生回扣至少在20%-35%。如果确实有检测需求也就罢了,没有就比较坑爹。上周还有鼻咽癌患者打电话问说:“为什么我的放疗医生要花3000块让第三方公司为我检查CTC(外周血中的肿瘤细胞)?”

至于癌症治疗的油水就更大了,药物的回扣医生这边可是一直没有取消的啊,导致一些医生给患者生命不息,化疗不止的主要原因。现在靶向和免疫药物也有滥用的趋势了。从我们4年多接受上千例患者咨询,服务几百名肿瘤患者的经验来看,整体而言,肿瘤专科医院要比综合医院的诊疗要规范一些:利益分配相对较合理,整体治疗水平也更高。但具体到每个患者,就看自己的运气,以及决策能力和判断力了。

以肺癌为例,大家可以看到药物治疗的竞争有多激烈,实际上局部治疗(外科手术vs放疗)之间,局部治疗内部(光子放疗vs质子重离子放疗等)也都竞争激烈。

说到这里,又会有不谙世事的患者家属和小医生跳着脚问:人家肿瘤医生至于这样吗?事实是真的至于啊!因为任何医疗(含肿瘤诊疗)就是生意啊,只有发生交易(为患者实施检查和治疗),医院和医生才能挣钱啊,别管这交易是否合理或是否规范。这就全看大医生的道德自我约束了,可是道德既不能当钱花也没有什么实际约束力啊。

说到这里了,就放一张手术费用清单吧,无图无真相嘛!这是一个胸部肿瘤患者的手术费用清单,手术费才8448元真少得可怜,我国医护人员服务就是不值钱了,还不如tony老师一天给发廊的收入呢!但这也不是外科医生开出近十万西药、让患者住院30多天的借口和理由吧!十万的西药医生拿多少回扣自己去算,再加上手术红包,一个患者外科医生不给手术的话损失多少?如果这个患者是晚期癌症,那就是典型为了钱财而谋财害命了!

对肿瘤患者和家属的就医建议

病理是确诊癌症的金标准,不规范的诊疗也往往从病理开始。因此患者和家属如对病理确诊有任何异议,第一时间到肿瘤病理较强的医院(例如病理科多年排名第一的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病理科)会诊病理;有时可能需要重新进行穿刺活检。了解病理阅读肿瘤病理诊断为什么重要?什么情况下需要进行病理会诊?如有可能(取决于对治疗质量的要求,经济能力,便利性等),尽可能到自己够得着的肿瘤学排名较好的医院就诊,具体参考排名(下面延伸阅读部分附上了2017年肿瘤学全国排名和7大地区肿瘤学排名)。或者获得这些医院医生明确的第二意见或多学科会诊后,会当地明明白白接受治疗也可;或请医生赴当地会诊。多学科会诊深度解读癌症的多学科MDT诊疗:对患者到底有什么好处?,卫健委发布《肿瘤多学科诊疗试点工作方案》,肿瘤患者该如何解读并从中获益?如果是少见或罕见肿瘤,那么不用说了,第一时间到医科院肿瘤医院或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或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等这些顶级专科肿瘤医院就诊。

美国癌症协会对少见癌症的定义如下:发病率低于6人/10万人的癌症称为少见癌症。随着我国癌症发病率不断上升,和巨大的城乡癌症诊治水平差异,少见癌症患者的诊治问题也日益突出。

按照国务院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城市为大城市。如果按照这个标准的最高标准500万人口计算,每年每个大城市某一少见癌症的患者数少于30名。这种大城市一般至少有5-10家三级医院,所有医院的肿瘤相关科室(外科、放疗、化疗)加起来的医生全部加起来绝不会少于30名,并且一般不会专病专科分的非常细致。一个医生一年甚至数年看不到一个少见癌症类型的患者。因而,医生的诊断经验非常缺乏。误诊误治率非常高,造成病人到了晚期,多方辗转求诊,才能确诊或始终无法确诊,但无论哪种情况都已经失去了最佳治疗时机。肿瘤的治疗更是需要丰富的临床经验,少见肿瘤的治疗即便在老医生手里,他的经验也相对缺乏,治疗的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癌症患者数量多的专科肿瘤医院,例如每天门诊量近一万的复旦肿瘤医院,肿瘤医生专病专科分的非常细致,很多在其他地区相对少见的癌症类型都集中到了这些医生手上,他们一年见过的少见类型的癌症患者,可能比很多其他医院医生一辈子见过的少见癌症类型的患者都要多,因此在处理少见癌症类型上更有经验。

我们该如何理解少见癌症呢?少见肿瘤可以粗略分为三种情况:

少见肿瘤可以粗略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种少见癌症的情况是指整体发病率低的癌症:如下图中癌症类型。

第二种少见癌症是指常见癌症大类中的少见病理类型:如肺癌是最常见的肿瘤之一,但肺癌内的神经内分泌肿瘤,相对少见。这种情况下,建议患者和家属在第一时间寻求病理会诊,并赴至少省一级专科肿瘤医院找经验丰富的医生就诊。

第三种少见癌症是指因地域分布不均导致的医生接诊的少的癌症:如鼻咽癌。以鼻咽癌为例,虽然这种癌症整体不算是非常少见的癌症,但因为地域分布特别不均,主要在广东福建一带。在中国北方的大部分地区,是一种相对少见的肿瘤,有时候发现有一个鼻咽癌的患者,医生都要“围观”呢。很多病人,即便就诊到了三级医院专业的耳鼻喉科,都不会在早期得到明确诊断,往往病情发展到较晚的阶段,或到了北京上海才能诊断清楚。鼻咽癌是以放疗为主要手段治疗的疾病,即便诊断明确,当地的放疗设备也是国内领先的,但他们很多放疗医生的经验是很欠缺的,因而肿瘤的控制率达不到一些城市经验丰富放疗医生的治疗水平,并且副作用也很大,就不难理解了。关于鼻咽癌更多信息可阅读:从21岁鼻咽癌复发患者赴日本再程放疗后已痊愈近4年,解析复发诊疗的挑战和希望

放射治疗作为首选的鼻咽癌,如何正确诊断?如何合理治疗?

【鼻咽癌的早期诊断】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王孝深教授

【鼻咽癌临床新分期解读】福建省肿瘤医院放射治疗科潘才住医生

视频【鼻咽癌精确放疗的靶区勾画】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放疗科王孝深教授

TOMO刀放疗+抗PD-1免疫治疗复发的鼻咽癌患者实例报道:强强联手,疗效显著

延伸阅读(一):驳斥一些无知无畏的所谓外科医生在知乎对肿瘤学排名的质疑

我们在知乎回答2017年医院排行榜相关问题的时候,一些综合医院的所谓外科医生过来各种攻击和质疑复旦大学医院研究所的这个排行,以及我们的回答,却提供不了任何明确的证据。这直接说明了这些所谓外科医生对肿瘤的诊断和治疗的无知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这种无知也验证了这些综合医院的肿瘤整体诊疗水平很低。这些医生可能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医生,但是也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这些综合医院和科室对其的培训和熏陶,带着对肿瘤的诊疗的这种无知和偏见,最终都会有意无意的加害到病人身上。

1、质疑该排名榜中“肿瘤学”指的是内科肿瘤学,不包括外科和放疗,也不包括肿瘤的影像诊断和病理诊断等。典型质疑例如如下说法:

“以复旦肿瘤医院、医科院肿瘤医院以及中肿为代表的“XX肿瘤医院”,其长处是什么?是病理诊断以及内科治疗”。这种最可笑,也最具代表性,下面会驳斥。“连复旦肿瘤、中肿这种最高级别的医院都才刚刚成立相应科室,(脑肿瘤/脊柱肿瘤)学科带头人还是从综合医院里挖的”。民企员工跳槽到外企,外企跳槽到民企都没什么问题,医院相互挖人有什么问题吗?懂得挖好的专家不正是专科肿瘤医院领导眼界高的一种表现嘛!明知道自己医院癌症诊疗相关科室弱,还不挖专家来建设该科室,这本身不就证明了该医院和领导眼界低、心胸狭窄、能力差嘛!这种医院水平能高到哪里去呢?“手术门槛越高的肿瘤,各大肿瘤专科医院越力不从心。”—外科手术并不是肿瘤的终极或唯一解决方案,很多专科肿瘤医院外科科室也很强。你倒是给医学界定义一下手术门槛高的肿瘤嘛?难道外科不是一门可以量化和分类的科学而是玄学不成?真有这种肿瘤的话,放疗不可以?总之,肿瘤如果不像现代医学出现之前那样掏心挖肺式的切切切,就不行对吧?

为什么说这些外科医生的无知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呢?让我们从几个方面说起。

首先,肿瘤学(Oncology)是一个大的学科,可以进一步细分。细分的话光是治疗就分为三大学科:外科肿瘤学(SurgicalOncology,提供外科手术),放射肿瘤学(Radiation Oncology,提供放疗),以及内科肿瘤学(MedicalOncology,提供化疗等药物治疗)。这些医生对肿瘤诊疗是如此无知,也可能根本不知道/或有意忽略这点:三大治疗手段里,内科肿瘤学门槛是最低的,也是这些学科中各医院水平差距最小的,因为药物质量是由药厂决定的,而不是开处方的医生决定的(医生乱开药是另一回事)。同一个化疗药物,患者即使是在社区医院接受化疗,都和在医科院肿瘤医院这类医院接受化疗的疗效差别。但外科和放疗是手艺活,和医生及整个科室的水平都高度相关,不同医院、不同医生的水平差异巨大。算上多工种合作的话,各医院在癌症诊疗上的差距就更大了。

所以,如果一个医院的肿瘤内科和另一个医院的肿瘤内科水平差别很大,然后非要说自已医院肿瘤外科、放疗科、病理科等很强的话,本身就很可笑。就像同事的小孩在耍赖时常说的一句话:虽然我不会做很容易的题目,但我很擅长做很难的题目啊,你得给我出很难很难的题目才能证明我的能力和水平啊,否则不能怪我不会做啊(难不难我说了算)。

同时,肿瘤的病理和影像的诊断水平也至关重要。病理是确诊是否是恶性肿瘤的金标准,可说是医学根本。肿瘤如果病理没有确诊或误诊,必定导致误治,这是基本的常识。但这些所谓的外科医生觉得自己医院病理弱是理直气壮,认为病理和影像误诊根本不影响癌症诊疗,可说是无知无耻无畏到了可怕的程度。如果影像诊断不完整或误诊把晚期肺癌当成早期来进行手术,或病理诊断有误或根本就病理不确诊直接就把小细胞肺癌当成非小细胞肺癌来进行手术治疗,就算胸外科医生的手术技能再好,也全部是不规范的治疗。从结果来看,干的也是屠夫的活:因为不规范手术缩短了患者的生存,浪费患者和家属的钱财,增加患者和家属的痛苦。这种还有脸到处吹嘘?真是无知无畏无耻到了极点。

第三,说的大一点,肿瘤诊治发展到现在,早就不是19世纪或更早以前只能接受外科手术治疗这种情况了。外科手术在肿瘤治疗中的整体地位是下降的,只不过外科医生占据首诊这个病人流量入口,具有先天优势而已。

1、外科手术是多数早期癌症患者的首选治疗方案,但是因为早期筛查技术限制和多方面原因,绝大多数癌症诊断出来就是中晚期了,此时外科手术的地位极为有限。只不过外科医生占据了首诊的天然优势,其中一部分外科医生也习惯了因为各种经济利益给晚期癌症患者乱开刀而已。

2、近些年来肿瘤治疗的发展主要是由肿瘤放疗和药物治疗的发展推动的,而不是外科推动的。肿瘤外科的发展可阅读文章肿瘤外科学进化简史:为患者谋福利,放疗发展可阅读文章放疗的历史、现状和未来:为肿瘤病人谋福利。

3、随着肿瘤生存率的不断提升和治疗的进展,人们对于生活质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这包括提升生存的同时尽可能保留相关功能和外观,改善患者生活质量,这种情况下很多时候外科手术并不占优势。

例如眼肿瘤当然可以通过外科手术把眼球挖掉来进行治疗,而且这个手术难度也并不高,但是眼球摘掉后患者的视力完全丧失,容貌的损毁就不用说了,说这个患者至少毁了半辈子也不算过分吧。而质子重离子对眼肿瘤的放疗能极大的保留患者的视力,容貌外观也不受损。作为一个具备基本理性的眼肿瘤患者,是愿意手术挖眼睛还是愿意接受质子重离子放疗?

例如骨及软组织肉瘤因为重离子疗效显著,日本政府已经将骨及软组织肉瘤的重离子治疗纳入国民医保,患者只需要支付30%的费用即可。骨科医生当然可以通过切胳膊锯腿来治疗这些肿瘤啊,可是患者的生活质量如何呢?如果为治疗而治疗却不考虑患者生存和生活质量的话,手枪和机关枪是治疗肿瘤的最佳武器,百试百灵。

再例如前列腺癌,手术极有可能导致尿失禁、阳痿等后遗症,因此前列腺癌高发的美国,越来越多的患者(约一半的患者)选择接受放疗而不是手术。

4、更重要得是,随着肿瘤治疗尤其使药物治疗的发展,初治后的患者,即使复发转移,也越来越多会是寡复发/寡进展和寡转移的患者,这些患者的数量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而这部分患者的局部治疗也是以放疗为主,全身药物治疗当然是需要的。可以说如果考虑所有初治和治疗后复发转移的肿瘤患者,外科手术的整体地位更是在下降。了解更多关于寡转移的内容可阅读文章可能治愈的晚期/转移性癌症:寡转移/寡复发/寡进展,以及无病生存期延长8个月:晚期寡转移肺癌的局部巩固治疗效果显著。

除非癌症早期筛查取得革命性进展,否则外科在肿瘤治疗中的地位会持续下降。如果非要将恶性肿瘤进行分类和定性的话,肿瘤更是一大类全身系统性疾病,而不是需要换关节之类的器质性病变。

如果再把肿瘤的影像诊断和病理诊断算上的话,外科在肿瘤整体诊疗中的地位,就更没有那么“神圣”了,这和一些其他良性疾病完全不同。只有综合医院的一部分只知道切切切的外科医生,根本不管病理是否误诊,也不管是不是肿瘤,更不管肿瘤患者生存率和生活质量,才会认为外科是肿瘤患者唯一的选择。

在多学科综合治疗肿瘤的今天,持这种观点的外科医生,即使外科手艺精湛,撑死了干的就是木匠活(给早期癌症患者手术时),以及屠夫的活(为误诊的癌症患者提供不规范手术时)。

延伸阅读(二):真相对比一些医生的个人认知和情感:

专科肿瘤医院和综合医院对比示例

说这么多,总是没图没真相。刚好有一位认为浙二(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肿瘤应该远远强于浙江省肿瘤医院的知友发表了如下评论。估计有可能是浙二的医护人员吧,浙二综合排名全国第19名,是比较强的综合医院。所以此人想当然的认为在所有学科上(包括肿瘤),浙二都应该全方位的碾压其他医院,人之常情,这可以理解的,但这和真相相差很远。

我们将分别对比浙二和浙江省肿瘤在外科(胸外科为例)、肿瘤放疗、肿瘤内科以及病理方面的对比,主要对比医疗团队组成以及每年治疗患者数据,全部来自医院官网。如果患者和家属希望了解其他医院相关信息的,也可以通过类似的方式进行对比。一些很敏感很关键的数据,例如治疗后肿瘤患者生存情况、规范化程度等数据是无从得知的,但是医疗队伍的人数以及组成情况、每年治疗恶性肿瘤患者的数据基本上也能代表真实的诊疗水平。这是基于一个基本事实:即医生知识/培训/经验越丰富,诊疗水平越高。某医院/科室/医生治疗某种癌症类型的患者数目越多,则诊疗水平越高。而且公立医院也是不会养闲人的,一般而言,某科室医生数量越多,表明治疗相应患者越多。

如下数据资料和图片源自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浙二)官网http://www.z2hospital.com,以及浙江省肿瘤医院官网http://www.zchospital.com/。

先看一下浙江省肿瘤医院所有的临床科室,不算病理、影像等医技科室:9个外科科室,4个放疗科室,4个肿瘤内科,还有其他科室(包括介入、姑息治疗等)。那些说专科肿瘤专科医院外科少、外科弱的所谓医生们,就算您天赋异禀靠脑部储水量超大行走江湖,这几个数字总是认识的吧。

当然了,最终还得看各个外科科室医疗团队情况如何,治疗癌症患者数目如何。我们从发病率最高的胸部肿瘤说起,例如肺癌、食管癌等。

浙二和浙江省肿瘤医院胸外科对比:

综合医院的胸外科治疗胸部良性疾病,例如食管狭窄;也治疗胸部恶性肿瘤,例如肺癌、食管癌等。但是专科肿瘤医院胸外科基本上只治疗胸部恶性肿瘤,例如肺癌、食管癌等。浙二官网数据来看,该院胸外科每年手术(含良性疾病和恶性肿瘤肺癌、食管癌等)共计约2000例,其中肺癌、食管癌等恶性肿瘤约600例,即恶性肿瘤相关外科手术占这家综合医院所有胸部外科手术的30%左右。而浙江省肿瘤一年逾2000例恶性肿瘤手术(肺癌1300例,食管癌400例)。600比2000如何?

毕竟为每个患者实施治疗的是胸外科医生,那么我们看回每个胸外科医生的手术情况。浙江省肿瘤的胸外科医生从事的都是恶性肿瘤手术,而浙二的胸外科医生30%是恶性肿瘤手术,70%是胸部良性疾病手术。都做100台手术的话,哪个医院胸外科医生的恶性肿瘤手术操作更为熟练?

这两个医院其他外科的情况。浙江省肿瘤医院还有结直肠肿瘤外科,泌尿肿瘤外科,腹部肿瘤外科,乳腺肿瘤外科,头颈肿瘤外科,骨及软组织肿瘤外科,神经肿瘤外科,妇瘤外科,大家也可自行上网查证情况如何。而浙二呢,往往搞不清患者应该在哪个外科就诊,例如高发的乳腺癌和大肠癌,一般医院是在乳腺外科或甲乳科或普外科就诊,而浙二是在肿瘤外科下,其他肿瘤相关外科分科,也是十分的混乱。当一个机构组织架构混乱的时候,人员产出和效率会高吗?

浙二官网胸外科截图,可自行上网验证:

浙江省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外科官网截图,可自行上网验证。

浙二和浙江省肿瘤医院放疗科对比:

浙二放疗科截图:“床位60张,在编医务人员46人,主任医师2名,副高职称7名。其中博士生导师1名,硕士生导师2名。6人具有博士学位,八成以上的医生具有博士硕士学位。“

下面是浙江省肿瘤医院胸部肿瘤放疗科官网介绍和截图。除胸部肿瘤放疗科之外,浙江省肿瘤医院还有其他放疗科室,包括头颈肿瘤放疗科,腹部肿瘤放疗科,以及妇瘤放疗科。内容太多,其他放疗科截图就不放了,可自行查证。

“目前共有三个半病区,七个医疗组。共有医护人员100名,其中博导1人,硕导2人,主任医师8 人,副主任医师10人,主任护师1 人,副主任护师2 人,主管护师22人。拥有正式床位175张,实际开放床位350张。……是国内首批获得美国RTOG验收的肿瘤中心”(RTOG国内获验收的都是专科肿瘤医院,可以认为是目前全球对肿瘤放疗质量的一种最高认证)。

浙二和浙江省肿瘤医院肿瘤内科的情况对比:

浙二肿瘤内科官网截屏:

浙江省肿瘤医院肿瘤内科截屏:以胸部肿瘤内科为例,限于篇幅其他几个肿瘤内科就不截屏了。

浙二和浙江省肿瘤医院病理科对比:

浙二肿瘤病理科官网截屏:

浙江省肿瘤医院病理科截屏:

关于这个排名的其他说明:

复旦大学医院研究所说了,这个排名借鉴美国,包括专科分科。美国分科如下,很显然Cancer不仅指的是肿瘤内科。

复旦大学医院研究室专科排名时,分科如下:

进一步细分的科室排名也有:例如小儿内科和小儿外科都是单独排名;心血管病和心外科单独排名,神经内科和神经外科也是单独排名。

对于还不服气的,建议你们致电致函汤院士老人家,为什么要编写《现代肿瘤学》,应该遍写《现代内科肿瘤学》或《现代外科肿瘤学》嘛!

当然复旦这个榜单现在权威性还不够的地方,在于我国各医院都不开放也不愿意开放关键数据。美国医院排名,很明确是根据什么排名的。下图是对MD Anderson评分的各项依据:

结果和体验:围手术期癌症生存率,患者安全,治疗患者数量。主要的项目,服务和员工。专业认可程度

延伸阅读三:肿瘤学全国医院排名,以及7个地区的医院排名

2017年度专科声誉排行榜(全国范围内排名):肿瘤学

2017年东北区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肿瘤学

2017年华北区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肿瘤学

2017年华东区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肿瘤学

2017年华南区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肿瘤学

2017年华中区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肿瘤学

2017年西北区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肿瘤学

2017年西南区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肿瘤学

Reference:

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官网 http://www.fudanmed.com/institute

Changingcancer survival in China during 2003–15: a pooled analysis of 17 population-based cancer registries

http://www.iarc.fr

World CancerAnnual Report 2014

https://health.usnews.com/best-hospitals

我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

KotaKatanodaet al, An updated report on the trends in cancer incidence andmortalityin Japan, 1958–2013,Japanese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15,45(4)390–401 doi: 10.1093/jjco/hyv002

US CancerFacts & Figures 2018

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官网 http://www.z2hospital.com

浙江省肿瘤医院官网 http://www.zchospital.com/

非经授权,禁止转载;欢迎个人转发朋友圈。本信息仅供参考不做诊疗指南,疾病诊治请咨询主治医生。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