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蓝夜_蓝夜最新消息,新闻,图片,视频

蓝夜之魂txt,蓝夜_蓝夜最新消息,新闻,图片,视频

互联网 2021-01-20 12:19:40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贤香】半嫁红妆

游戏规则写在前面

× 为抖音 酿了十三日的酒 所创作的视频衍生

× 他们归彼此,OOC归我

×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 我咬人可疼可疼了

× 半嫁红妆的设定是无法无天小少爷 x 学识渊博孙夫子

× 半嫁红妆的设定与软肋有差别是因为我先看了软肋才看半嫁红妆,他们基本上应该是同一部。

× 原作者 @酿了十三日的酒  

× 点击此处观看半嫁红妆前导片

××××××××××××××××××××××××××××××××××××

我从不是良人,但试图为了他,变成更好的那个。

                                                                         -秦霄贤

秦府幼子,生性顽劣,可偏偏是秦府上上下下最受宠的男丁,天塌下来也有秦府替他担着,从小到大没吃上多少苦。

秦霄贤有一嫡亲姐姐,平日里宠爱这个傻气又爱闹腾的弟弟,哪怕是今日里他又惹出了什么祸也会替他收拾干净,回府看见弟弟都模样又舍不得训斥这个胞弟,一来一往之下早已成为习惯。

在亲生父母眼里,秦霄贤哪儿都好,就是不服管教,使得他人在背后头疼不已,但也拿他无法。

「给我请了老师?我可不要。」

不出意料的拒绝,也是正常,本就是无法无天的小霸王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受人管教?

「父亲已经去请了,明日人家就到。」

「反正我赶跑的老师那么多,明天我就再弄走一个,看爹还给我请老师不?」

知道如何劝说都是无用功,秦家姐姐也不再劝,就是希望明天来的人身子骨强韧一些,别被他这个弟弟弄死就是了。

「我姓孙,喊我九香即可。」

孙九香并非以往瞧见的文质书生,弱不禁风四个字放在他身上极其不搭,反而更适合站在他面前大眼瞪小眼的秦家公子。

「你就是爹给我请的老师?」

并不是只有秦霄贤在打量他,孙九香也在审视这个外头传得难听的秦家公子,可直勾勾的盯着人瞧不是他的作风,孙九香回应,「是。」

「我不需要老师,你回去吧。」

像往常那样,对新来的老师动手似乎是很难办得到的,秦霄贤都有些迷惘,自己如果不小心与他擦肩而过会不会撞飞出去。

「我受人之托,断是没有背恩忘义的念头。」

「你不怕我?就不怕自己死在这秦府?」

「秦府家大业大,又是一方富甲,若我一介书生死于秦府,那必然会对秦府声誉造成影响。」毕竟秦府招师这事可是众所皆知,「即便秦公子不爱惜自己的名声,也能用权势让外人听话。」

「可人心总是会留下一根尖刺的不是?」

「所以你就留下了?可以啊秦霄贤,这么久没见了你转性了?」

面对多年好友的调侃,秦霄贤就感觉自己有些愤慨,又想起对方油盐不进的模样,连忙大骂,「转个屁!赶也赶不走!」

「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旋儿,所以这几日我给你投信让你出来玩,你老派人回绝也是因为此?」

「哼,还不是九香让我把功课补上否则不给我说好话,不然我今日还没办法出来呢。」

何九华只是看着这个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挚友,将茶水送进嘴里,见调侃到位,就不好意思给他说自己等着看秦霄贤打脸呢。

瞧瞧,那九香喊的多么亲昵,怕是这家伙自己陷下去了还不自知吧?

突然也想见见那个把秦霄贤收服在掌心的孙家公子了,是叫做九香吧?

孙九香虽然看上去压根就不像书生,但肚子里的知识却是实打实的,虽说是上课,却也不像一般的夫子那样无趣,偶尔还会穿插点轶事跟传说,丰富了那苍白的文字。

这点倒是很对秦霄贤的胃口,毕竟他可喜欢那些奇闻异事,巴不得自己人就在现场好亲眼瞧瞧。

自然而然对孙九香的意见就没像起初那样大了,更何况,孙九香对待自己跟养了个弟弟一样,上课瞧他低血糖犯了还会给他准备块糖,见午膳时间到了也会提前让人把东西备好,直接拿进来供他使用。

就连下人都偷偷说着少爷脾气似乎变好了,对此,孙九香只是觉得想笑。

孩子惯不得,可他们有时候不过是想引起一点注意,若是有人一心一意对待自己,自然能够软化那些许防备,秦家公子便是如此。

待秦小公子反应过来,他早已习惯日日有人护在自己身前、一块甜甜的糖,以及那人的笑颜。

「你陷的太深了。」何九华自然也是听闻秦霄贤最近的变化,对他突如其来的发言,只是摇了摇头。

「你别说这样的话,我哥肯定是愿意的。」

兴许,他根本就没爱过你,而是一直将你当成弟弟呢?

何九华看着他兴高采烈,一时之间也舍不得泼他凉水。

罢了,这都是个人造化,毕竟那年秦小公子不过年仅九岁,孙家公子也陪了他七八年有余了。

若非有情,便是有图,但愿是前者吧。

「好。」

看着男孩欢喜的模样,孙九香一时被晃了眼,想起了那年小少爷用尽一切心思要将他弄走的过往。

「那香香,就这么订了!我这就去跟娘说,让他准备给孙府下聘!」

孙九香没阻止,任由秦霄贤闹腾去,只是在秦霄贤欢喜制造出来的声响被寂静取代后,才转身从柜子深处取出盒子。

「再一会就好,再一会,哥哥就能替你报仇了。」

梳妆台上有面镜子,倒映着孙九香的面容,而那双眼眸里。

哪里还有对秦霄贤的情深义重。

秦霄贤那是真的欢喜,骑在马匹上的眉眼中都是藏不住的依恋。

就连在喜宴上被何九华那群损友多灌了几杯酒也是乐呵的傻样,直到他们看不过去才派人将新郎官送回喜房。

若是耽误了吉时,他们会被秦霄贤这傻小子记恨一辈子。

被搀扶到房里的秦霄贤看着坐在床铺上,盖着红盖头的人,心里如进了蜜一般甜蜜。

「香香。」

「我好喜欢你。」

虽是成亲,秦霄贤依旧非常尊重孙九香,舍不得胁迫心爱之人,生活倒也是和和美美。

只是这所谓和和美美,很难分辨是不是秦霄贤一人所想。

只见那日之后,孙九香就换回那一身素净,甚至身着白衣,看上去丝毫没有新婚的喜气。

秦霄贤总感觉孙九香在想着什么,总是看着他发愣,问了也不说。

直到那日,在他的威胁利诱下,孙九香闭上眼仿佛做了什么严肃的决定。

「贤儿,我们和离吧。」

「不!」

秦霄贤还没来得及阻止,并且将他想说的说完,就那样激动得昏了过去。

「啧啧啧,你不好好享受你的新婚跑来干什么?」

何九华没料到,这家伙竟然会在此时找他,还以为他想缠着孙九香不放连房都不出呢。

「九华,香香要跟我和离。」

「我不和离,我死都不会同意。」

他看上去有些像风中残烛,何九华连忙拉住他的手,稳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影。

「怎么回事?」

突然感觉不对,何九华将指尖探至他的手腕,眉头一皱,「你这身体不对。」

这脉象怎么样看,也不像是气急攻心之症,反而有些像……。何九华不敢细想,但心中早已有最坏的打算。

「我让九熙快点回来,你可一定要撑到那时候。」

这家伙就这么碰巧外出诊治去了。何九华有些不放心,看着秦霄贤苍白如纸的神色,却又没办法将臆测全盘托出。

只能寄望尚九熙早日回来,证明他是误测。

秦霄贤如一抹游魂回到府里,见着孙九香时下意识想向后退去。

「贤……。」

「我不会同意和离,我这辈子都不会放你走。」

你是我的,孙九香,你是我的,一辈子都不要想逃跑。

秦霄贤感觉喉咙一痒,连忙拿手捂着他的嘴,却被掌心一抹湿润给弄得迷惘。

那是一摊血,从自己身子里咳出来的血,配着今天何九华焦虑的神情跟像是在提醒什么的话语,秦霄贤一下就明白了。

「你……给我下毒?」

「是又何妨。」

孙九香的语气是他这辈子没有听见过的冰冷,或许有,但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你自小生性顽劣,欺善掳掠,我那年方六岁的弟弟不过就是上街买根糖却被你强硬带进秦府里,哪怕我只身进了秦府,也再未见过我弟弟。」

「难道你不该死吗?」

「所以你打从一开始,就是骗我的?进府接近我是为了打听弟弟的消息,嫁给我是为了替弟弟复仇?」

「即便你这八年多来有无数次机会,却也从未亲口问过我关于你弟弟的事情?」

那张以往憨厚的容颜,此时却比什么都还要可怕,哪怕那些时日的笑容无比耀眼,那日红盖头下的承诺又是无比深刻,但此时秦霄贤只感到浑身冰冷,止不住的颤抖。

「我本就非良人,但我也为了你尽力变成更好的人。」

「罢了,就当做是为当年付出代价,能死在你手里,也算是得偿所愿。」

可是孙九香,我爱你这件事情,从未参杂半点虚假。

那囍,是双喜才能成为囍。

否则只是百里红妆迎进,白服唢呐抬出。

这此生啊,不过就是造化弄人。

××××××××××××××××××××××××××××××××××××

作者的话

请问原作者用囍是要把我虐死吗?

软肋都写了两章才发现半嫁红妆,自己的设定差点圆不回来(?)

还是做了一点小相似的地方,秦小公子跟胞姐是原配所出,所以也受的起那句秦大少爷

只是软肋又飒又A秦大少,半嫁红妆是生性顽劣秦公子。

大家去催更作者,他出视频我才能写文XDDD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