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意 念_舞文弄墨_论坛

超级意念脑电波超能力小说,意 念_舞文弄墨_论坛

互联网 2021-01-24 01:40:18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第二章 欲盖弥彰 3.天井勾沉(2)

院子里有人看到秦盈冰铁青着脸快步如飞地往院外走去。

出了院子,秦盈冰看着路边警车心中有些发怵,他正硬着头皮从警车旁边穿过。

坐在警车里的警察,看着一脸官司的这么一人匆匆走来,心中有些好笑,心想“有困难,找巡警。”现在警车上不喷这字了,看清楚在过来。我们跟这待警呢。

与警察对视一眼,秦盈冰心里更毛得慌了,他赶快垂下眼皮,慌里慌张地从警车旁通过。

再往右走,就到公交车站了,惊魂未定的秦盈冰,一眼看到右前方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徐徐开来,顿时冒出一身冷汗,秦盈冰一边想是不是未日到了,一边转向左,迈着艰难的步子朝地铁站走去。

秦盈冰乘坐地铁回到了家中。

下午三点钟,陆晧在自己办公室里,门开着。隔壁第三间办公室宣传科的门也开着。

洪樱桃在向“哥们”讲述上午事件的细节。我刚推开院长室的门,见琼丹华、慕慧英正往外来,秦盈冰正笑脸相送,我笑脸相迎,夲来是找他谈谈车钥匙的事。每回去他那都客气气的,今天上午还没等人家走出门,他劈头盖脸,逞能似的冲我大吼,“你怎么回事?再不交车钥匙,看我怎么处理你。”露出一脸腐败分子的凶相。他利用我都干什么啦?我还没找他算账呢?冲我吼什么?当时一股怒气,就发生了她们看到的事。

洪樱桃说到这,秦为仙插话问道:“当时你扭住秦盈冰时,说了‘’腐败分子我扭你哪去?’这句话吗?”

洪樱桃说:“我没说,还不致于那么冲动。”

秦为仙说:“有人说你扭住他时,说‘腐败分子我扭你哪去?’这也许是对当时情景顺理成章的推测,也许认为你话到嘴边。”

秦为仙接着说道:“抽他大嘴巴子,他要是敢让单位里处分你,决不能答应。”

洪樱桃说:“我己给局长打电话汇报了情况。抽秦盈冰大嘴巴子,我可以给他赔礼道歉,就是抽犯罪嫌疑人嘴巴子也不行。但要单位处理我绝对没门。”

秦为仙说道:“陆皓在他办公室呢,要不要现在就把他请过来,把秦盈冰背后里指使我们干的事,全都告诉他。让陆晧去告发秦盈冰,奏盈冰死定了。”

屋子里其他人在附和秦为仙的想法,大家七嘴八舌地说:“对!让陆晧去告发秦为仙,秦盈冰必死无疑。给秦盈冰道歉,没门!”

俞亚娣以高音压倒群雄之声,只听她在讲:“秦盈冰所做所为,是什么性质啊!国法不容。

他常说陆晧要是你们一样,吃饱了混天黑,就弄不着他了;他是有点素质,有点追求的人,先把他树起来,再往下弄。”

洪樱桃的手机响了,是洪局长打给她的电话。洪樱桃接通电话,大家安静起来。夲来洪樱桃的手机听筒就象大喇叭一样声音很高,此时洪局长字正方圆,洪亮的声音,大家听得清清楚。

“三点多钟时,秦盈冰给我来了电话。他说上午你在院长办公室里跟他动了手,单位里影响挺大,向我汇报一下。我直接训诉他上午的事怎么才汇报。并且明确告诉他让你给他赔礼道歉可以,单位里要想处分她不可以。”洪局长略作停顿,增强了语气,继续说道:“你上午跟我反映的情况很重要,我听后很气愤。秦盈冰的所做所为,性质特别恶劣,影响特别败坏,后果特别严重,法理特别难容。但现在还不能捅出去,否则局里要承担连带责任的,马上要进行局级干部交流了。秦盈冰背后有什么不明势力支撑,我还搞不清。你说你被秦盈冰所利用,秦盈冰借用我们家的权势打压陆晧,秦盈冰对你讲过陆皓上面也有人。你要记住没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如果陆晧真的泾渭不分,把我当成秦盈冰背后的大靠山,非要连根拔掉,那么坐局长这么多年了,我是有根基的,有势力的。”

陆晧忽然想起今天是换饭票的日子,他要在下班前,把饭票买了。陆晧起身向后勤部走去。

在路过档案室时,门外站着三人正在向安保科长冯威严打听着事态最新进展。

“秦盈冰现在怎么样了?”

“这不三点钟刚从院长家赶回来,跟他家呆了五分钟吧。他现在精神挺抑郁的。他说挺伤心的。没想到自己人这样对他。洪樱桃今年我把她调进来,提拔当了领导,由社会青年转成干部身份,刚刚又分了房。原夲是想试一试,好到什么程度了,有事能不能指望得上,没想到这样对我。”冯威严不顾一路往返的炎热,还没来及喝口水,便向“哥们”通报情况,传达授意。

“秦盈冰夲来就胆小。这回真的害怕了。他特别说了句现在你们千万不要去招惹陆晧,我真的挺不住了。”

“经过这次经历,他得真心待人家了吧。说的也是,你说他没事找事,老弄帮人弄人家干嘛呀?!”

陆晧买完饭票回到办公室,隔壁宣传科的办公室里几个人,仍在陈词激昂。

尖声利嗓的俞亚娣捏腔拿调地说着:“整个大院的结构,秦盈冰研究得挺透彻,陆晧的弱点和习惯,秦盈冰掌握得也挺全面。秦盈冰经常躬身各部门,亲临指导:遇陆晧,离远喊,一走近,换表情,喊窗时,用密语。我装枪,你发射,打得他,不敢笑,齐协力,往下整。……”

听着讥讽口吻的话,洪樱桃为自己被秦盈冰利用,越发感到恶心,同时她也感到了有种说不出的恐慌,难道秦盈冰己沦落为……。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洪樱桃记得,多年以前,她听说过,有几个身着西装的年轻人,在外地四处碰壁后来到了夲市,穿梭游说各单位虽屡遭拒绝却仍然信誓旦旦,他们自信地说,他们在夲市上下渠道己经打通,他们的项目将落户夲市,他们的任务只是打前站。

游说时他们常说,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里,还存在着人们不知道和不清楚的事物。人的灵魂是存在的,国外早己证实了。如果我们的理念还固步守旧,就不敢接授。其实,意念传递也是存在的,特别熟悉的人之间心灵默契、相互感知对方想法就是例子,但是熟人、亲人间不能做证据。意念传递再不开发出来,就要被外国抢先了。我们孕育了一个特别大的项目,保密的原因只能让知道一点,要不然测试该不认可了。

秦盈冰是什么人,洪樱桃相当清楚,他是个嗜钱君子,油锅里的钱他都敢捞,给100元钱他可以把自己的良心卖掉,要是他接收了这样密秘协议:“我们准备给您10万美元并讨论您的经验、鉴定和合作。如果您准备回答具体问题,那么付款可能会高很多。此外,我们建议以每年100万美元的价格进行长期合作,如果情报对我们有帮助的话,我们承诺额外奖励。”

洪樱桃想着,感觉全身发冷。

“咳!咳!咳!“有人说得嗓子发痒,干咳嗽几声,声音打断了洪樱桃的沉思。

秦为仙也许没有注意到洪樱桃脸上表情发生的微妙变化,也许他认为洪樱桃还在气馁之中,他扯着桑门继续声讨秦盈冰:“瞧瞧秦盈冰干的叫什么事。他一面放出风跟人说马上要提拔陆晧了,我不能一错再错了,说的时一脸真诚劲。回过头来,他指使人家在陆晧中午正吃饭时,把陆晧从饭厅叫出来,让人往陆晧菜里撒上辣椒面,让旁边的人配合着说这菜吃头一口不辣,越吃越辣。陆晧吃东西粘不了辣的,粘上一口,就象有人喝一口酒脸上就发红一样,有过敏反应。他早就掌握了陆晧辣过敏体质的体征。又授意他人见到陆晧后,交头咬耳,‘你看陆晧的关公脸,肯定是听到秦盈冰终于要提拔自己了,想起秦盈冰让人整他的憋屈事受不了。这要是提拔起来,他还不把秦盈冰告倒了。秦盈冰给我们安排得都挺好的,咱们赶快去告诉秦盈冰吧。’接着,秦盈冰逢人就说,对于陆晧,你们不能老惯着他了,老舍不得弄。”

在秦为仙死掉的前二个月,这个单位换了新领导。

这个单位平地起高楼,人员要扩充四倍,秦为仙所在的宣传科,被充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