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神医-第1章 乡村小农民

超级风流农民小神医小说完整,都市小神医-第1章 乡村小农民

互联网 2021-01-23 06:43:47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第1章 乡村小农民

5月份的早晨,已经非常温煦。

天边的红晕太阳刚刚升起,吴明就已经从黄龙峰采药回来。

吴家村坐落在黄龙峰山脚下,这是一个穷苦的小村子,交通闭塞,山路崎岖,四面都是山,环绕着山有一条凤鸣河经过,在清清河水旁住着一百多户村民。

一回来,吴明就用从凤鸣河里打来的清清河水,冲洗了下身上的汗水。洗完澡,他发现眼皮跳得厉害,同时身下的吴小明也高高挺起。

他赶紧回自己房间,穿了衣服,掩盖自己的尴尬:“你这小东西,是不是要造反?”

说来吴明也有二十四岁了,在小山村里来说,他早就应该成家立业,孩子满地爬了。只是,因为他家很穷,早年因为吴明父亲重病,医药费花了不少,至今他家还欠了别人几万块钱。每次相亲的时候,女方一了解他家这情况,就都纷纷摇头。

昨天村头的老相师跟给他占上一卦,说他最近有桃花运,而且还是桃花泛滥,势不可挡。不过,他了解自己的处境,什么桃花运,他最近三个月相了15个女孩,没一个成的。

“明明,还在磨蹭什么,出来吃早饭。”吴明的妈妈周兰香她手里拿着馒头和稀粥,从厨房出来。

吴明家很简陋,厨房也就是现搭的草棚子,他答应了一声,从老妈的手里拿过馒头咬了一口。

“明明,你姑姑说给你介绍一个对象,是镇口烧饼店的闺女,听说长得很高大很能干,要不你明天去看看。”周兰香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相了这么多亲,没一次成功的,我看还是算了。”吴明摇摇头道。

他已经被打击得没了信心。

周兰香白了他一眼,大声哼道:“去看看又不会少块肉!我们家虽然条件不好,可是却也不能没了底气。”

被老妈大声一呵斥,吴明只得咧嘴低头道:“妈,您别生气,我去!”

看着喝着稀粥,咬着馒头的吴明,周兰香重重叹了口气。真是苦了这孩子了。

其实,吴明之前的学习成绩非常好,考个大学应该很容易。可谁想他被一个蛇蝎心肠的女孩给害了,被学校给开除,从那以后他就只能在家里当个朴实的农民。

不过,他并没有从此一蹶不振,而是回到家中自学医学药理知识,自学成才。这两年已经成为村子里有名的赤脚神医。

村子里的人,但凡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会来找他。

吴明很快吃完了手里的两个馒头和一碗粥。

“将这一份早餐给你爸爸拿去。”周兰香低声说道。

“嗯。”吴明点头。

去年,吴明的爸爸吴大山被医院确诊为肝炎。当时,全家人差点崩溃了。不过,吴明并没有放弃,他上山采药,为父亲治病。

他爸爸的肝病居然慢慢地恢复了。

这件事情让附近的村民对吴明的医术更是佩服。

“妈,我们家的那只老弓弩修好了吗?”吴明问道。

“嗯,修好了,昨天香莲借过去了。”

“香莲姐?”吴明楞了下,然后说道:“那我过去拿来,我得上山打点野物到镇上去卖,不然过几天我们家就没钱买油了。”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他们吴家村四面环山,村里很多人都靠这黄龙山养活。他们在山上打点野物,淘些山货到镇上的集市上去卖,然后换点生活物资。

吴明回自己屋照了下镜子,拾掇拾掇自己,然后才出去。去王香莲家,那可得注意下形象。因为,王香莲可是村里最漂亮女人。

她的美让人心醉,村里的女人没有一个能比得了她,就算是海报上的明星也不一定能有她这么迷人的笑容。

照理说,农村里的女人,总要出门干点农活,常常要被风吹日晒的,皮肤自然会被毒太阳给晒黑,手脚也会粗大些。

可是,王香莲跟她们却完全不一样。她的小脸蛋和身上的肌肤却光滑细腻,雪亮的可爱。只有城里人才会有这么好的皮肤,而且那还是被许多化妆品给滋养出来的。

王香莲的火爆身材,让村里人相当眼馋。前面鼓鼓的两团,后面翘挺挺的圆臀,村里不管哪个男人看了,身体都要起反应,嘴角的口水流成长线。

只是这么一个绝美的女人,命却不好。五年前她的老公在跟她结婚的那一天,紧急出警出了意外,壮烈牺牲。

三年前,她改嫁到吴家村,她的丈夫也在山上捕猎的时候,掉下山崖死了。

从此村里就传开了,说王香莲是克夫的黑煞命,谁碰谁会死。村里很多男人都想跟王香莲这美人小寡妇有点什么,可是他们也害怕丢了小命,所以一个个地都只敢远观不敢靠近。

王香莲家离吴明家很近,平时两家来往挺频繁。

吴明他老妈见王香莲一个女人过活,也不容易,虽然吴明家也不富裕,不过时常也会送点吃的和用的来照应下她。

“香莲姐,你在家吗?”吴明一进房门就喊了一声。

可是,院子里空荡荡并没有人。

“嗯?香莲姐出去了吗?”吴明见院子里没有人,就进了正堂看了看,可是,正堂和正屋都没有见到王香莲。

“嗯?去哪了?香莲姐不会大意到出去干活,都不锁门吧。”吴明心里琢磨道。

吴明听到后院有淅淅沥沥的水声。

“香莲姐家的水管爆了?”吴明怀着好奇心,向后院走去。

后院有一个用青色岩石块搭建的简易石屋,屋顶是用茅草盖的。这个小石屋还是王香莲求吴明和他爸爸给搭的。

她平时很爱干净,每次在外面干完了农活回来,她都要洗澡换衣服。

此刻简易小浴室的门正打开着,当吴明看到里面香艳景色时,不由得顿时瞪大了眼睛,喉咙咕隆了一下。

一个让人窒息的雪白玉体正背对着他,光滑细腻的后背,纤细的腰肢,翘挺的臀部,修长的雪白长腿。

一条白色的丝巾,正在后背轻轻擦拭。

她可能认为大早上不会有人来,所以并没有关门。

吴明双眼冒光,感觉小腹处烧得厉害,吴小明也有了反应,好像要揭竿而起。虽然,吴明已经有二十四岁了,可是还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

而此刻王香莲那成熟妩媚的躯体,让吴明已经挪不开眼睛,清水在王香莲的雪白躯体上流淌。正在她享受着洗澡的快乐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身后好像有些异常。

当她一转身看到一个流着哈喇子的男人,正两眼冒光地望着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她惊叫着捂着胸口的饱满两团,然后迅速将浴室大门给关上。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王香莲娇喝道。当她发现有个男人正在盯着她洗澡的时候,她吓得打了个机灵。不过,当她知道是吴明后,才松了口气,佯装发怒。

“香……香姐,我进来的时候喊门了,是你没听到。”王香莲的突然转身,也让吴明吃了一惊。

可惜了让人心痒的美景,马上就没得看了。

担心王香莲不信,吴明继续解释道:“我……我是来拿弓弩的,我……我刚才在门口真叫你了,你没答应,我还以为你出去干活了。”

王香莲听着惊了下,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老是丢三落四,忘这忘那。自己在里面洗澡,居然忘记关大门,这要是村里有些垂涎自己的男人闯进来,那岂不是惨了。

“香莲姐,你被我看光啦。”

就在王香莲感慨的时候,外面的吴明拿着石墙角落的弓弩,慌忙地跑掉了。

“臭小子……”王香莲心中起了一阵涟漪。想想刚才,自己光着身体被这小子给看了个遍。雪白的鹅蛋小脸上不由得起了一阵红晕,心中娇羞无比。

老公死了几年,她一个人过活,对于一个正常的成熟女人来说,生理上还是有需求的。光着身子面对吴明这个阳刚男人,她的身体当然会有反应。

当她打开浴室的门,吴明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这臭小子,溜得真快,老娘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王香莲望了一眼自己雪白诱人的身躯,有些失望的轻叹一句。

拿了弓弩后,吴明就换了一身打着许多补丁的粗布衣服。山上的荆棘和乱树枝比较多,很容易将衣服给弄坏,穷人家可没那么钱去买衣服。

拿着弓弩,背着背篓,吴明就沿着屋后的小路上了黄龙山。

这些年,村里人都以为吴明的医术都是自己看书自学的。其实,他们不知道,吴明的医术来自一次奇遇。

辍学回家后,他有一次一个人上山采药,谁知脚下一滑,他就摔下了一个长长的山坡,脑袋撞了一块石头,昏迷了半天。等他醒来的时候,他的眼前是一座山坟,坟前立着一块黑色的石碑,上面写着‘医圣冢’三个古体字。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