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分 (髭切X女審神者) R18

雙向情感障礙,名分 (髭切X女審神者) R18

互联网 2021-04-13 03:19:04

​​​現代PARO

乙女向

女審神者(白皇后)第一人稱

源氏兄弟嬸向(3P)

注意:嬸嬸同時跟髭切與膝丸交往

※※※※

       陽光普照、氣候宜人的午後,我坐在客廳通往庭院的落地窗前看書,情人膝丸將雙腳擱在我的大腿上,抱住枕頭面露舒服的表情熟睡著。這時,我的另一個情人髭切,拿著一張紙闖入寧靜的氛圍中。

     「結婚證書與各式文件的配偶欄只能寫一個名字,妳想要掛誰的名字?」他似笑非笑地舉起手中的紙,搖晃幾下。

       他只有在找到難題想讓我煩惱時,才會浮現這樣的笑容。

       髭切跟膝丸是異卵雙胞胎兄弟,他們不僅外表差別明顯,連個性也是南轅北轍;但彼此之間有著如膠似漆的緊密情誼,使他們願意跟對方共享同一個情人。

       我不想參與髭切設局的遊戲,因此視線仍留在書頁上,用果斷的語氣說:「你是哥哥,就掛你的名字。」

     「哎呀,這麼乾脆好嗎?不先問一下弟弟的想法嗎?」髭切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幸災樂禍。

    「對有利於你的事情膝丸幾乎不會反對,沒有必要為了這種事情吵醒他。」我制止他做出叫醒膝丸的動作。

      髭切挑高眉頭,這是他對某些事物產生興趣的意思。

      他走到我面前,抽走書本,抓捏我的下巴,抬起我的視線與他的眼睛對焦。

    「我知道妳比較喜歡膝丸,讓我掛正名的理由是什麼?」半瞇的琥珀色眼睛帶有上位者審視下位者的意思。

      對於他展露的高傲自尊,我只是笑了笑。

    「理由有兩個。第一個,你是源氏家族的嫡長子,在財產分配上你占了優勢,成為你法律上的配偶,我所受到的保障也是相對。第二個,我在情感上偏向膝丸,為了平衡,讓你擁有社會制度明文規定的身分,是較為恰當的方式。」

       髭切沒有回應,從他臉上看不出對我的回覆有什麼樣的感受。

     「你覺得不妥嗎?」我側頭對他露出狐疑的神情。

      他放開我的下巴,轉過身,拋出一句話:「這個答案完全是妳的風格。」

      髭切對我的回答沒有反對意思,但他非常不高興。

      我小心翼翼推開膝丸的雙腿,起身走過去抱住他。

    「感情不是能隨心所欲掌控的事物,我只有盡可能保持對你們同等對待。」

      髭切冷哼一聲。

    「才沒有同等對待。在床上,妳對弟弟的回應都會比我多很多。」他像嘴巴塞滿食物的花栗鼠般鼓起腮幫子,孩子氣的舉止讓我發出幾聲輕笑。

    「那麼,我給你特例,現在就把注意力全部撥給你當作補償,如何?」

      當我們三個人確定要共同成為情侶關係時,針對我個別跟其中一人發生親密關係,被要求事先告知另一個人。

     髭切轉過身,一把將我抱起。

    「多久?」他親吻我的嘴唇,雙手熱切地撫摸著我的背部與肩膀。

    「一小時吧。」我笑著回應他的吻。

       髭切蹙眉:「太短了,我要兩小時。」

     「那麼就到離客廳較遠的房間吧。被找到的話,膝丸可能會想加入。」

     「車庫如何?我新買的車子後座相當寬敞,座椅相當柔軟舒服。」髭切含著我的耳垂輕輕咬嚙。

     「是否舒服要親身體驗才知道。」我解開他的腰帶,將襯衫衣襬拉出來。

      髭切舉起左側手臂,露出開心的笑容:「我邀請妳現在一同前去鑑賞新車的舒適度。」

      我笑了笑,伸出右手挽住他的手臂:「請帶路。」

※※※※

      關於車子,我只懂得如何使用它抵達目的地,對其外觀、配備不怎麼講究。不過,髭切買的新車卻能讓我產生駐足觀賞的念頭。

     「真漂亮。」我伸手撫摸流線型的車體,帶研究圖畫用色的態度觀看銀灰色的烤漆。

       突然,我被人向後拉了一把。

     「妳已經答應要給我兩小時的注意力,這是違反約定的行為喔。」髭切笑著搓捻我衣領上的蝴蝶結一角,然後慢慢往側邊拉,讓它的結構在無聲無息中被瓦解。

      我的嘴角勾起上揚的弧度,雙手執行將他襯衫鈕釦與扣環分離的工作,同時用嘲弄的語氣回應:「連觀賞物品都會被嫉妒,外界對你不論遇到什麼狀況都能氣定神閒、不疾不徐的評價,看來是有點高估了。」

      髭切抓住我的後頸,稍微使力,迫使我必須抬起頭。他微瞇的雙眼與裂嘴微笑露出的潔白虎牙,讓我聯想到狩獵中的獅子。

     「那是我刻意營造給外界的形象,妳只會透過外人形塑的印象來看我嗎?」他在吻我的同時,故意讓尖銳的犬齒輕輕刮過下唇內側。

       我挑高眉頭笑了一下,然後將手伸進敞開的襯衫中,撫摸他結實的腹部。感覺他身體放鬆的瞬間,指甲用力刮過他敏感的側腹,這一下讓他全身發顫,並往後退了幾步。

     「常言道:『物以類聚』。如果我是那樣的人,不就代表,其實你很喜歡被人用刻意營造的形象看待。」我將滑落到胸前的頭髮甩到背後,雙手交叉,露出帶著挑釁意味的笑容。

       髭切的臉上平靜無波,這是一個危險的警訊。我向旁邊移動,想讓車子成為我們之間的障礙物;但我的速度不夠快,髭切一個箭步就將我拉入懷中。

     「跟弟弟共享妳,真是讓我煩躁,明明是我先認識妳。」髭切一邊啃咬著我的臉頰與脖子一邊喃喃低語。

     「認識先後並不是喜歡與否的條件,我最初交往的對象是膝丸喔。」我抽掉他的腰帶,解開褲頭。

      他嘖了一聲,搓揉我的胸部幾下,接著我聽到車門打開的聲音,然後毫無預警地被他推倒在後座上。

     「麻煩你下次先告知一聲,突然推倒,我會被嚇到。」我往後挪動身子,讓自己躺的舒服一點。

      髭切嘻笑幾聲,爬過來用全身重量壓住我。

     「我很喜歡看見妳露出驚嚇的表情。」他口中說著充滿惡趣意味的話語,雙手將我的洋裝裙襬拉到腰際,嘴巴把我的耳朵當成糖果一般吸吮著。「那會讓我開始興奮。」濕潤的嘴唇緊貼著我的耳廓,朝內部吐出充滿水份的熱氣。

     「嗯哼,難怪我比較喜歡膝丸。」我的雙手滑到他胸前凸起的顆粒上,用指頭夾著慢慢搓揉。

       髭切哈哈輕笑幾聲,這聲音讓我腦中浮現從天空緩緩飄下羽毛雨的畫面。他抓住我的雙手,將其中一隻當成橡膠製作的紓壓小物用力揉捏,另一隻手則是當作沾黏碎肉的骨頭,塞進嘴巴裡舔食嚙咬。

     「既然妳喜歡膝丸勝過於我,那為何破壞規定將他拋在一旁與我私會呢?」他臉上再次浮現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大概是想逼我告白吧。推測理由是,我從未對髭切說過喜歡。

       基於我喜好惡作劇的性格,我不會讓他太過稱心如意。

       跟髭切歡愛,除了肉體上的疲累與些微疼痛,精神心力也會被消耗殆盡;他很喜歡用言語打擊交歡對象的意志力,直到逼迫對方俯首稱臣為止。不過,當膝丸在場時,他侵略者的那一面會收斂許多。

     「規定是一種原則,它會因應時間的變化而出現例外。」我故意讓被含在口中的手指往深處戳弄,藉由刺激產生的嘔吐反應,迫使髭切自動釋放我的手。

     「既然我這次為你破例,那麼,日後我想跟膝丸相好也可以比照辦理。」我用沾滿唾液的手指描繪他的唇形輪廓。

       髭切的眼神變得非常冰冷,被他握住的手傳來被強力擠壓的劇痛。

     「妳一開始就是在算計這個嗎?」

       對於他的怒氣,我只是笑了笑,反問到:「那你為什麼要接受我違反規定的邀約?」

       髭切的臉色變得更陰沉,壓縮的眼睛線條看起來像是兩把出鞘的利刃,手掌的骨頭像是要被捏斷似地發出些微摩擦聲。

       已經碰到他的底線了。意識到這點的我立即收起玩性。

     「為你破例是因為,我喜歡你。」緊束手掌的力道減輕一些。

     「時間就是生命,我非常不願意騰出時間給討厭的對象,即便是談論對方也覺得浪費。嗯,這樣講不太正確,應該說我沒有時間討厭別人。現在,我將自己極度重視的珍寶讓出與你共享,你還需要什麼證明呢?」

       髭切的表情完全放鬆了,他現在散發出來的氣息,讓我感覺彷彿置身於充滿棉花糖的黏膩世界。

     「再要求證明,就是不解風情。」髭切給我一個溫柔的親吻,接著嘴唇就滑到脖子與鎖骨上,指節分明修長的漂亮手掌緩緩移向我的大腿,進行無言的熱烈交流。

      我在他腰腹兩側摸到有些粗糙的質感,才想起自己剛才用指甲使力刮過的事情。「痛嗎?似乎都破皮了。」

       髭切爬上來笑著啃咬我的鼻子:「妳的抓撓就像初生的幼貓,只會讓我覺得很癢。」

     「嗯哼,那我就可以放心地用你的身體磨指甲。」

      他一邊發出輕柔的哈哈笑聲一邊退去我身上的衣物。車庫內的溫度偏低,讓未著一絲半縷的我打了個寒顫,髭切隨即俯身用溫熱的軀體覆蓋著我。

     「競逐狩獵的時間結束了,現在開始是共同分享。」髭切的舌頭搔弄著我的耳朵,雙手具技巧性地揉捏胸前腫脹的乳肉。

     「哎呀,今天這麼快結束了啊。」我含住他的耳垂小口小口嚙咬,並用柔軟的手掌輕輕套弄他身下的昂揚之物。

     「既然是做不符合規定的事情,那麼就是要在短時間內達成目的,降低被發現的風險。」髭切輕輕啃咬我的肩膀,原本在胸前擠壓乳房的大手慢慢往下移動。

      「嗯,不過,你似乎因為違規而變得更興奮呢。」我笑著戳點變得更堅硬的陽具。

       髭切的眼角浮現淡淡桃色,他瞇起眼睛,露出充滿魅惑之力的笑容:「『禁止』、『危險』、『悖德』這些是讓我情緒更加亢奮的精神迷藥。」

       我挑了一下眉毛:「你還真是一個喜歡玩火的危險男人。」

      「哈哈哈,這不就是讓妳渴望我的原因嗎?」髭切的笑聲聽起來非常囂張。

       我側頭,斜視他:「哎呀,這可就難說了。」

       髭切的眼睛閃過一絲流光。

     「……嗯啊!」下身傳來被巨物撕開的疼痛,讓我倒抽一口氣。

     「我會讓妳承認……妳極度渴望我。」髭切略帶挑釁意味地輕咬我的嘴唇。

      下一場狩獵正式展開。

※※※※

       髭切對我全身的敏感處瞭若執掌,因此,當他進入我的身體時,我幾乎毫無反抗餘地,只能隨著他的節奏,翩翩起舞。

     「哈哈……啊!」我嚐試往後退去,藉以減輕髭切排山倒海的攻勢,但他追擊的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追上我,然後比剛才挺進到更深處。

      髭切抬起我的下巴,滿心歡喜地觀賞我的狼狽。「來吧……只要說出通關密語,我就會賜給妳更多的快樂。」

      我雖然意識恍惚,但思緒依然清明。我甩開他的箝制,張口咬住他的手指:「口說無憑……誰知道你說的快樂能否取悅我。」

       髭切的眼睛迸出危險的色彩,他呵呵笑著:「哎呀哎呀,既然妳如此認為,那麼只好讓妳親身體驗一下。」

      他把我抱起來,讓我變成跨坐在他的大腿上,雙手托著我的臀部,抬高。

    「啊啊啊!」堅硬碩大的陽具衝進深處,讓我瞬間達到高峰,整個人癱軟在髭切懷裡,不停抽蓄。

       髭切撥開我臉上被汗水潤濕的頭髮,溫柔地將長長的髮絲塞到耳後,並親吻我的額頭:「我可以繼續讓妳維持這樣的感覺喔。」說著,又往深處挺進竄動。

     「哈啊……嗯嗯!髭切……啊啊啊——」我的腦袋被滿溢的快感塞滿,已經遠超過其承載範圍,而髭切還不斷投入大量的刺激。

     「嗯嗯,妳知道通關密語是什麼嗎?」他上揚的語調充滿勝利者的歡愉。

      我感覺頭像是不停被灌氣的氣球,鼓脹的非常難受,但這不表示我會按照他的劇本演出。我爬到髭切的唇邊像小鳥啄食般輕吻著,然後用略帶哭腔的沙啞聲調說:「我喜歡你……髭切,我非常喜歡你。」

       他稍微愣了一下,緊迫的攻勢變緩了。

      「雖然不是正確答案……不過,我很樂意接受這個回答。」髭切蜻蜓點水般地親吻我的嘴唇跟臉頰,下身抽插的動作漸漸緩慢。

     「來吧,再多重複說幾次,我就會給妳升天般的快感。」

      我最後的記憶是摟著髭切的脖子,在他耳邊不停低喃著喜歡你的話語。

      當我恢復意識時,髭切已經穿好衣服,拿著溫熱的溼毛巾擦拭我的下體。

     「能夠起身嗎?」這個問題瞬間點燃我的憤怒。

     「你的字典該不會沒有登載溫柔這個字彙,而自我享樂卻擴大解釋成好幾頁吧?」腰部以下傳來一陣一陣的痠麻感,明天可能連走路都會覺得吃力。

     「哎呀,妳生氣了啊。可是,如果我的字典沒有溫柔,那麼妳很可能現在連起身走路都辦不到。」髭切的回應依舊讓人火冒三丈。

      跟他唇槍舌戰這類事情只會陷入膠著,變成是無意義的浪費時間。

      當我穿好衣服離開車子時,髭切一把抱住我。

     「我新買的車子坐起來舒服嗎?」他含住我的嘴唇吸吮著。

      我回吻他:「很舒服。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床鋪。」

      髭切笑了笑,捏了我的臀部一下。

     「下次,我會記得邀請妳鑑賞我的床鋪舒適度。」

※※※※

      我跟髭切一同進入客廳時,膝丸從通往庭院的落地窗走進來。

     「你們跑去哪裡了?」他不悅地皺著眉頭。

       髭切用輕鬆的語調回答:「我們剛才開著我新買的車子出去兜風,因為看你睡得很熟,就沒有叫你。」他神色自若地走過膝丸旁邊。

      「我有點累了,晚餐時叫我。」然後就消失在二樓樓梯口。

       膝丸溫柔地抱住我,輕輕撫摸我的頭髮:「還好嗎?妳看起來有些疲倦。」

      「嗯,我很累。」我放鬆身體靠著他。

       膝丸牽著我走到沙發椅坐下,並讓我頭枕在他的大腿上。「哥哥有很滿意嗎?」他一邊撫摸我的頭一邊柔聲問到。

     「是的,他非常高興。」

     「那就好。最近我們相好時,他應該就比較不會來攪局。」

     「嗯。不過,你真的很喜歡髭切呢,願意讓他在規定中享有特例。」

     「啊啊,對哥哥來說是特例,對我而言還是在規矩之內。因為當初的約定是『預先告知對方』,今天的事情我本來就知情,那就沒有破壞規矩。」

—完—

後記

      這篇原本沒有要寫成肉文,但阿毛拿著我給的源氏兄弟嬸車票嚷著要上車,所以就開車了。髭切跟嬸嬸之間的肉文寫起來感覺是打獵季節,如果膝丸也加入變成三人行就會進入三國時代。這三個人脾氣都很高傲,所以是各自為政,他們床上三人行的模式是,嬸嬸跟髭切聯手對付膝丸、嬸嬸跟膝丸結盟對抗髭切、源氏兄弟攜手與嬸嬸對戰,而盟友隨時會倒戈。因此,這三人一起在床上就會變成三國鼎立時代(這到底是在幹什麼),我覺得心好累。          

        旁邊的一期嬸家多和平啊!

​​​​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