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獸爺|和交易員離婚

離婚率2018,獸爺|和交易員離婚

互联网 2021-04-13 04:16:14

作者:兽爷来源: 兽楼处

100年前,一个33岁的宁波人来到上海,和陈果夫、戴季陶等人参与创办了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上海滩当时有上百家交易所,只有这家是华资。

宁波人,是天生的交易员。闻名香港的船王包玉刚和邵逸夫,最早都是从宁波到上海发展。

去年五一,浙江媒体刊文纪念杭州湾跨海大桥通车十周年,他们数了一下,十年间,有上亿次车辆通过这座大桥往来于上海和宁波。

那位33岁的宁波后生也下场做交易员,牌号叫“茂新号”。他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只在必要时才会签下自己的名字:

中正。

交易员把抢帽子的游戏玩得炉火纯青,一帮兄弟吃香喝辣。可惜好景不长,一年后上海金融风潮爆发,交易所纷纷倒闭,他被迫远遁广东做了校长。

中正之后,宁波交易员人才辈出,最出名的,莫过于徐翔。

徐翔他用三万元的起步资金赚到了数百亿身家,靠的是嗅觉敏锐作风狠辣,及官方所说的“内幕交易”。自从1992年进入股市以来,他只有两年没有赚到钱。

2015年11月1日,身穿白大褂的徐翔,在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带走,抓捕现场照片贴满了微博,不明真相的网友们问:

他是因为非法行医被抓了吗?

圈外人在讨论这件皱巴巴的白大褂是不是阿玛尼,圈内人在感叹一个时代的结束。三年零四个半月后的愚人节,又一波“牛市”的起点,徐翔的妻子应莹宣布起诉要求离婚并分割财产,她告诉兽爷:

那件衣服是爱马仕。

100年前,交易员中正在上海滩股市里大杀四方的时候,娶了富商之女陈洁如,并许诺“你将是我独一无二的合法妻子”。

可惜,他最后遇到了想拿一辈子的好股票——宋美龄,并为此抛光了手里其他的股票。

几十年后,已经到香港生活的陈洁如写信给中正,说:

我的委屈唯君知之。

1

3月20日,应莹就把离婚起诉书递到了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她要和徐翔离婚。除此之外,她要求法院分割夫妻共同财产,还要儿子的抚养权。

股神的200亿账户,终于被摊开了。

徐翔因为操纵证券市场罪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徐翔家族220多亿元的财产全部被冻结,其中有90多亿元被判定为非法所得,此外,还要上交罚金110亿元。

应莹觉得,90亿非法所得之外,都是家族的合法财产。她说,法庭判定徐翔有罪的时间点是2011年,但在这之前,家族账户中,就已经有100多亿现金。

判决时所说的“将会对冻结查封资产进行甄别”,至今还没有一个说法。在应莹眼里,家族财产甄别难度并不大。

徐家没有债务,账面上现金破百亿,持有的股份也清清楚楚——徐翔被捕后,泽熙投资产品清盘,LP的份额及收益已经悉数归还。

至于110亿罚金,应莹认为,这应该公司和徐翔来交,和自己家庭的合法财产不应混淆:

至于我替不替徐翔交罚款,是我的事情。

徐翔入狱前,他们家族控股或参股了至少六家上市公司。彼时,这些股权价值超过百亿,三年之后,仅余50亿元。

牛市在即。对交易员来说,这恐怕比离婚还痛苦。

股神入狱后,应莹说自己独自抚养儿子,甚至她父母的房子也被查封。这三年没有收入来源,生活就是三个字:

靠朋友。

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的宣判日。他在法庭上说,那些朋友的事情都算我的,不要为难他们。

法院没有考虑他的义气。据徐翔的朋友说,很多人的账户和财产,至今也未能解封。110亿的罚金记录,直到2018年10月,才被北京一位传奇地产商打破——罚金600亿。

看了这么多罚款,兽爷已经快不认识“亿”这个字了。

2

2014年9月开始,在地上趴了5年的A股燥了起来。现在已经是恒大副总裁的任泽平,发表了《论对熊市的最后一战》:

中央出手打熊,手握改革利剑,破旧立新。

任副总裁喊出了:5000点不是梦。

后来,股民们都在加杠杆,庙堂和江湖都在放水,A股大卫星上天。账面财富的暴涨,让每个经过兽爷煎饼摊的人脸上都镀了一层金色:

老板,两个蛋,多刷甜面酱。

不到两个月时间,上证指数创出5178点的新高,很少人知道,这两个月,徐翔是基本空仓的,他的LP每天都在问为什么你不买股票,得到的答案都是:

会爆掉的。

监管层是6月13日出手。牛市去杠杆的过程,踩踏出现了,游资夺路而逃。之后两个月时间,上证综指暴跌接近一半,几十万亿市值化为齑粉。

股民特别想知道,谁是凶手。

聪明人已经嗅到了危险的味道。6月底,王亚伟 、莫泰山、但斌、江晖等13位私募大佬一起写了联名信,全面唱多行情。当天,大盘从下跌5%,硬生生被拽到收盘时的上涨5.5%。

联名信当时也找到徐翔签名,他说:

我不签。

所有人都在伸长脖子盼着北方救市的好消息,为了规避风险,最多的时候,有1400家上市公司停牌。

2015年7月7日,收盘前的两分钟,以收藏鸡缸杯一战成名的刘益谦,当着一群记者的面说:

你们看着,我只用一根手指就让这只股票涨停。

这位民族英雄发朋友圈说——我可以自豪地对孩子们说:

老爸参与了维稳市场,人生因此精彩过。

刘益谦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空仓三个月的徐翔,开始满仓杀进股市。两个交易日内完成几百亿的布局,事后他得意地和朋友说:

看到没有,最低点!

股民们很诧异的发现,所有人亏得只能用双手捂住腰子的时候,徐翔的泽熙投资净值竟然还在上涨。

2015年9月,徐翔和应莹准备带着儿子到香港过中秋,要上飞机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被边控了。

他转身安慰家人:“没事儿,好多做私募的都被边控了。”

负责在大桥上抓捕徐翔的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政委胡斌勇,后来成了CCTV年度法治人物。他回忆了2015年的一些场景,那一年的国庆,已经出差两个月的民警们获得了3天的探亲假,但没有一个人休息。

不找到元凶祸首,我们绝不离开战场。

当年米卢成为中国男足主教练之后,央视去探营,他们发现米卢没有逼着队员们训练,而是给大家一人发一个帽子,围成圈抢着玩。央视记者问队员,帽子上写得啥啊,得到的答案是:

态度决定一切。

3

徐翔和应莹在宁波南苑一家饭店结婚时,他的股民朋友送了一个铜像给他,上面刻了五个字:

东方索罗斯。

后来应莹也问过徐翔,你的梦想是什么。徐翔回答说:

和索罗斯对决。

兽爷的好朋友你包叔说:

梦想还是要有的,不然哪天喝多了你跟别人聊啥。

很多年前,徐翔和朋友一起去赌场,身上只带了两三万,说要研究出战胜赌场的策略。去了几次,他说,还是股市有意思。

1992年,15岁的徐翔问母亲郑素贞借了三万块,用母亲的名字开户进入了股市。15岁的你包叔,还只会模仿母亲的名字在考卷上签字。

表哥马信琪和徐翔一起炒股,马家条件比较好,赚了钱之后更是追求享受。徐翔不一样,最初的三万元变成三百万后,只奖励了自己两套雅戈尔西服。

他坚持每天清晨从宁波孔雀小区步行到解放南路的营业部,说这样有利于思考。直到2006年儿子出生,才买了第一辆车。

虽然为炒股放弃了学业,但徐翔对数字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他能把A股从开市第一天以来的K线,徒手画得清清爽爽,每一个关键时点还有特殊标注。他爱看书,但只看投资和经济相关的书。

2003年,中国证券报头版披露解放南路营业部的“涨停板敢死队”,徐翔正式进入了大众视野。

一年后,身家刚刚过亿的徐翔坐火车去了上海,那一年,他才27岁,比中正到上海时,年轻6岁。

杭州湾跨海大桥北起嘉兴市海盐郑家埭,止于宁波市慈溪水路湾,全长36公里。大桥的护栏,被漆成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远远望去如彩虹般瑰丽。

无论熊牛,大散户徐翔都能赚钱,来到上海滩5年,一亿身家翻了一百倍。这么大的资金量,已经没有办法再像以前一样粗暴操作涨停板了,于是,泽熙私募成立了。

2009年9月到2012年12月,大盘下跌44%,但泽熙的净值却一路上涨。妖股重庆啤酒泡沫破裂,股价腰斩,无数投资大佬折戟,媒体们静静地等着看徐翔亏了多少。

结果,泽熙在这只妖股身上大赚数亿,全身而退,所有人懵逼了。

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但这些并不全是好事。

习惯短线操作的徐翔比较难受,以前的涨停板策略下,十亿资金可以完美操作获利,但公司化运作,只能选择价值投资。

泽熙的研究员到哪家上市公司调研,第二天股价就涨停,泽熙买了哪家上市公司的股票,这只股票就别想从涨停板下来。

这看起来太不像价值投资了。当泽熙和徐翔家族成了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之后,“庄”这个标签,彻底撕不掉了。

应莹说,不管有多少钱,徐翔一直还是徐翔。他进入股市的23年里,只休息过两天,非交易时间,不是在复盘就是在和其他人聊投资,不舍昼夜。

徐翔不屑于持有美元资产,他对中国股市抱有无限信心。

这句话说得有点晚。

应莹已经半年没有去青岛看徐翔了。徐翔的朋友说,他在狱中只有两件事可做,读投资方面的书,看《新闻联播》。

相信他也看到了,2019年春节后,《新闻联播》已经连续说了4次A股。

作者:獸爺來源: 獸樓處

100年前,一個33歲的寧波人來到上海,和陳果夫、戴季陶等人蔘與創辦了上海證券物品交易所。上海灘當時有上百家交易所,只有這家是華資。

寧波人,是天生的交易員。聞名香港的船王包玉剛和邵逸夫,最早都是從寧波到上海發展。

去年五一,浙江媒體刊文紀念杭州灣跨海大橋通車十週年,他們數了一下,十年間,有上億次車輛通過這座大橋往來於上海和寧波。

那位33歲的寧波後生也下場做交易員,牌號叫“茂新號”。他小心翼翼地隱藏着自己,只在必要時才會簽下自己的名字:

中正。

交易員把搶帽子的遊戲玩得爐火純青,一幫兄弟吃香喝辣。可惜好景不長,一年後上海金融風潮爆發,交易所紛紛倒閉,他被迫遠遁廣東做了校長。

中正之後,寧波交易員人才輩出,最出名的,莫過於徐翔。

徐翔他用三萬元的起步資金賺到了數百億身家,靠的是嗅覺敏鋭作風狠辣,及官方所説的“內幕交易”。自從1992年進入股市以來,他只有兩年沒有賺到錢。

2015年11月1日,身穿白大褂的徐翔,在杭州灣跨海大橋上被帶走,抓捕現場照片貼滿了微博,不明真相的網友們問:

他是因為非法行醫被抓了嗎?

圈外人在討論這件皺巴巴的白大褂是不是阿瑪尼,圈內人在感歎一個時代的結束。三年零四個半月後的愚人節,又一波“牛市”的起點,徐翔的妻子應瑩宣佈起訴要求離婚並分割財產,她告訴獸爺:

那件衣服是愛馬仕。

100年前,交易員中正在上海灘股市裏大殺四方的時候,娶了富商之女陳潔如,並許諾“你將是我獨一無二的合法妻子”。

可惜,他最後遇到了想拿一輩子的好股票——宋美齡,併為此拋光了手裏其他的股票。

幾十年後,已經到香港生活的陳潔如寫信給中正,説:

我的委屈唯君知之。

1

3月20日,應瑩就把離婚起訴書遞到了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她要和徐翔離婚。除此之外,她要求法院分割夫妻共同財產,還要兒子的撫養權。

股神的200億賬户,終於被攤開了。

徐翔因為操縱證券市場罪有期徒刑5年零6個月。徐翔家族220多億元的財產全部被凍結,其中有90多億元被判定為非法所得,此外,還要上交罰金110億元。

應瑩覺得,90億非法所得之外,都是家族的合法財產。她説,法庭判定徐翔有罪的時間點是2011年,但在這之前,家族賬户中,就已經有100多億現金。

判決時所説的“將會對凍結查封資產進行甄別”,至今還沒有一個説法。在應瑩眼裏,家族財產甄別難度並不大。

徐家沒有債務,賬面上現金破百億,持有的股份也清清楚楚——徐翔被捕後,澤熙投資產品清盤,LP的份額及收益已經悉數歸還。

至於110億罰金,應瑩認為,這應該公司和徐翔來交,和自己家庭的合法財產不應混淆:

至於我替不替徐翔交罰款,是我的事情。

徐翔入獄前,他們家族控股或參股了至少六家上市公司。彼時,這些股權價值超過百億,三年之後,僅餘50億元。

牛市在即。對交易員來説,這恐怕比離婚還痛苦。

股神入獄後,應瑩説自己獨自撫養兒子,甚至她父母的房子也被查封。這三年沒有收入來源,生活就是三個字:

靠朋友。

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的宣判日。他在法庭上説,那些朋友的事情都算我的,不要為難他們。

法院沒有考慮他的義氣。據徐翔的朋友説,很多人的賬户和財產,至今也未能解封。110億的罰金記錄,直到2018年10月,才被北京一位傳奇地產商打破——罰金600億。

看了這麼多罰款,獸爺已經快不認識“億”這個字了。

2

2014年9月開始,在地上趴了5年的A股燥了起來。現在已經是恆大副總裁的任澤平,發表了《論對熊市的最後一戰》:

中央出手打熊,手握改革利劍,破舊立新。

任副總裁喊出了:5000點不是夢。

後來,股民們都在加槓桿,廟堂和江湖都在放水,A股大衞星上天。賬面財富的暴漲,讓每個經過獸爺煎餅攤的人臉上都鍍了一層金色:

老闆,兩個蛋,多刷甜麪醬。

不到兩個月時間,上證指數創出5178點的新高,很少人知道,這兩個月,徐翔是基本空倉的,他的LP每天都在問為什麼你不買股票,得到的答案都是:

會爆掉的。

監管層是6月13日出手。牛市去槓桿的過程,踩踏出現了,遊資奪路而逃。之後兩個月時間,上證綜指暴跌接近一半,幾十萬億市值化為齏粉。

股民特別想知道,誰是兇手。

聰明人已經嗅到了危險的味道。6月底,王亞偉 、莫泰山、但斌、江暉等13位私募大佬一起寫了聯名信,全面唱多行情。當天,大盤從下跌5%,硬生生被拽到收盤時的上漲5.5%。

聯名信當時也找到徐翔簽名,他説:

我不籤。

所有人都在伸長脖子盼着北方救市的好消息,為了規避風險,最多的時候,有1400家上市公司停牌。

2015年7月7日,收盤前的兩分鐘,以收藏雞缸杯一戰成名的劉益謙,當着一羣記者的面説:

你們看着,我只用一根手指就讓這隻股票漲停。

這位民族英雄發朋友圈説——我可以自豪地對孩子們説:

老爸參與了維穩市場,人生因此精彩過。

劉益謙説完這句話的第二天,空倉三個月的徐翔,開始滿倉殺進股市。兩個交易日內完成幾百億的佈局,事後他得意地和朋友説:

看到沒有,最低點!

股民們很詫異的發現,所有人虧得只能用雙手捂住腰子的時候,徐翔的澤熙投資淨值竟然還在上漲。

2015年9月,徐翔和應瑩準備帶着兒子到香港過中秋,要上飛機的時候才知道,自己被邊控了。

他轉身安慰家人:“沒事兒,好多做私募的都被邊控了。”

負責在大橋上抓捕徐翔的上海市公安局經偵總隊政委胡斌勇,後來成了CCTV年度法治人物。他回憶了2015年的一些場景,那一年的國慶,已經出差兩個月的民警們獲得了3天的探親假,但沒有一個人休息。

不找到元兇禍首,我們絕不離開戰場。

當年米盧成為中國男足主教練之後,央視去探營,他們發現米盧沒有逼着隊員們訓練,而是給大家一人發一個帽子,圍成圈搶着玩。央視記者問隊員,帽子上寫得啥啊,得到的答案是:

態度決定一切。

3

徐翔和應瑩在寧波南苑一家飯店結婚時,他的股民朋友送了一個銅像給他,上面刻了五個字:

東方索羅斯。

後來應瑩也問過徐翔,你的夢想是什麼。徐翔回答説:

和索羅斯對決。

獸爺的好朋友你包叔説:

夢想還是要有的,不然哪天喝多了你跟別人聊啥。

很多年前,徐翔和朋友一起去賭場,身上只帶了兩三萬,説要研究出戰勝賭場的策略。去了幾次,他説,還是股市有意思。

1992年,15歲的徐翔問母親鄭素貞借了三萬塊,用母親的名字開户進入了股市。15歲的你包叔,還只會模仿母親的名字在考卷上簽字。

表哥馬信琪和徐翔一起炒股,馬家條件比較好,賺了錢之後更是追求享受。徐翔不一樣,最初的三萬元變成三百萬後,只獎勵了自己兩套雅戈爾西服。

他堅持每天清晨從寧波孔雀小區步行到解放南路的營業部,説這樣有利於思考。直到2006年兒子出生,才買了第一輛車。

雖然為炒股放棄了學業,但徐翔對數字有着異於常人的敏感,他能把A股從開市第一天以來的K線,徒手畫得清清爽爽,每一個關鍵時點還有特殊標註。他愛看書,但只看投資和經濟相關的書。

2003年,中國證券報頭版披露解放南路營業部的“漲停板敢死隊”,徐翔正式進入了大眾視野。

一年後,身家剛剛過億的徐翔坐火車去了上海,那一年,他才27歲,比中正到上海時,年輕6歲。

杭州灣跨海大橋北起嘉興市海鹽鄭家埭,止於寧波市慈溪水路灣,全長36公里。大橋的護欄,被漆成了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遠遠望去如彩虹般瑰麗。

無論熊牛,大散户徐翔都能賺錢,來到上海灘5年,一億身家翻了一百倍。這麼大的資金量,已經沒有辦法再像以前一樣粗暴操作漲停板了,於是,澤熙私募成立了。

2009年9月到2012年12月,大盤下跌44%,但澤熙的淨值卻一路上漲。妖股重慶啤酒泡沫破裂,股價腰斬,無數投資大佬折戟,媒體們靜靜地等着看徐翔虧了多少。

結果,澤熙在這隻妖股身上大賺數億,全身而退,所有人懵逼了。

是電,是光,是唯一的神話,但這些並不全是好事。

習慣短線操作的徐翔比較難受,以前的漲停板策略下,十億資金可以完美操作獲利,但公司化運作,只能選擇價值投資。

澤熙的研究員到哪家上市公司調研,第二天股價就漲停,澤熙買了哪家上市公司的股票,這隻股票就別想從漲停板下來。

這看起來太不像價值投資了。當澤熙和徐翔家族成了上市公司的大股東之後,“莊”這個標籤,徹底撕不掉了。

應瑩説,不管有多少錢,徐翔一直還是徐翔。他進入股市的23年裏,只休息過兩天,非交易時間,不是在覆盤就是在和其他人聊投資,不捨晝夜。

徐翔不屑於持有美元資產,他對中國股市抱有無限信心。

這句話説得有點晚。

應瑩已經半年沒有去青島看徐翔了。徐翔的朋友説,他在獄中只有兩件事可做,讀投資方面的書,看《新聞聯播》。

相信他也看到了,2019年春節後,《新聞聯播》已經連續説了4次A股。

免責聲明:本頁的繁體中文版由軟件翻譯,富途對翻譯信息的準確性或可靠性所造成的任何損失不承擔任何責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