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破碎于我的意志_第十五章 陈默受伤,暴走的雪兔_起点中文网

雪兔,破碎于我的意志_第十五章 陈默受伤,暴走的雪兔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4-17 23:18:28

“呵呵,呵呵,哈哈哈啊……”

被捆绑住的男人突然笑了起来,就像是诡计得逞那样,发出疯狂的大笑声。

这是怎么回事?

陈默目光一凛,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当然不会认为这个人是被自己吓得疯掉了。

可他为什么要笑,难道是说……

陈默心跳仿佛漏了半拍一样,猛地转过头,一面由黑色物质构成的圆盾从眼前一点向外扩张开来,无数支散发着森森寒意的金属箭矢在空气中划出尖利的破风声,落在圆盾上,砸出一个个深坑。

箭矢的重量比同体积的钢铁要重得多,惯性和杀伤力也高很多。

但同样也有三四支箭矢如同漏网之鱼一样,擦着尚未完全展开的圆盾边缘射向陈默的肩膀和双腿。

甚至还有一支箭直直的穿过被捆住的异能者男子头颅,瞬间将其击杀。

“唔……”陈默捂着自己的小腿,蹲在黑色圆盾的后面,控制着黑色的物质将伤口覆盖住以免流血过多。

还好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擦着肌肉边缘穿了过去,也没有伤到肌腱,虽说站起来比较费劲,但对于行动的影响并不太大。

这些人的目的不仅仅是强行带走雪兔,而且还要杀掉自己。

小巷另一边,密密麻麻上百人排成整整齐齐的三四排,一个个神情严峻,目不转睛的将这条小路堵得水泄不通,而他们手上则各自拿着一架金属弩,刚才那阵箭雨,就是他们所做的。

“想要这样简单的杀掉我,未免太过于天真了!”

陈默表情一沉。

正当他准备接下来的反攻时,突然感觉怀里一轻,一个身影快速的绕过黑色圆盾,冲向前方整整齐齐的阵型中。

“雪兔!”陈默惊呼出声,整个人下意识的想要站起身,但腿上传来的疼痛让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

而将黑色圆盾撤开后,眼前的画面更是让他后背泛起了一丝寒意。

他有些能够理解苏明对于雪兔这么深的恐惧到底是从何而来了。

强,完全是离谱的强,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是如此,虽说上次确实亲眼看见了金属防爆门飞起来的画面,但那次也不算是亲眼看见它是怎么飞的。

但这次,陈默是亲眼看到了。

十多米远的距离,不到一秒钟时间,直接冲进人群中。

而首先被撞到的倒霉蛋,就像是被一枚实心炮弹击中一样,整个人躯干正面立刻塌陷下去,肋骨没有一根完好的,当场就七窍流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后,雪兔面无表情的伸出手,一把抓住最近的另一个倒霉蛋的脖子,然后轻轻一握。

真的只是轻轻一握,对于雪兔而言,但对于被抓住脖子的这人来说……

疼痛只是短短一瞬间。

颈椎被直接捏断,一瞬间就没有了任何感觉,自然也就没有了疼痛。

完完全全的瞬杀,从旁观者视角来看,冲过去,死了一个,手一抬,又死了一个。

对于陈默来说是震撼,对于这群拿着弩箭的袭击者而言,就是噩梦。

最为可怕的是,这些人的攻击,无论是弩箭射击,还是抽出短刀砍刺,首先一点就是根本打不中!

娇小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如同灵巧的兔子一般,甚至视线都难以捕捉,看都看不见,还谈什么攻击?

其次,即使碰巧击中了,箭矢或者刀刃碰巧的落在根本没有躲避意思的雪兔身上,除了材质普通的衣物出现了一道道伤痕之外,无法造成任何实际上的效果。

别说皮外伤,甚至一点肉眼能看到的痕迹都无法流下。

这就很离谱了,正常人用手挠痒力气用大了还会留下几道红印子,这些人搏命式的攻击甚至效果不如挠痒。

过程相当残忍,场面十分难以形容,总之短短十几秒时间,整个小巷里,除了雪兔之外还活着的生物,就只剩下陈默一个了。

而大战了一场,啊不,应该说一场一边倒的屠戮之后,雪兔就像是紧绷着的情绪突然松了下来一样,晃晃悠悠的走回了陈默身旁,晕倒在了他的怀里。

“啊这……”

看着怀里的少女,再看看自己受伤的腿部,陈默叹了口气。

……

“经过了一早上的调查,我们已经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那就是……”苏明一把拉开房门,对门外站着的陈默说道,话刚说了一半,就察觉到不对。

“你的脸色不对,你受伤了?”

上下打量了一番,苏明立刻发现了陈默苍白的脸色,以及腿上的伤口

“遇到了偷袭,貌似是针对我和雪兔的,我没事,就是回来路上有些费劲,雪兔体力消耗有些大睡着了。”

陈默将雪兔抱到一间单独的卧室里,给她盖好被子然后回到会客室,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不过至于详细的细节,出于对苏明心理阴影的考虑,像什么一拳穿胸,活抽脊柱,拍碎头颅之类的就没有细说出来。

但即使是这样,苏明的表情也有一种在听天书的感觉。

“听你的描述,这似乎早有预谋的针对行动,可你们去拍卖会场这件事情应该没人知道的啊……”

“这就是问题,如果排除掉情报泄露的可能,那剩下唯一可以得出的结论就是,对方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甚至有可能连我们此时在这里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一清二楚……”

陈默眯着眼,看着苏明,然后一字一顿的说。

“不可能,不可能,我们几个人都在这里,没有人有这个机会将消息告诉希尔忒特工会的人,更不要说我们都是一个小队的队友,怎么可能有人会做出这种事情!”

苏明斩钉截铁的说道,同时他的心里也变得烦躁起来。

“你理解错了!”

陈默一把按住苏明的肩膀,迫使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我可以完全确定我们小队里五个人,都不是那种会背叛同伴的人,目前还不能排除只是单纯情报泄露的可能性,即使真的有背叛这种事情存在,我也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定,不是我们五人中任何一个。”

“还记得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陈默指了指所处的这间酒店房间。

苏明愣住了,然后表情缓缓的从激动转变为平静,再变为恍然大悟。

“特雷西?欧洲分部?”苏明的表情再次从恍然大悟变成了毛骨悚然,“如果整个欧洲分部被渗透,那岂不是说,整个欧洲区,都已经在希尔忒特工会的控制之下,而这项任务,也是对方所谋划好的骗局,目的就是为了引诱我们来到这里,然后……”

一个巨大的阴谋浮现在苏明眼前,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你怎么越想越可怕了……”

陈默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这个少年的联想能力竟会如此的强大。

“我的意思是这个希尔忒特工会可能在欧洲区这边安插了一些眼线,提前得知了我们会出现在这里的消息,然后派出人在我们可能去的地方设下埋伏而已。”

眼看再不将话挑明苏明可能还会联想到什么更加可怕的事情,陈默索性直接将自己心里的猜测说了出来。

“这个问题先不谈论了,你把我叫回来说是有了新的发现,到底是什么发现?”

“新发现,哦对了,新发现,一激动差点忘了说了。”

苏明拉着陈默快速的走到旁边桌上的电脑屏幕旁,屏幕上面,正被全屏显示的,是一张从高空垂直向下俯视的图像。

很明显,是一张卫星拍摄照片。

正中心的位置有一座高耸的大厦,矗立在那里,和周边荒芜一片的平原有些格格不入。

“这是什么?”

陈默有些疑惑的观察这栋大厦的细节,因为是从上向下的俯视,只能看到房屋顶部一台台中央空调的室外机,而看不到其他细节。

“这是一栋普普通通的大楼,从红外微波以及X射线频段拍摄的图像都能证明这一点,起初我也以为没有什么可在意的,但当我试图调查这栋大楼的建设时间,以及施工单位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查到。”

苏明将图片窗口关掉,点开了一个很长的表格。

“二十年内的建筑施工登记记录都在这里了,但我却没有找到有关于这栋大楼的任何信息。我觉得这很不正常,所以换了一种思路,在十年时间卫星拍摄的将近百万张图片里,找到了当初建造这栋大楼时的两万多张图片,然后通过这些图片模拟构造整栋大楼的立体结构。

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栋大楼下面,有一个非常大的空间,可能是一个生物实验室。”

陈默的脸上多了一分惊愕,立刻想到了之前关于希尔忒特工会的资料里,似乎提到过,这个组织好像是有研究生物武器的举动。

“我想着等你回来之后,我们一起去那边进行实地调查,结果你受了伤,短时间内恐怕暂时只能搁置这次行动。”

苏明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道。

不是因为想要有所进展的心情太过于急切,而是所有人都知道,时间拖得越久,对方有所防备的可能性就越大,越晚行动,出现意外的可能就越大。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