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容育民 | 雪 狼 谷 (中篇小说 连载之二 )(主播:焰 九月 荷塘秋影 )

雪狼,容育民 | 雪 狼 谷 (中篇小说 连载之二 )(主播:焰 九月 荷塘秋影 )

互联网 2021-04-12 06:39:03

(二)失落的小雪狼

话说农户狗儿和玉儿夫妇两个自从儿子山娃子失踪丢失以后,玉儿整天都悲伤不已,以泪洗面,慢慢地竟然就悲伤过度哭瞎了双眼,变成了一个睁眼残疾。好在家里面还有一只猎人山核桃送来的小白,玉儿就把一腔对自己儿子的思念和大爱逐渐转移到了这只小白雪狼崽的身上,她每天挤自己的奶水喂养小白雪狼崽,精心地饲养着小白雪狼崽,整天与小白雪狼崽相依为伴儿,小白雪狼崽在玉儿的抚养下,也逐渐一天天长得半大不大了。可是,小白雪狼崽却越长越与狗儿不同了,它虽然也同狗儿夫妇很是亲昵,整天都形影不离跟出跟进的依偎在他们的身边,但眼神却不像家狗那样慈祥收敛,不高兴的时候,目光里总是时不时地透露着一股天生的凶狠野性,尾巴也不会像小狗一样卷曲起来,而是越长越长了,尤其是到了夜晚里月光从大山里升起来的时候,小白雪狼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和亢奋,而且还不会像狗儿一样的汪汪汪地叫,而是只会发出呜呜呜的低鸣声,可是到了夜晚里,小白雪狼还却会朝着天上的大月亮发出兴奋的长嗥,它的嗥叫声就像一只小狼一样听着渗人。狗儿目光忧郁地看着小白雪狼对玉儿说:“这只小白狗越来越不像狗了,到像是一只小雪狼哩!”

玉儿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只能用手爱抚地抚摸着小白雪狼,她特别不爱听自己丈夫狗儿说小白狗是一只小雪狼的混账话,觉得丈夫狗儿这是在亵渎她的小白狗,每次当她听了这句话,玉儿心里都十分的不开心不快活。就常常数说狗儿说:“我不允许你这么说我的小白,它就是一只小狗哩。”狗儿见媳妇玉儿这么呵护着小白雪狼,也就算了,从此不再说了,就由着玉儿去吧。小白雪狼也就这么着糊里糊涂生长,它渐渐地在狗儿家里被当做一只小狗儿一样抚养着慢慢长大了。猎人山核桃也早就发现了小白狗不是一只小狗,而其实是一只小白雪狼。但当他每每看到失去儿子的玉儿一片丹心无限爱抚地呵护着小白雪狼,小白雪狼已经成了玉儿心里慈爱的全部,玉儿已经完全把小白雪狼当作了自己的孩子一般。就因为猎人送来了这只小白雪狼,才致使狗儿和玉儿一家人被雪狼群报复,已经遭到了灭顶之灾,现在,猎人不能再让玉儿再受任何心理上的创伤和刺激了,也就忍住不再说破了。再说小白虽然是只小雪狼,但由于是在玉儿的抚养呵护下长大,已经失去了很多本能的狼性,变得温顺恋人,像狗儿一样的善解人意,大概在小白雪狼的心里面已经也把自己当做了一只小家狗了。

狗儿一家还在山洼洼里种地,只是面积比以前更大了些,地里除了玉米和麦子,还种起了高粱、谷子,也种起了蔬菜,日子也比以前过得滋润了些,唯一缺憾的就是玉儿却一直再没有生育个子嗣,家里缺少了个孩子,就显得缺少了一点生气和热闹。好在猎人一家经常到他们家里来做客串门儿,与狗儿一起喝酒拉家常,小姑娘山花花很懂事,也认了玉儿做干娘,山花花自己也常常会来家里走动,就给玉儿给了不少的人间欢乐。小白雪狼崽越长越大了,它的食量极大,除了也能吃一些饭,最主要的食物还是要吃生肉哩,一天就能够吃下去一只兔子或者是一只鸡鸭,狗儿一家已经完全无力再养活它了。猎人野核桃就每天给小白雪狼送来一只野兔子或者是一只山鸡喂养小白雪狼,如果要是哪天猎人野核桃没有送来吃的猎物,小白雪狼饥饿了就会自己捕捉狗儿家养的兔子或者鸡鸭吃。小白雪狼吃食物还特别护食,绝对不允许人向前靠近,这时候如果有人靠近它,小白雪狼就会龇牙咧嘴发出凶狠的嗷叫,那眼神和神态令人十分恐怖。狗儿觉得小白雪狼长大了,已经不能再在家里面养下去了,就去找猎人野核桃商量解决的办法。

狗儿和猎人一家人本来就是好朋友,平时相处的就像是一家人。到了猎人家里,他刚说明了来意和自己对小白雪狼的担忧,猎人野核桃就说话了:“狗儿哥,我也早就看出了小白是只小雪狼哩,但看着玉儿嫂子留恋不舍的样子,就不想再伤他的心思了。”狗儿很忧郁,十分担忧地说:“这可咋么办哩呀,小白雪狼虽然是家养的,但它毕竟也是只狼哩!”野核桃想了想说:“狗儿哥,干脆我出一趟山去,到外边的镇子里去给玉儿嫂子再捉一只小狗娃来,让嫂子养着,转移一下她的慈爱心思,玉儿嫂子如果喜欢上小狗娃,咱就可以把话给她挑明说了。”狗儿听了很高兴,说:“或许这也真的就是个办法哩,可是小白雪狼咱们咋么办哩?”野核桃就说:“小白雪狼我带到我家里来先养着,就当条猎狗跟着我出去打猎去,等小白雪狼习惯了狩猎的习性,我就放它自己回到深山里面去,让它再回归雪山大森林吧。”狗儿高兴说:“这个主意撩得很,我都听你的铺排哩。

”过了几天以后,猎人野核桃出山去卖兽皮的时候,看见了一只可爱的小花狗,就用几张皮子换了下来。下午,他果然就从镇子里又抱回来了一只可爱的小花狗。女儿山花花一看见小花狗非常喜欢,就吵着自己要养哩。野核桃对女儿说,这只小花狗是给玉儿婶婶的,过几天爸爸把玉儿婶婶家里的小白给你带回来玩。山花花这才答应让爸爸把小花狗抱到玉儿婶婶家里去了。到了玉儿家里,小花狗一看见小白雪狼不是自己同类,就马上汪汪汪的排斥着欢叫,要撵小白雪狼走。小白雪狼却大度得很,并不在意小花狗的排斥,反而把小花狗误当成了自己的同类,表现得异常地兴奋和亲昵,还马上叼来吃的骨头给小花狗喂。由于小花狗的到来,让玉儿家里一下子就有了气氛。玉儿非常高兴欢喜,就都当个孩子一样养着了。

一个月以后,玉儿同小花狗也相处混熟了,有了感情了,小花狗常常乖巧得围着玉儿身边撒欢撒娇,也能听得明白玉儿的使唤,就让玉儿非常高兴,可以说已经是大喜所望。猎人山核桃看着差不多了,就又来狗儿家里面,对玉儿说:“嫂子哎,我看你有了小花狗了,小白也已经长大了,它要天天吃肉哩,你家里养着供不起它蛮哩吃肉,干脆我就把小白带回去,跟我每天出去进山打猎去,这样,小白它就可以天天都吃饱肚子了。我也时常带着小白回来看看你,嫂子看这样子,好不好哩。”说实话,玉儿打心眼里就舍不得,也不愿意让小白雪狼离开自己,可是,小白雪狼天天都要吃生肉里,家里也实在供不起它了。

其实,玉儿自己也早就知道小白是只雪狼崽了,只是怕夫君狗儿不要小白,才一直一口咬定小白雪狼就是一只狗儿。现在听了猎人野核桃的话,玉儿就犹豫了一阵子,思前想后,犹豫许久,最后还是依依不舍勉强答应了。猎人的女儿山花花已经三岁了,她也喜欢小白雪狼,自从小白雪狼来到了家里面,山花花就常常同小白雪狼一起玩耍,她经常把自己吃的东西塞进小白雪狼的嘴里面,凡是自己能够拿到的东西,都会喂给小白雪狼吃,还会调皮地骑上小白雪狼的身上,揪小白雪狼的耳朵,揪小白雪狼的大尾巴,甚至于搂抱着小白雪狼躺在小白雪狼的身上,小白雪狼也从来不恼,不生气,总是迁就着迎合山花花的儿童幼稚的亲昵爱抚举动。

初审 | 郑香颖

审核 | 屈锟、马锁成

编辑 | 力军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