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何评价 2016 年 7 月 15 号晚土耳其发生的军事政变(兵变)?

2016土耳其军事政变,如何评价 2016 年 7 月 15 号晚土耳其发生的军事政变(兵变)?

互联网 2021-03-07 22:18:24
泻药。

现在可以基本上肯定,这次政变同过去的一些政变不同,不是军队上层策划的产物,而是军队中下层的一些军官进行的独走,类似二二六政变(但指导者地位又比二二六稍微高一些,或许更接近朴正熙上台的五一六军事政变?)。有部分消息(不过因为消息源是土耳其官方媒体,因此可暂且存疑)说,政变军人的指导者Muharrem Köse退役上校是温和伊斯兰主义社会团体居伦运动(Gülen movement)的支持者,因此这次政变可能是居伦运动组织的。不过也不能够排除高级军官们是想坐观成败,而收渔翁之利,否则就比较难以解释土耳其空军的诡异举动。

从目前各方面消息勾勒出的事变大致框架是这样的:2007—2011年,在土耳其司法界拥有莫大势力的伊斯兰主义政教团体居伦运动和正发党联手,通过埃尔盖内孔案件(Ergenekon (allegation))大量清洗了土耳其军方的高层。此后,居伦运动将势力伸向了土耳其军队,引起埃尔多安警惕。2013年,土耳其的经济危机开始发酵,演变为社会危机。埃尔多安对塔克西姆广场的强拆引发青年抗议,导致流血事件,丧失大量的民心。其盟友居伦运动趁势而起,发起对埃尔多安亲信乃至亲儿子的司法调查,终于引起埃尔多安强力反弹。2014年,埃尔多安指控居伦运动是恐怖主义组织,将其镇压。2014—2015年,大量土耳其司法系统官僚被清洗。2015年初,由于叙利亚人民保卫军在科巴尼的军事胜利,土耳其利用伊斯兰国消灭叙利亚库尔德人自治运动的企图完全失败。此后,叙利亚库尔德人自治运动发起了叙利亚民主议会,组建了叙利亚民主联军,其势力扩大到了整个北叙利亚,最终在2016年3月建立起北叙利亚-罗贾瓦联邦。2015年7月,伊斯兰国发动苏鲁奇爆炸案,攻击志愿到罗贾瓦服务的土耳其左翼青年。土耳其左翼和库尔德民族主义势力指控土耳其当局纵容了这一惨案,更在惨案之后借机搜捕左翼人士。随后,东南部各主要的库尔德城镇开始大规模游行示威和暴动,最终演变成巷战、街垒战和游击战。2016年初,土耳其军队通过将锡兹拉(博丹)等多座县城变为废墟的极端手段,基本上消灭了上述城镇内的库尔德反抗力量,但是更多库尔德青年和土耳其各民族左翼青年逃亡到山区,组织了规模更大的游击武装力量,使土耳其军队仍然疲于奔命。至2016年6月,土耳其当局承认在十一个月的战斗中有600名军警被杀,但实际上他们打死的游击队员仅与这个数字大体相当(Kurdish)——值得注意的是,土军打死的游击队员还包括了土耳其F16轰炸伊拉克PKK训练营的“战果”。土耳其军队被牵制在治安战中,动惮不得,士气不断下降,大量士兵逃亡、投降或开小差。对此,土耳其军队的解决办法是重演1990年代初期的故技,大举烧山、强拆、搞无人区,试图饿死游击队员。然而此举在游击队于国外拥有巩固根据地的今天是否还适用,这就很难说了。2015年11月,埃尔多安利用民族主义和国家权力这一软一硬两手,骗取大量选票,巩固了正义与发展党的地位,但土国内的政治、经济、军事形势仍很糟糕。2016年4月,土耳其最高上诉法院将埃尔盖内孔案件发回下级重审,称检方指控不足以证明埃尔盖内孔集团的存在。这是该案在埃尔多安清洗居伦运动后的新变化,说明土耳其的司法部门与军官团正在重新地接近中。2016年5月,埃尔多安诿过于其总理达武特奥卢(埃尔多安时期担任总理期间的外交部长,新奥斯曼主义的提倡者),解除其一切要职,开始调整内外政策。然而此举也导致了正发党内部的混乱。2016年6月,埃尔多安迫于国内外的压力,被迫同俄罗斯、以色列改善关系,然而此举导致其在国内营造的强人形象开始破功。民族主义壮阳药开始失效,各方势力遂蠢蠢欲动。2016年7月13日,埃尔多安签署法令,宣布军队在维稳行动中的犯罪将被豁免于起诉,除非得到总统(对军官而言)或省长(对士兵而言)的批准。这实际上是允许土军在库尔德地区大开杀戒,被广泛认为是埃尔多安讨好军方的一个行动。但是,这同时也意味着土军将进一步接替警察力量负责库尔德地区的治安战,这对于中下级官兵来说就未必是一个好消息。与此同时,埃尔多安计划在2016年8月召集最高军事委员会的例行会议,对土军部高层进行人事调整,撤换一些退役将领。土耳其军部内的一些人认为,这是埃尔多安在为进一步清洗军队铺路。

2016年7月15日当地时间(东欧夏令时间,+3区)19时30分(北京时间7月16日子夜00时30分,下同),安卡拉的土耳其军队发生了异乎寻常的调动,陆军军人封锁了大桥。这是政变开始的信号。2016年7月15日当地时间23时,土耳其空军战机开始起飞、陆军坦克开进了安卡拉。土耳其总理获知政变发生后立即发表了措辞严厉的声明加以斥责。2016年7月16日当地时间00时02分,政变军人控制了安卡拉的国家电视台,发表了政变宣言。在宣言中,政变军人表示埃尔多安政府摧毁了宪法秩序和法治、践踏人权和自由,导致社会秩序崩溃,还失信于外国,因此他们将组织【和平理事会】来重建民主、恢复法治,争取尽早颁布新宪法。事后来看,政变军人同时在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两地起事,兵分数路,动用了直升机和坦克,顺利控制了阿塔图尔克机场、国家电视台、议会大厦、总参谋部、正义与发展党总部等多处目标,封锁了许多重要道路,袭击了总统府(但埃尔多安此时正在土耳其西南部的古城马尔马里斯度假,不在府中,且政变军人进入府内后反被守卫俘虏了)、埃尔多安所在的度假酒店(但埃尔多安已离开此处),还一度挟持了总参谋长等要人。可见,政变军组织严密,准备周详,实力不容小觑。然而,政变军人未能在第一时间逮捕埃尔多安,也未能在第一时间得到任何军政两界的要人支持,又忽略了网络社交媒体的力量(也可能因为塔克西姆广场惨案而误判土耳其青年都反对埃尔多安?),很快局面就转为被动。在节假日——而非工作日——发动政变,还试图在第一时间控制如此多的目标,也大大分散了政变军的实力,可见政变军似乎是高估了自己而低估了埃尔多安的力量。得知政变发生后,埃尔多安即在当地时间2016年7月16日00时38分通过网络号召支持者反对政变,01时左右又接受了CNN采访表示将全力镇压政变(此前有谣言说他逃亡德国去了),一个小时之内得到这些情报的大量正发党支持者就组织起来涌上了街头。此后反政变的声明如雪片般飞来埃尔多安处。在国内,主要反对党(也是世俗派军人的政治代言人)共和人民党首先宣布不支持政变,接着政变起家的极端民族主义政党民族运动党主席和事实上支持库尔德游击队的泛左翼政党人民民主党随后也宣布反对政变;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陆军最强战役军团第一集团军(负责与希腊对峙)司令部宣布反对政变且命令所部参与镇压,可见高级军官们对政变也不支持。在国外,北约、欧盟、美国和土耳其的主要邻国纷纷宣布不支持政变。2016年7月16日当地时间00时10分,政变军人宣布完全接管国家。但随后不久,土耳其的空军就被证明转向了政府一方,击落了一架试图配合政变军进攻议会大厦的直升机。而在此之前,政变军的直升机曾投下炸弹,炸死了守卫议会大厦的十多名特警。随后,土耳其空军宣布建立在主要城市上空建立禁飞区,保护埃尔多安重返伊斯坦布尔;两架参与政变的F16战斗机虽曾一度将埃尔多安的专机锁定,但不知是否慑于护航战机而未敢开火。政变方至此大势已去。2016年7月16日当地时间05时18分,政府军警重新控制了伊斯坦布尔的阿塔图尔克国际机场,确保了埃尔多安的飞机能够顺利在此降落。同时,其他地方的政府军警也重新控制局势,将政变军驱赶回几个孤立据点,并将它们包围了起来。2016年7月16日当地时间06时多,埃尔多安飞回伊斯坦布尔,接受了CNN和路透社的采访,表示要进一步肃清军队,随后在07时到支持者群中发表了讲话。至此,埃尔多安已经基本上平定了伊斯坦布尔,当地的政变军也纷纷在塔克西姆广场等地对政府军投降了。土耳其总理则进一步发表声明,宣布已经逮捕130名政变军人,还打死了一个政变军领导人;此外,土耳其总理还指出最高法院的一些成员也参与了政变阴谋。2016年7月16日当地时间07时许,埃尔多安宣布政变已被基本平息,但安卡拉市内还有“小股骚动”,看来安卡拉方面的政府军进展并不顺利(政变军人似乎还占领着总参谋部,还在总统府和议会大厦附近部署了坦克与守军对峙中)。随后,埃尔多安下令空军的F16出动去安卡拉轰炸总统府外的坦克,同时任命代理总参谋长以接替被叛军挟持的总参谋长。看来,他俨然是在伊斯坦布尔建立了一个行营。局势发展到这一步,我认为政变军要翻盘已非常困难,因为埃尔多安手中已有空军、陆军最强的第一集团军和国际承认三大法宝。不过,因为是中下级军官起事,很难得到赦免,所以毫无退路的政变军或许会进行更加坚决地斗争。2016年7月16日当地时间08时,土耳其官方通讯社表示已在全国范围内逮捕754名政变军人,此外还解除了29名上校和5名将军的职务。此后土耳其军队调集重兵围攻政变军的总指挥部(大概指的是总参谋部吧),在当地时间08时44分解救了被政变军挟持的土军总参谋长Hulusi Akar上将,期间打死政变军16人、俘获250人。至当地时间09时,土耳其军警基本控制了政变军总指挥部,只剩下少数被打散的政变军人仍在作着最后的零星抵抗。当地时间09时19分,土耳其当局宣布政变已经被镇压下去。2016年7月16日当地时间12时33分,土耳其当局宣布,已在全国各地逮捕了2839名军人。当局还宣布,在政变中政府方有90人死亡(包括41名警察、2名士兵和47名平民),而政变军则有104人死亡。与此同时,土耳其当局还解除了2745名法官的职务,看来在清洗军队之前将首先彻底清洗司法部门的居伦运动势力。

政变失败后,埃尔多安政权开始了对“政变势力”的大规模清洗。在军队内部,当局逮捕了2839名官兵,其中包括34名将官(至7月19日,已有130名将官被停职调查);主要的清洗对象似乎是总部设在马拉提亚的陆军第二集团军(负责土耳其中部、南部和东南部的作战),该集团军司令官Adem Huduti陆军上将已被捕;而另一位被捕的上将则是前空军总司令(任职到2015年8月)、现任最高军事委员会委员Akın Öztürk空军上将,他被指控是支持政变军人起兵的幕后黑手。不过,Öztürk空军上将坚称自己不但对政变不知情,而且事发时根本不在任何一个政变军到达过的城市(他声称到16日早上政变被平定为止自己都正在土耳其西南部城市伊兹密尔)。然而,更大规模的清洗却是在司法系统内展开。2016年7月16日,土耳其法官和检察官监察委员会(一个负责司法官员纪律检查的机构)解除了2745名法官的职务(这一数字占到土耳其当日法官总数的36%),其中包括541名行政法官和2204名普通法官;更有甚者,该委员会的22名委员本身也有5人被撤职了。与此同时,逮捕了10名土耳其国务院(土耳其的最高行政法院,由于土耳其是一个大陆法系国家,法院体系被条块分割,因此该院是土耳其的若干个最高司法机关之一)成员。然而这些不过是开始而已,接下来当局又对48名国务院成员和140名最高上诉法院(土耳其的最高普通法院)成员发出了逮捕令,还逮捕了土耳其宪法法院大法官Alparslan Altan,毫无疑问是想要对这三个最高司法机关展开彻底清洗。根据美国国务院的公告,土耳其当局还封锁了通往耶尔利克空军基地的道路,切断了对该基地的供电,而该基地是美国空军打击叙利亚北部伊斯兰国的重要据点所在;至7月18日,美国宣布封锁已经解除,该基地已恢复使用;据悉,封锁该基地明面上的理由是基地司令(空军准将)涉嫌支持了政变。同时,埃尔多安要求美国引渡居伦(居伦则否认自己同政变有关),美国国务卿克里表示这得走司法程序才行。除此之外,一些被怀疑同政变军人有关的公务员(包括一名丈夫是政变军上校的省长)也被暂时停止了职务,接受调查。到2016年7月18日,已有多达8777名公务员被停职,其中包括7899名警察官、614名宪兵军官、47名县长和30名省长。土耳其总理耶尔德里姆宣布被停职的公务员将享受年假待遇,以便他们接受调查;同时其他在休正常年假的公务员则被召回,以代替他们完成工作。不过,到此为止清洗也才开了个头而已。2016年7月19日,教育部一口气宣布将15200名各级教员停职,这样一来被停职和解职以接受调查的财政供养人员(广义的政府雇员)到7月19日晚间就达到了49321人。这其中,总理府清洗了257人(包括6名总理顾问),财政部清洗了1500人,国家宗教总局清洗了492人(包括3名省穆夫提),国家情报总局清洗了100人,家庭和社会政策部清洗了393人。在私人部门清洗也逐步展开,有21000名私立学校教员被吊销教师资格证,1577名大学教授(包括公立和私立大学)被解除教职,24个电视频道被吊销营业许可证,34位记者被吊销记者证……仅从上文来看,这次清洗就已经导致将近10万人失业,其规模可谓直逼1980年土耳其军队政变成功之后的大清洗(见下文)了。

在当局清算政变的同时,被其利用来发动群众的伊斯兰主义者也趁群情激昂之际浑水摸鱼,鼓动教派冲突。在伊斯坦布尔,这只限于示威者同阿列维社区居民的口角。但在马拉提亚,却演变为逊尼派伊斯兰主义者对阿列维妇女的骚扰;而在阿列维派人口占优的安塔基亚,则是阿列维派反过来群殴在大街上“鼓吹实施沙利亚法”的逊尼派伊斯兰主义者。不过,据称上述这些教派冲突都已被土耳其警察控制住了。此外,在一些地方也出现了暴徒趁乱打砸叙利亚难民商铺的刑事案件。

2016年7月19日夜,曾隶属于政变军的F16重新起飞,被派往伊拉克轰炸库尔德工人党游击队的训练营。土当局此举似意在显示军队的指挥链在清洗之中仍然保持完整,土耳其军队依然具备最基本的作战能力。2016年7月20日夜,埃尔多安召集国家安全会议,批准内阁实行为期三个月的紧急状态。在紧急状态下,政府有权不经国会而颁布法令。至此,埃尔多安和支持他的正发党、军部、宗教势力完成了军事政变后的反政变。2016年7月25日,土耳其成立以总理耶尔德内姆为首的紧急状态实施委员会。同日宣布解散总统卫队,理由是后者不起作用。2016年7月27日,土耳其军队总参谋部宣布,共有8651名官兵参与了15日晚发生的未遂军事政变,占土耳其全军人数的1.5%。政变军人共计征用了74辆坦克、37架直升飞机、35架固定翼飞机和3艘军用舰艇。2016年7月30日,埃尔多安宣布土耳其将进行军事改革,计划让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和国家情报局长(从向总理负责改为)直接向总统负责、陆海空三军总司令直接向国防部长负责;同时,他还计划重组军事学院、剥离军队的医疗系统。这样一来,埃尔多安一方面将削弱军队的独立性而将其置于政府的控制下,一方面将大幅度强化总统(也就是他自己)的权力甚至达成自己将土耳其从议会内阁制转变为总统制的野望。

至此我们可以断定,政变已经彻底失败。至于更多的信息,还有待于日后获取。不过我们可以大体的分析一下政变失败的原因:1、政变军人数量相对较少,而目标较多;2、政变没有取得任何要人的支持;3、政变军没有在第一时间逮捕或杀死埃尔多安,又低估了网络社交媒体的力量,还选择了节假日起兵,导致其迅速被反政变力量包围消灭。至于政变的组织者,首先可以确认的是:1、政变军的主要领导人是一些中下级军官。目前看到的照片显示,被警方利用来劝降的政变军领导人只不过是几个校官。2、政变军的兵力规模很有限,实际出动者很可能不超过2000人。不过,其兵种却比较合成,包括了陆航、装甲、步兵等多个兵种,而且跨集团军(在安卡拉起兵的政变部队隶属第二集团军第四军,而在伊斯坦布尔起兵的则隶属第一集团军第三军)。显然,政变军的核心是一个在军内人数不多但覆盖面很广、组织程度很高的网络。3、政变军的主要口号和诉求似乎是“和平”(自称“国内和平力量”,试图建立名为“和平理事会”的军政府),并将之追溯到凯末尔1931年关于土耳其共和国内外政策的概括“国内和平,国际和平”上。不过,另一方面,“和平”也是居伦运动最主要的口号。

毫无疑问,政变这一事实反映出土耳其共和国统治集团内部深刻的矛盾,也反映出土耳其军队中下层对目前政局严重的不满。通过镇压政变,埃尔多安或许可以毫无顾忌地消灭一些政治对手,比如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但由于政变过程中发生了流血事件,而且政变最终是靠军队的力量镇压下去的,因此军队高层的发言力可能会不降反增,而这对埃尔多安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好事。经此事件,埃尔多安与军部高层之间无疑会更加地疑心暗鬼、互相猜忌,因此也就更难应对此起彼伏的危机(土耳其现在可是处于一种事实上的战争状态,这本身就会强化军部的发言力)。如果是这样,那么埃尔多安政权势必会进一步地弱体化。反之,如果埃尔多安成功地利用政变罪名和自己控制下的教权派群众运动,成功震慑住乃至消灭掉首鼠两端的军部高层势力,那么埃尔多安政权就可以得到巩固;不过埃尔多安即便能够做到这一点,恐怕也需要长期、反复的斗争。事实上,现在土耳其统治阶级内部的一些人,已察觉到这一点。今年1月曾表示自己“没有直接命令击落苏24”的前总理达武特奥卢,现在改口说自己下达了(尽管是间接的)命令,公开同甩锅给飞行员的埃尔多安政权唱反调,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在外交领域,政变后美土关系出现一定摩擦,但土耳其主要是将矛头对准了海湾君主国,指责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与埃及等国要对土耳其政变负责,称以这些国家为首的反穆兄会阴谋集团策划和支持了军事政变。另一方面,土俄关系迅速升温:土耳其宣布去年11月击落俄军飞机是飞行员的独自判断,并暗示涉事飞行员是政变军成员;俄方则大肆渲染所谓“俄罗斯协助埃尔多安挫败政变”,取消了多项对土制裁;之后,双方在外交和贸易等方面迅速恢复了苏24军机击落事件之前的密切合作关系。这样一来,就出现了土耳其在中东倒向俄罗斯-伊朗轴心的趋势。

PS:评论区出现了土耳其军队高举凯末尔大旗维护世俗的说法,可堪一笑。虽然本次政变很可能与支持伊斯兰主义的中下层军官有关,同过去的高级军官政变不同,但还是有必要在这里回顾一下过去的政变,以正视听:1、土军过去的政变是以反对伊斯兰化为目标吗?非也。土耳其军队的第一次政变(1960)是针对民主党政府,第二次(不流血)政变(1971)是针对正义党政府。这两个政府都是世俗政府,跟伊斯兰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相反,正是因为土军频繁乱政才导致民众对世俗化丧失信心,转而支持伊斯兰政党。这从伊斯兰政党崛起的时代(1970—80年代)也可以看出来。直到最近的1993年和1997年两次政变(或政变企图),土军才明确提出了反伊斯兰化口号,因为此时埃尔巴坎领导的繁荣党(可以视为正发党的前身)作为伊斯兰政党崛起于土耳其政坛,取代民主党系统成为军部最大的敌人了。2、土耳其军队在政变后会迅速举行大选、还政于民吗?否也。土耳其军队第三次政变(1980)之后建立了三年军政府,直到1983年才还政于民,但条件是所有既成政党解散(以便土耳其军队组建一些被其控制的傀儡党来左右互搏,结果他们万万没料到的是这制造了政治空白,给了伊斯兰政党崛起的良机)。其他几次政变表面上都是迅速还政于民但实际上军方都会在民选政府上设置太上皇机构,如1960年政变后在1961年举行大选,但军方的太上皇机构仍凌驾于其上直到1965年。1971年政变后,太上皇机构和戒严法维持了三年。而且每次军政府都意味着肆无忌惮的大屠杀、大逮捕、大黑名单,如1980年政变后有65万人被捕、180万人被列入黑名单(其中35万人因此失业)、23万人被判刑。3、土耳其军队搞政变是为了维护凯末尔思想吗?不然。先不说凯末尔思想本身是否已经过时,土耳其军队与其说是凯末尔的思想传承者还不如说是自身特权的维护者。1960年的军事政变现在已经被证明是北约“后方行动”组织策划的阴谋,1980年的政变更是把凯末尔留下的百年老店共和人民党都取缔了(现在的共和人民党是20年前重建的)。

PS2:目前被逮捕的主要将官上将(陆军/空军,下同):Adem Huduti(陆军第2集团军司令官)、Akın Öztürk(最高军事委员会委员、前空军总司令官)中将:Erdal Öztürk(陆军第1集团军第3军军长)、İlhan Talu、Mustafa Özsoy少将:Fethi Alpay、Haluk Şahan、İmdat Bahri Biber、Mehmet Akyürek、Mehmet Özlü、Memduh Hakbilen、Metin Akkaya、Serdar Gülbaş、Suat Murat Semiz、Şaban Umut、Avni Angun、Cevat Yazgılı海军少将:Hakan Üstem、Sinan Azmi Tosun

PS3:清洗造成的后果:土耳其外长证实近期多名驻外人员出逃

相关答案埃尔多安是谁?他做了什么事?怎么评价他做的事? - 赤坂凌太郎的回答如何评价 2015 年 11 月 24 日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 - 赤坂凌太郎的回答如何评价土耳其坦克开入伊拉克? - 赤坂凌太郎的回答为什么伊斯兰国要袭击其幕后支持者土耳其? - 赤坂凌太郎的回答土耳其再次发生恐怖袭击,请大神解答一下目前土耳其的局势? - 赤坂凌太郎的回答土耳其左翼团体的渊源是什么? - 赤坂凌太郎的回答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